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年,地球上发生了很多环境友好的事,从环境权利修正案通过到蝴蝶数量增加;
  • 今年对环境保护的支持明显得到提升,植物基饮食和保护自然的文化得到更多认可;
  • 纽约州将享有清洁空气和水的权利写入了宪法。

情况并不总是很糟糕。以下是今年的一些好消息。

纽约通过了环境权利修正案

人们为争取环境权利发起抗议活动。
图片来源:Markus Spiske / Pexels

11月,纽约人投票决定在纽约州宪法的权利法案中增加一条规定,即“每个人都有权利享受清洁的空气和水,以及健康的环境”。这项修正案的通过标志着纽约加入了夏威夷、伊利诺伊州、马萨诸塞州、蒙大拿州、宾夕法尼亚州和罗得岛州的行列,这些州都颁布了类似的环境保护的宪法规定。

在所有选票中,这项措施得到了压倒性的支持;近70%的选民在提案2中投出“赞成”的票,支持通过该选票措施。支持该修正案的纽约环境倡导者说,将这些环境权利纳入宪法将“提供与我们对言论自由、宗教自由、正当程序和财产权利相同的基本保护”,并彰显出环境健康具有同等重要性。

有了这一新的健康环境权,当这些权利受到威胁时,公民就有了反击的工具,而且政府在做决策时必须考虑到人类和环境健康。一些能源专家表示,该修正案还可能阻止开发商在该州开展化石燃料项目,并为针对污染者的诉讼提供支撑。

帝王蝶的数量正在回升

蝴蝶的数量正在回升
图片来源:Matthew Simmonds / Pexels

在去年创下历史新低之后,西部帝王蝶的数量正在回升。

这些具有标志性的橙黑交杂的昆虫每年都要迁移数千英里。这些蝴蝶从8月开始迁徙,在11月到达它们的越冬地,并在那里一直待到3月。东部帝王蝶——那些夏季繁殖地在落基山脉以东的蝴蝶——在墨西哥越冬,而西部帝王蝶(落基山脉以西)则在加利福尼亚海岸的避风林中越冬。一代又一代的蝴蝶经常迁徙至同一个避风林,甚至是同一棵树上。

去年,Xerces无脊椎动物保护协会记录到的加州蝴蝶数量不到2000只:与前几年的数万只记录量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落差,与1980年代在那里越冬的数百万只蝴蝶相比,去年记录的数量则下降了99%。从那时起,帝王蝶的迁徙路线已经被无序的住房和开发、商业农业中越来越多杀虫剂和除草剂的使用,以及它们所依赖的乳草被除掉这些因素所破坏。气候变化也是导致它们数量减少的一个因素。它们的迁徙是与季节变化和春暖花开同步进行的,但极端的、波动的温度打破了这些自然节奏。加利福尼亚州的帝王蝶被认为是生态系统健康的一个指标,而它们的消失表明气候变化和栖息地的破坏正在带来负面环境影响。没有任何州或联邦的法律保护这些蝴蝶,而西部帝王蝶计数(Western Monarch Count)发现帝王蝶在20年内遭受的准灭绝风险为72%。

然而,今年10月20日,在皮斯莫州立海滩帝王蝶林和附近的一个地点,帝王蝶总计数大约为8000只,而其去年的计数仅为300只。帝王蝶计数持续三周,但据非官方估计,今年到达加州越冬地点的蝴蝶数量约为5万只。虽然这只占5年前飞入这里蝴蝶数量的25%,但这些数字的上升仍鼓舞了保护主义者。

恢复对三块公共土地的保护

10月,拜登总统发布公告,恢复对三个国家纪念地的保护。熊耳和犹他州的大阶梯-埃斯卡兰特,以及新英格兰海岸的东北峡谷和海山。

这扭转了2017年时任总统特朗普在美国历史上对联邦土地保护采取的最大倒行逆施,他试图将熊耳山的土地削减85%,将大阶梯-埃斯卡兰特的土地削减50%,即200万英亩土地。特朗普试图通过这一举措放松对工业的监管,并把受保护的土地开放给采矿、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伐木、越野车使用、可能的开发和其他商业活动。一些原住民和环保组织对这一决定表示谴责,并指出这将置这片土地上的10万个考古遗址于危险之中。熊耳的土地对美国本土部落来说是神圣的,而大阶梯-艾斯卡兰特则充满丰富的古生物资源,这些资源将因此受到威胁。在这项公告发布后,几个美国原住民部落立即提起了诉讼,其中包括纳瓦霍族。

2020年,特朗普还撤销了对东北峡谷和海山国家纪念地的保护,相当于为商业捕鱼开放了海洋生态系统。国家纪念碑占大西洋5000平方英里的面积——包括三个水下峡谷,每个峡谷都深于大峡谷——这里是1000种珊瑚、鱼类、海龟、鲨鱼、鲸鱼和海鸟的家园。它是大西洋上第一个被设的也是唯一一个国家纪念地,保护着那些对科学调查和国家遗产有重要意义的海洋生态系统和物种,使其免受工业捕捞的影响。

国家纪念地类似于国家公园,国家公园由国会创建,而国家纪念地则由总统通过《古物法》创建,并受法律保护,免受开发。许多团体仍然坚持认为,特朗普总统的这些撤销保护的行为是非法的。

这些纪念地对原住民文化、生物多样性、户外娱乐和所在地区的经济稳定都非常重要,对于环境和原住民社区来说,拜登恢复这些纪念地原来的边界是一个巨大胜利

化石燃料撤资运动的发展

从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行业中撤资的运动今年势头增大

在所有行业都可见撤资行动。DivestInvest 10月的一份报告发现,手握39.2万亿美元资产的1500家投资机构已经承诺从化石燃料行业撤资

福特和麦克阿瑟基金会——慈善事业中最响亮的两个名号——今年承诺从化石燃料行业中撤资。这两个团体紧随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脚步,该基金会去年承诺撤销其50亿美元的捐赠资金。慈善部门的估价约为1万亿美元,这些大型组织的声明可能代表了一个转折点,鼓励其他团体跟随它们的脚步。

宗教组织也在采取行动。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前一周,72个信仰性机构宣布脱离化石燃料,这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宗教团体联合撤资。同样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20多个国家和金融机构同意停止资助海外的化石燃料开发,转而资助清洁能源(尽管这些国家仍然能够资助国内的化石燃料开发项目)。

学生活动人士团体长期以来一直在推动高校撤资,今年,芝加哥洛约拉大学、达特茅斯学院、伊利诺伊大学、波士顿大学哈佛大学——一些美国最有钱的大学——已经宣布计划撤资。

荷兰的APB——欧洲最大的养老基金——宣布计划撤资150亿欧元,纽约市的养老基金则宣布撤资40亿美元。缅因州也将要求公共基金在2026年前出售其化石燃料投资:这是第一个这样做的州。

在主要投资者开始撤资的同时,化石燃料破产的数量也在增加:仅去年在美国就有100家。撤资运动也与可再生能源项目的资金增长相伴而行,这发出了这样一个讯号:化石燃料不是可靠的金融投资,而撤资却可以是。事实上,BlackRock公司发现,撤资对其业绩并没有产生负面影响

越来越多的人转向以素食为主的饮食

更多的人选择改变他们的饮食习惯。
图片来源:Grooveland Designs / Pexels

工业化畜牧业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14.5%,但越来越多的人正在选择改变他们的饮食。

Ipsos Retail Performance在2020年进行的一项零售流量数据研究发现,现在有超过970万的美国人在坚持以素食为主的饮食,而2004年这样做的只有29万人。这意味着在短短15年内增加了940万人! 据估计,约有3%的美国人——即1000万人——是纯素主义者或素食者。这个数字本身没有什么变化,这表明人们没有给自己贴上纯素主义者或素食者的标签,但仍享受更多蔬食,坚持素食为主的饮食。

新冠肺炎疫情无疑对消费者的习惯产生了影响,包括采购食品和食品选择。在英国,近五分之一的人(或18%的人)自我报告说,与前疫情时期相比,他们吃的肉更少了,而且相似比例的人表示,即使在疫情过后,他们仍然会保持完全的素食。而且,根据食品工业协会的年度报告,在2019年和2021年之间,认定为“肉食者”的消费者比例从85%下降到l171%。

人们对植物性肉类和乳制品替代品也越来越感兴趣。植物性食品行业估价约为70亿美元,预计到2030年,其估价将超过1620亿美元。大多数美国家庭在疫情期间购买了植物性食品——主要是牛奶替代品,如燕麦或杏仁奶,以及肉类替代品,如Impossible meat(人造肉品牌)和小麦面筋。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每4个美国人中就有1个说其摄入的植物性蛋白质比2020年春天更多少吃肉带来的健康益处很可能推动了这股热潮;植物性饮食可能降低患心脏病、糖尿病、癌症甚至重症新冠肺炎的风险。

一些主要的快餐连锁店正在加入这一趋势,并广泛提供无肉食品选择。熊猫快餐(Panda Express)今年在几个地方推出了他们的Beyond Meat陈皮鸡,在两周内就卖光了。Chipotle正推出他们新的植物性香肠,肯德基也已经宣布了他们的植物性鸡块计划。高级餐厅也在大踏步地开展无肉运动,包括哥本哈根著名的Geranium(今年被评为世界第二好的餐厅)和纽约市著名的Eleven Madison Park餐厅

本文作者:

Linnea Harris,记者,EcoWatch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EcoWatch联合发布,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