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不会像一个海蜗牛那样背着你的房子行走,但你和海蜗牛仍然有许多你想不到的共同点,特别在大脑方面。

海蜗牛可能有两万个神经元,尽管与人类的1000亿个神经元相比,这个数目微不足道。但科学家们长期以来一直在研究海蜗牛,从而对生命体如何学习进行了解。许多海洋生物的生命活动与哺乳动物类似,只是它们的存活条件不需要那么复杂。海蜗牛也不例外,它们的神经传递冲动的方式和我们的神经相似。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研究人员有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海蜗牛之间能够互相传递记忆。还有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吗?在这个研究的基础上人类的记忆也能够通过类似过程进行传递。

在发表于eNeuro杂志的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对一组海蜗牛进行应激反应的训练,即对它们的尾巴进行刺激(动物爱好者无需担心,这不会伤害海蜗牛,只会引发一种防御性的卷曲反射,有点像把手从火炉上抽走)。起初,海蜗牛的尾巴只会卷曲几秒钟。但通过反复的刺激训练,研究人员使它们卷曲尾巴的时间延长到约50秒。

接下来,研究团队从这些海蜗牛上腹部的神经组织中取出了一些根据细胞DNA转录出蛋白质的核糖核酸(RNA),并将其注入未经训练的海蜗牛颈部以使其进入其循环系统。当这些海蜗牛受到刺激时,没有注射过RNA的海蜗牛只会卷曲几秒钟,即所有海蜗牛在未接受训练时的状态。但那些注射了RNA的海蜗牛呢?它们保持卷曲姿态的时间长达40秒,就好像它们记得如何对这种刺激做出反应,尽管事实上他们以前从未受到过这种刺激。研究人员还在培养皿中对海蜗牛的神经元也使用相同的技术进行了一些测试。

这是一个有助于澄清长期以来一些科学争论的重要发现。一部分研究人员认为记忆存储在突触(神经细胞之间的空间)中,而另外一个观点是记忆存储在神经核中,比如研究人员David Glanzman接受BBC采访时说到的,“如果记忆储存在突触中,那么我们的实验不可能奏效。”

为了治疗人类与记忆有关的疾病,我们需要先了解大脑是如何存储记忆的。UCLA的研究小组表示,他们的研究可能未来会让我们能够“修改、增强或削弱记忆”。这可能会使患早期阿尔茨海默病的人重新获得一部分他们丢失的记忆力,或者对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进行治疗。

但不要忘了这些实验对象都是海蜗牛,所以这个新发现没有终结对于记忆究竟存储在哪里的争论,当然也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立即恢复人类的具体记忆。

但RNA的种类很多,Glanzman的团队计划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哪一类RNA对记忆有最直接的影响。

因此,离通过将一些RNA注入我们体内而成为空手道黑带或者可以直接将舞蹈动作下载到我们的大脑中的那一天还很远。但我们也许慢慢靠近这个目标了,这要归功于小小的海蜗牛。

作者Jacob Banas,Futurism编辑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徐嘉莹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