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 (Simone Biles)在东京奥运会上把人们的目光集中到了运动员的心理健康之上。
  • 这位多次获得金牌的运动员宣布退赛,表示其需要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
  • 她和往届与本届的奥林匹克运动员一起就心理健康这个话题展开了探讨。

美国体操运动员西蒙娜·拜尔斯在东京奥运会上宣布退出团体和个人全能比赛,这让人们关注到了运动员的心理健康问题

美国体操队在推特上的一份声明中说,她是否会参加个人器械比赛还有待决定。

周二退出团体赛后,拜尔斯解释说她需要把心理健康放在首位

“感觉像是打败所有心魔,然后站出来。我必须把我的骄傲放在一边,我必须为团队这样做。”她在团队赛后告诉记者。

“到最后就像是,'你知道吗?我必须做适合我的事情,专注于我的心理健康,而不是罔顾我的健康和幸福。’”她说。

奥林匹克运动员的心理健康

拜尔斯与许多其他运动员一起公开讨论了心理健康问题以及他们面临的挑战和压力——包括前任和现任奥运选手。

在今年开幕式上点燃奥运圣火的日本网球明星大阪直美于5月退出了法网比赛。这是因为她在首场比赛后拒绝接受媒体采访而被罚款。

她当时透露,自2018年美国公开赛以来,她一直患有抑郁症。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内向,任何在比赛中见过我的人都会注意到我经常戴着耳机,因为这有助于缓解我的社交焦虑。”

“虽然网球媒体对我很友善(我想向所有我可能伤害过的记者道歉),但我不是一个天生的公众演讲者,在与全球媒体交谈之前我会感到焦虑。” 她当时说道。

曾获得25枚奥运奖牌的游泳名将迈克尔·菲尔普斯 (Michael Phelps)吐露说自己在2018年一直在与焦虑症和抑郁症斗争

“每届奥运会之后,我都会陷入一种严重的抑郁状态,我不想再参加这项运动了。我不想活着。我确实考虑过自杀。”他说。

他解释说:“我们被期待成为那种大块头、男子气概、身体强壮的人,但这(心理健康问题)不是软弱。”他想帮助消除一些心理健康的污名。

7月28日在东京泳池获得金牌的另一名游泳运动员,日本的大桥结衣,也曾与抑郁症作斗争。

她解释说:“我曾有过想放弃游泳的经历,但我学会了接受它并将其转化为一种力量。”

在本届东京奥运会上获得金牌的英国跳水运动员汤姆·戴利 (Tom Daley)曾公开谈论过2011年失去父亲的悲痛,并解释说他只允许自己在2012年奥运会结束之后才陷入哀悼情绪之中。

“奥运会结束后我遇到了各种打击,像是大规模的崩塌。”他告诉 BBC

“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继续生活,因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似乎是我的全部——有几个月我实际上的确放弃了跳水。”

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戴利被诊断出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他开始接受运动心理学家的帮助。

该如何帮助运动员们?

拜尔斯退赛后,国际奥委会(IOC)发言人马克·亚当斯(Mark Adams)表示,在运动员心理健康方面“(人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他补充说,该组织已经为此付出了一些努力。2018年,国际奥委会组成了一个国际专家团队,研究有关解决精英运动员心理健康问题的现有文献。研究结果于次年公布。

今年 5 月,该组织推出了一款心理健康工具包,以帮助精英运动员和其他主要利益相关者——如俱乐部和国家联合会——更好地保护和促进运动员的心理健康和福祉。

该组织还构建了国际奥委会精英运动员心理健康认证系统,旨在帮助团队发现运动员潜在的心理健康问题。

各国政府也在采取措施。例如,2018年,英国政府推出了第一个精英运动心理健康行动计划,该计划还旨在帮助教练和支持人员发现运动员心理健康状况不佳的迹象。

本文作者

Joe Myers,撰稿人,Formative Content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