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呼吁增加环境、社会和监管问题的透明度。因此,就“什么是最好的评估、报告可持续发展的方法”,人们开展了一场全球辩论。

各路研究者都追赶这一“风潮”,试着在他们的专业领域内定义可持续发展,提出人们应当遵循的准则,并公布人们已取得的进展。因此,各式各样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方法陆续问世,带来不同的框架、标准、等级、指标。虽然此类报告的数量急剧上升,从2011年到2016年,美国标准普尔500强公司采纳的数量却只增加了62%。

评估可持续发展的框架指的是一系列原则或指导方针,帮助公司进行信息披露工作,而全球报告倡议组织便是其中最为知名的报告框架之一。全球报告倡议组织的指导方针规定,典型的报告应涵盖如下三项:愿景与战略目标、组织架构与管理、全球报告倡议组织内容索引与表现准则(经济、环境、社会)。该披露工作一般基于重要性原则。根据全球报告倡议组织的定义,重要性原则在本质上是一套准则,用于反应公司在经济、环境和社会方面的重要影响。这套准则也有可能改变股东的评估、决策。

评估可持续发展的标准和框架类似,但形式更为正式,能够清晰地列出要求及规范,从而确保公司的可持续发展。社会方面的准则有OHSAS 18001AS/NZS 4801SA8000等,环保方面的有ISO14001

在评估公司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中,等级和指标属于第三方的报告,一般被称为机构投资者的环境、社会和治理等级。它们被用于衡量公司在环境、社会和治理方面的表现,并据此对公司进行分类,列入相关指数之中,如富时社会责任指数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MSCI指数

可持续发展报告面临的问题

毫无疑问,在发展初期,可持续发展报告能够为公司的可持续发展道路提供有效指引和相关环境。然而,这类报告方法的数量却呈指数式增长,给股东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单单在绿化建设的评估方面,各国可持续发展报告的框架就各不相同。澳大利亚使用的是“绿星”评价体系;英国使用的是英国建筑研究院环境评估方法;美国使用的是LEED体系;而马来西亚使用的则是绿化建设指数。除此以外,各国设定的表现基准也不同,同一地区所使用的工具甚至都相互矛盾——马来西亚的绿化建设指数一直都和该国其他报告方法相互冲突,如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开发的GreenRe评价体系

目前,可持续发展报告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人们提出的准则、术语和方法缺乏统一的规范标准,为比较和检测公司的可持续发展能力设下了障碍。Escrig-Olmedo等学者于2010年发表过一篇研究,主题为“可持续发展报告方法的不同准则”。在研究中,他们也持有类似观点。同年,Delmas和Blass称,一些报告“聚焦于已评估或评估中的公司表现,另一些则更关注在现有管理经验的基础上,公司的表现能否改善。”同时,他们还强调,人们应当根据已有数据,在“能够评估的表现”和“应该评估的表现”中作出权衡。

相关阅读

由于人们自由选择报告方法,不同报告主体之间的实践经历大相径庭。现有证据表明,决定使用可持续发展报告的人正在纠结,到底应该采用哪种方法。显然,人们会倾向于让公司发展最好的方法,即激进分子口中的“漂绿”。

此类等级和指标在资本市场上的用途是,根据公司的社会责任感对其进行分级、归类。不过,不同的分级工具可能会导致不同的评估结果——同一家公司的表现可能很完美,也可能很糟糕。归根结底,正由于这种前后矛盾,机构和零售投资者往往感到十分困惑。

可持续发展峰会由世界经济论坛创办,将聚集来自全球性公司、政府和民间团体的500多名股东。该峰会适时地召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领导者,共同商讨17项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和169项细化目标。希望这些讨论能够统一现有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方法,引领我们走向“趋同”。无论如何,人们应当齐心协力,消除可持续发展报告方法中不同术语、准则和基准带来的困扰。

作者:Renard Siew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叶枫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