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热浪命名并划分强度等级有助于人们了解其带来的威胁。与
  • 洪水或风暴不同,热浪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看不见的风险,这意味着其带来的危险往往会被低估。
  • 一份新的报告指出,到本世纪末,全球高温致死的人数可能近乎等于如今所有传染病死亡人数的总和。

专家表示,给热浪命名并划分强度等级(就像对待飓风一样),可以让人们清楚地认识到热浪的危险性。在美国,每年因高温而死的人数超过风暴与洪水,但却很少登上新闻头条。

“人们不了解这种风险,所以我们需要改变他们的认知,”位于华盛顿的艾德丽安·阿什·洛克菲勒基金会风险应对中心(Adrienne Arsht-Rockefeller Foundation Resilience Center)主任Kathy Baughman McLeod称。该中心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移民问题以及其他安全风险。

2020年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的年份之一,她在一次线上活动中表示,“在某一时刻,每个人、每个地方都会受到极端高温的影响。我们必须提高对这种无形威胁的认识。”

为热浪命名的努力得到了极端高温抵御联盟(Extreme Heat Resilience Alliance)的支持,这是一个由30个大城市的市长、保险官员以及全球各地的健康、气候变化与政策专家组成的新联盟。

公共卫生研究人员称,与洪水或风暴不同,热浪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看不见的风险,而且在家中身亡的人数较多。仅当在统计出正常死亡率以上的“意外死亡”时,这种风险才会凸显出来。

世界卫生组织称,脱水、中暑、肾衰竭或现有的健康问题恶化都可能造成高温死亡。

极端高温抵御联盟的成员们表示,在气候变化带来更多极端高温的情况下,给热浪命名并划分风险等级可以有助于人们更好地了解其威胁程度。

雅典附近的苏尼翁角,一轮满月从波塞冬神庙后升起。
图片来源:路透社/Costas Baltas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发布的一份报告发现,如果地球继续以目前的速度变暖,到本世纪末,全球高温死亡的人数可能达到今天所有传染病死亡人数的总和

如果地球继续变暖,高温致死的人数可能与所有传染病死亡人数相等。
图片来源:Impact Lab

由气候影响实验室(Climate Impact Lab)根据40个国家的数据进行的研究发现,该问题在炎热的热带地区最为严重,如从孟加拉国到苏丹,这些地区的人们可能难以负担降温所需的费用。

近年来,从中东到西伯利亚和澳大利亚,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经历了来势凶猛且迅速的热浪

闷热的城市

在一次活动中,雅典市长Kostas Bakoyannis称,雅典是欧洲受极端高温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之一,随着夏季热浪的增加,雅典赖以生存的旅游业可能会严重缩水。

他将不断上升的气温描述为“我们城市最大的挑战之一”。

迈阿密市长Francis Suarez同样表示,到2050年,迈阿密每年40摄氏度(104华氏度)的天数可能会增加一倍多,达到100天,这将带来更强的飓风,以及更多由蚊子引发的疾病威胁。

印度城市金奈的首席应变官Krishna Mohan表示,金奈等城市的一年四季都已经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热”,飙升的气温可能会对穷人的食品及水安全造成威胁。

预计在本世纪中叶遭受致命热浪袭击的人口数量将达到35亿。这个新联盟指出,寻找应对热浪风险的方法,从提供热保险到扩大可负担的降温手段,对保护这些人群来说至关重要。

极端高温抵御联盟的成员称,近乎一半的高危人群(16亿人)生活在在城市。

2019年欧洲热浪袭来,一名女子躺在阴凉处。
图片来源:路透社/Darrin Zammit Lupi

加州的一位保险专员Ricardo Lara表示,对于那些缺少空调以及绿地的穷人来说,炎热是一个特别的问题。

他自己在东洛杉矶长大,为了保持凉爽,在炎热的夜晚,他睡在自家的门廊上。现在他担心,随着夏季气温飙升,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失业可能会使许多人无力支付降温费用。

他说:“热浪是一种从未被充分认识到的风险,但我们目前正面临着这种危险。”

红十字会与红新月气候中心(Red Cross Red Crescent Climate Centre)驻乌干达的高温应对专家Julie Arrighi称,应对高温的努力经常面临“严重的资金不足”的问题,因为这个风险没有得到广泛认识。

呼吁重视热浪的发起人Jeff Goodell是大西洋理事会的艾德丽安·阿什·洛克菲勒基金会风险应对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他表示,公众对日益致命的高温缺乏广泛关注,这是值得注意的。

他发出警告,极端高温“将导致死亡和迁徙”。“令我震惊的是,我们对这一点的理解是如此之少,而其影响又是如此之大。”

本文作者:

Laurie Goering,撰稿人,AlertNet Climate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托马斯·路透社基金会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