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考古学出现以来,研究人员就一直在全球范围内搜寻最早驯化农作物的证据。他们颇费周折地从古代炉边和营火的残骸中提取烧焦的大麦、小麦、小米和大米,并发表研究,声称某个地区或国家率先种植某些古代谷物。新的研究将之前这些研究成果汇集到一起,追踪谷物在世界各地的传播。

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艺术与科学学院的考古学助理教授Xinyi Liu表示:“‘食物全球化’跨越了史前3000多年,这一事实表明,也许粮食全球化进程的最大动力就是穷人对粮食永恒的需求,而不是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权贵阶层一时兴起的文化选择。”

这张动图展示了四种古代世界最重要的驯化谷物作物如何在7000至3500年前传遍旧世界。
图片来源:Javier Ventura /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

这项研究表明了目前科学界对史前粮食全球化进程的共识,这一进程在7000年至3500年前改变了欧亚大陆和北非的饮食习惯。

研究表明,贫穷农民每个季节都会想新的办法,好让餐桌上多增加一点儿食物,正是这种聪明才智在史前时代推动了粮食全球化,而不是统治精英阶层猎奇的饮食欲望。

Liu说:“最近的研究将重点从年表和路线转移到‘粮食全球化’这一过程的驱动因素,并考虑到农业和膳食创新产生的背景以及参与其中的代理人。这些研究强调了农业生产的主要代理人——也就是过去的普通农民——所发挥的作用。”

通过尝试种植新的种子、在山上或山下稍远的地方播种、或改变播种和收获时间,农民们通过反复试验的方法来克服气候挑战,从而扩大了可以种植某些谷物的地理边界。渐渐地,这种试验大大提高了产量,因为农民们学会了在同一块地里同时种植春季和秋季作物来延长生长季节。

尽管许多人都熟悉新大陆探险之后粮食作物在全球的传播——这一过程被称为哥伦布交换——但Liu认为史前的粮食全球化进程对旧世界的粮食种植也产生了同样深远的影响。

Liu说,小麦和大麦从亚洲西南部迁移到欧洲、印度和中国,而高粱和粟米则从中国传到西方。大米在东亚、南亚和东南亚各地流通;非洲谷子和高粱则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印度洋流通。

Liu说:“虽然我们今天享用的许多外来粮食是现代贸易网络的结果,但粮食全球化进程显然源于史前时期。”

“在哥伦布交换和伊斯兰农业革命之前,粮食全球化就已经开始了。它甚至比跨欧亚接触的最早物质证据——如丝绸之路——早了几千年。”

Liu的研究追溯了主要谷类作物从农场到餐桌的旅程,它们通过三次截然不同的浪潮,在旧世界中纵横交错:

1. 公元前5000年以前,早期的农业社区在肥沃的山麓和河流流域的盆地中兴起,那里的条件最适合种植源自附近的野生谷物。农作物的传播通常局限于气候和季节性基本一致的邻近地区。

2. 公元前5000年到2500年之间,农民们找到了在广阔地区推广种植各种谷物的方法。在这些地区,主要山系——如青藏高原和天山山脉——包含并隔离了适合作物的天气系统。

3. 公元前2500年至1500年之间,农民们找到了一些方法,摆脱了长期分隔东西南北的自然和气候障碍——掌握了在青藏高原的极端海拔或亚洲季风带来的倾盆大雨中培育谷物的方法。之前孤立的农业系统汇集在一起,开辟了一种新型农业,即:同时种植本地和外来作物,实现多种作物共同种植并延长生长期。

Liu说:“整个过程不仅要接受,也要‘拒绝’,反映了不同社区做出一系列选择的动因——有时是在新环境中的生态权宜之计,有时是烹饪的保守主义。”

“正如中国古话所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作者:Gerry Everding, 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新闻研究主任

本文原载于Futurity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