• 随着游戏行业“去中心化”的发展,“玩赚”游戏可以将数字身份、数字资产和数字所有权交到玩家手中;
  • 这就是现代电子游戏可能引入的新范式,它能够适合各种新兴数字环境,产生出新的价值创造方式;
  • 这些“玩赚”游戏也在引领最近的发展风潮: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日益融合。

这篇文章是由两位大学毕业生所写的。这令人惊讶吗?从未想过。但更耐人寻味的是,两位作者是如何支付自己的学费的——一个人走的是“常规”路线(结合了学生贷款、暑期工作和父母资助的好运气),另一个人则是通过玩电子游戏来赚钱。

早在电竞(竞技电子游戏行业)被广泛认可为一种职业之前,像《暗黑破坏神II》(2000年)或《卢恩传奇》(2001年)这样流行的“玩赚”型PC游戏,就已经创造了成熟的数字经济,其中最好的玩家能够仅因其擅长游戏而得以谋生。事实上,本文的共同作者之一莫里茨·拜尔·伦茨(Moritz Baier-Lentz)能够通过完成游戏中的挑战并将其获得的奖励卖出,换取真金白银,帮助他完成自己的本科和研究生教育——从某种意义上讲,他比全球其他1300万活跃玩家都要成功。

然而,21世纪初可以被称作是数字资产、数字所有权和数字身份的“狂野西部”——电子游戏的市场和相关交易从未实现完全的合法化和安全化,这让“玩赚”的故事成为个人创业精神的独特个例,而不是一种可操作化的专业操作。

游戏业的巨大增长基于中心化的价值体系

今天,全世界有近30亿人在玩电子游戏。围绕职业游戏有一整套基础设施,为顶级玩家创造了大量机会和财富。他们中的佼佼者被认为是运动员:作为受薪成员被战队雇用,在锦标赛中分享大额奖金,并签署获利颇丰的赞助协议;其他人则通过在Twitch或YouTube等游戏直播平台上玩游戏来赚钱。

根据BITKRAFT风险投资公司的数据,电子游戏现在构成了一个价值3360亿美元的产业,涵盖了软件、硬件和知识产权的广泛范围。电子游戏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媒体类别,超过了有线电视、媒体点播、电影和音乐,而电子游戏的某些特征也随之发展。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所有基于游戏的经济活动都是中心化的,这让开发商和出版商对游戏中的一切都掌握主导权利。这样做的商业理由是为了获取从销售游戏内容、数字项目和订阅服务中产生的数十亿美元收益——但这也意味着,如果不走职业化道路,绝大多数游戏玩家自己几乎没有实现价值分享的途径。

随着行业的发展,这种历史上存在的对于游戏内容所有权和游戏利润分享的“监护人模式”一直存在,但随着所谓的“玩赚”游戏的到来,这一模式可能会被推向转型边缘。这种类型的视频游戏允许玩家“真正”地去赚取和拥有游戏内的数字资产,他们也可以在游戏外自行出售。

历史上电子游戏所有权的模式,就如《暗黑破坏神II》,从未允许玩家合法地拥有他们在游戏中的资产,如辛苦获得的武器装备或盔甲。
图片来源:暗黑破坏神II重制版,暴雪娱乐公司

“玩赚”模式可以将数字身份、数字资产和数字所有权真正交到玩家手中

如果玩家认真考虑将自己的时间、注意力和个人投资分配给数字世界,那么建立玩家对其数字存在和数字商品的持久信任,以及对于其经济系统稳健性的信心,才是最为重要的。早期的项目应用实例表明,这一愿景确实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该技术使用密码学,可以确保数字信任和去中心化的价值存储。

区块链已经被应用于从金融到艺术的广泛领域,游戏也不例外。玩赚游戏依靠区块链技术,包括不可替换代币(或NFT)的形式,作为价值创造的基础。NFT是一种数字担保所有权,保护了一个独特的且不可互换的数字资产。在实践中,NFT在虚拟世界中可以有多种形式:角色、物品、土地、装饰品的个性化功能,如数字服装等。人们通过很好地通过玩游戏来“赚取”最有价值的物品,并可以按照自己的条件将它们在现实世界中出售,赚取法币。

真正的创新在于这些数字项目去中心化的完整性和安全性,它们第一次可以超越传统的所有权、监护权,以及公司甚至是政府的自由裁量权。举例来说,它们不再依赖传统的出版商或其他第三方的许可或规则,游戏中的资源可以在游戏内部和外部的市场上自由交易。

最近,无数玩赚游戏社区的例子涌现出来,强调了玩赚在建立新经济方面的潜力。最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名为“Axie Infinity”的电子游戏表明,这不仅仅是一个梦想。这个颇受欢迎的游戏项目,在几个月内从4000人推进到200万日活跃用户,在菲律宾和委内瑞拉特别受欢迎。对于这些发展中国家的玩家来说,他们在这个数字世界中能够赚取的收入,远比他们当地的实体经济所能提供的要多得多。

此外,像Yield Guild Games这样的游戏辅助“奖金平台”,使新兴经济体的玩家能够参与其中。平台负责教育玩家,并引导他们参与到“玩赚”游戏的行列之中。Yield Guild Games吸引了大量投资,并在几个月内成为估值十亿美元的公司(在价值上超过许多最受欢迎的电子游戏),通过这种方式使基于游戏的NFT市场实现全球化。“玩赚”游戏及其周边平台是无摩擦经济机会,以及跨地域择优参与的良好范例。现在是2021年,世界因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平坦,更少阻碍。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玩赚”游戏并没有从实质上完全消除游戏的中心化特质:它们仍然需要出版商的权威来定义、发行和约束最终作为NFT交易的游戏资产。相反,“玩赚”游戏的最大前景在于其数字资产的创造、所有和交换的去中心化潜力,以及当这些市场与传统经济和法定货币相连接时所产生的经济潜力——它允许玩家将其数字时间、游戏努力和游戏收入转移到物理世界,成为以法币为载体的可支配收入。

拥有并参与到这个链上新世界的核心领域,为那些相信这一愿景的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回报;其中许多人将会来自新兴市场,他们迅速抓住了现有的机会。

对于玩家本身来说,“玩赚”模式可能代表了一种新的、灵活的赚钱方式。但除了围绕财务报告和税收的问题以外,它还反映了与数字经济相关的一些危险性,它有可能创造出“人即服务”的问题——有限的工作保障,公司和雇主之间的不稳定关系,以及缺乏社会安全网保护。鉴于自由职业者在创意经济中的比例已经过高,这些都将是政策制定者必须考虑的问题。

这只是一个开始:通过“玩赚”游戏获得收入将会是“元宇宙”的工作场域

虽然“玩赚”游戏仍然是一个新兴的利基市场,但它能够重新定义绝不仅仅是游戏领域。事实上,我们认为它有可能改变人们与金融机构、市场和政府等传统社会经济结构的互动方式,以及人们对这些现有制度的看法。这是因为“玩赚”游戏提供了一个自我主权金融系统的概念证明,一个开放的创造者经济,以及普遍的数字代表权和数字所有权,这些都适合于各种新兴的数字环境和价值创造形式。

事实上,玩赚游戏似乎正在引领着一个更大的趋势: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日益融合。随之而来的是传说中的“元宇宙”的出现,它既是最近学术辩论的中心,也是让企业复兴的议程内容——其中最突出的是Meta(原Facebook)。在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1992年的小说《雪崩》,或是《头号玩家》等电影的视觉印象的诱导下,大多数关于元宇宙的讨论都围绕着技术细节、功能属性,或是以高保真3D和VR头显的形式创造终端用户产品。

但与这种传统印象相反,元宇宙可能只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时间点,在这个时间点上,数字身份和数字资产变得比它们的物理对应物更有意义。正如元宇宙初创公司Koji所指出的那样,通过这一视角,我们向元宇宙的过渡将成为社会经济模式的转变,这是技术和互联的结果。作为人类,我们重视自己所拥有的物品和经验,生活在特定世界和特定时刻。这些物品已经被社会赋予了价值。元宇宙则标志着这样一个时刻——数字资产、数字经验和数字关系,被赋予比我们身处的这个物理环境更大的价值。

而对许多人来说,从美国到委内瑞拉再到菲律宾,这种过渡可能才刚刚开始。

本文作者:

Stefan Brambilla Hall,日内瓦世界经济论坛,媒体、娱乐和体育项目负责人。

Moritz Baier-Lentz,BITKRAFT风险投资公司,合伙人。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校对:游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