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政策亟需升级。

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各国内部和各国之间的不平等状况。近期多地爆发了热浪,规模可谓史无前例,这提醒我们必须尽快应对气候危机,否则为时已晚。数字化催生了配送商品、提供服务的新方式,但同时也围绕风险和监管引发了新的问题。

在此背景下,我们必须重新评估贸易和投资在哪些领域发挥了作用,又在哪些方面变成了障碍。我们需要回归问题的本质:贸易的目的是什么?贸易如何才能更好地造福人类和地球?

贸易关系始终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但是,随着世界各国贸易态度和贸易内涵的转变,贸易的目的在过去一百年中已经发生了改变。

上世纪40年代,《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将促进经济增长确定为国际贸易关系的关键目标,指出这有助于实现充分就业和不断提高生活水平。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成立时,国际社会希望贸易体系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并确保发展中国家也能在贸易发展中获得一席之地。

时至今日,贸易体系必须再次改革,才能解决全球复苏、可持续发展和社会包容等问题。《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利雅得峰会宣言》已经列出了国际社会从新冠疫情中复苏的关键目标,即经济增长和就业创造、健康、数字化、可持续发展和包容。在实现上述任何一项目标的过程中,贸易均能发挥重要作用。

根据益普索和世界经济论坛最新开展的调查,全球75%的公众支持发展贸易,但只有半数的人表示全球化对他们的国家有利,这比2019年的比例降低了10个百分点。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表明人们相信贸易对于改善生活的潜力,但同时也对当前贸易的发展方向深表担忧。国际社会必须加强合作,才能在发挥贸易效益的同时,避免逐底竞争或产生有害冲击。

那么,各国领导者如何才能确保贸易政策释放出潜力,助力发展经济、减少贫困和赋权于民呢?

首先,新冠肺炎疫情表明,贸易对于卫生危机的防控至关重要。贸易和投资在个人防护设备、诊断设备、疫苗和治疗药物的研发、生产和分配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政府应当考虑降低关税和行政壁垒,促进投资流动,提升供应链透明度,并尽量避免出口限制。

其次,数字化已经切实改善了人们的生活。在疫情封禁期间,数字化服务贸易和电子商务保障了大量经济部门的正常运行。投资打造可互操作的全球数字生态对于促进社会经济的复苏、提升未来经济韧性至关重要。

再次,降低国际商务的复杂性将为小型企业创造更多推广创新、提振就业的机会,能够遏制外来投资减少的状况,因为投资减少会危及发展效益。各国政府必须通力合作,制定并实施精简、透明和可预期的投资流程,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技术援助和支持,帮助他们参与国际贸易。

第四,为了实现更加绿色的全球生产和消费,政策就必须能够激励环境创新,缓解相互指责、无所作为的状况。各国应当考虑减少贸易壁垒,促进商品和服务贸易,通过逐步取消化石燃料补贴、采取国际通用减碳措施和促进绿色投资等方式,助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最后,要让那些长期以来被边缘化的利益相关者享受贸易红利,包括经济弱势群体、妇女、年轻人、少数民族和宗教人士以及土著居民。在制定、实施和监督贸易规则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考虑到弱势群体的利益。在实施劳动法、财产法、合同法和其他法律等国内政策时,我们也要考虑到他们的利益,因为这会影响到他们参与贸易的能力。

一些全球领袖和企业已经展现出变革的迹象。比如,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强调了拜登政府以工人为中心的贸易议程,并指出贸易政策必须考虑其对工人、妇女和环境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保护土著居民的权利,并将性别条款纳入其贸易协议。广大企业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积极采取气候行动、保障女性经济权利和促进种族平等。

来自世界最大公司的20多位领导者已经联合呼吁各国政府抵制保护主义,实行高效、透明和人人共享的贸易政策。

世界贸易组织将于12月举行部长级会议,这一姗姗来迟的会议将为与会者提供重要机会,促使他们重新审视贸易在当今世界的作用,并制定切实有效的改革举措。我们不能让分歧打垮我们或者阻止我们前进的步伐。只要携手合作,我们就能开辟一条通往未来包容、可持续的贸易之路。

本文作者:

博尔格·布伦德(Børge Brende),世界经济论坛总裁

韦浩思(José Viñals),渣打集团董事会主席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