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太平洋西北部和加拿大的一些城市面临着创纪录的高温——比正常的夏季最高温高出15摄氏度以上。
  • 通常情况下,较凉爽的城市面临最大的热浪风险,因为它们没有空调等基础设施来支持市民避暑。
  • 气候科学家在2020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到本世纪中叶,高温风险将波及35亿人。
  • 希腊的雅典等城市已经找到了各种应对策略,这可能对一些相对经验不足的城市有所裨益。

西雅图、波特兰、美国太平洋西北地区和加拿大的其他城市的高温记录正在被打破,这些城市面临着比正常夏季最高温高出15摄氏度(30华氏度)的闷热温度。

波特兰达到了116华氏度(46摄氏度)的高温纪录——而以前为常温的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莱顿村,则创造了全国历史上的高温纪录:49.6摄氏度(121华氏度)。

在全球范围内,这些以凉爽或温和天气而闻名的城市面临着热浪带来的最大风险,因为那里的居民很少配备空调,政府也不太习惯提供对应建议或紧急性的降暑空间。

在北方的密歇根州,“建筑物并不适合应对高温,它们是为应对寒冷而建造的。但我们的世界将会不同以往了,”密歇根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调查员Patricia Koman这样指出。

气候科学家在2020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在全球范围内,到本世纪中叶,高温风险将波及35亿人,其中几乎一半人住在城市中心。

而根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数据,到本世纪末,全球范围内死于高温的人数可能几乎相当于今天所有死于传染病人数的总和。

在全球范围内,到本世纪中叶,高温风险将波及35亿人。
图片来源: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

但是,那些长期以来一直与危险的热浪打交道的城市——从印度的艾哈迈达巴德到希腊的雅典——或者那些现在正在为应对热浪做准备的城市,都具备了应对日益恶化的高温风险的策略,这可以帮助最近才处于高温折磨中的人们加以应对。

以下是一些经验:

提供公共避暑空间——但要注意一些细节

有空调的商场、图书馆、教堂、火车或社区中心是那些因太热而无法待在家里的人乘凉的好地方,城市官员通常会协调它们的安置,并将它们列入避暑场所清单中。

来自荷兰海牙的危机和灾难社会学专家Anouk Roeling指出,这种降温中心需要建得距离人们足够近,以便人们可以安全到达——特别是对老人或残疾人来说——或者需要提供前往这些中心的交通方式。

她说:“如果你必须步行30分钟才能到达一个避暑空间,那么原本所求的健康裨益实际上就不复存在了。”

城市专家说,从长远来看,种植更多的树木和建造阴凉的街道走廊,使更多的人能够安全地迈出家门,会有所帮助——但树木的生长需要时间,可能还需要其他短期措施配合。

确保避暑中心的开放性也是关键

在一些炎热的南欧城市,许多人在8月份去度假。通常负责保管钥匙、打开社区避暑中心大门的志愿者可能在人们最需要的时候不在,那里的城市官员这样说道。

移动手机可以提供个性化的建议

Extrema等手机应用程序目前在雅典和其他一些城市投入使用。它们为用户提供一系列个性化的应对热浪的建议,包括指明最近的避暑中心的位置、预测当地的温度。

对于那些愿意分享更多个人信息的人来说,Extrema应用程序还可以提供警告,说明不同程度的气温会如何影响该用户所服用的药物的功效。

寻找阴凉地和水

从卡塔尔的蒸汽之都多哈到特拉维夫,那些炎热的城市正在增设遮阳雨棚,确保建筑物有突出遮蔽,并建造其他有同等功能的结构,以帮助那些需要需要远离高温的人们降温。

特拉维夫已经就此举行了比赛,内容是为人行道和公共场所设计具有创意的和悦目的遮阳建筑结构。

开普敦也一直为缺水所困。目前,节水喷雾公园正在代替游泳池帮助居民在热天降温。

在印度的部分地区,多个家庭组织起来在他们家和商店外面提供陶瓷容器装的凉水,以帮助闷热的路人降暑。

更清爽的道路和屋顶也有所帮助

夏季奥运会将在7月举办,东京已经铺设了126公里(78英里)的反光路面,部分是为了给马拉松赛道降温。在其他城市,只是简单地将黑色的柏油路面换成浅色的人行道,就可以帮助保证道路和人行道行人的安全。

城市专家说,将更多的屋顶涂成白色以反射热量也是一个相对成本较低的方法,既能降低温度,又能减少特别贫困地区的风险,因为他们没有钱支付降暑费用。

支付降暑费用需要规划

纽约市已经向一些低收入的老年人提供了空调和其他冷却设备,这是一个易受热浪影响的高风险群体。

但是市政府官员警告说,许多城市的贫困家庭可能难以支付高额的水电费,因此往往会不打开冷却设备,试图以此度过难关,从而造成致命的后果。

为了改变这种情况,纽约希望说服州政府向贫困家庭提供财政援助,以支付夏季水电费——就像一些人现在领到冬季取暖补助一样,该市市长抗灾办公室副主任Kizzy Charles-Guzman这样说道。

追踪高温动向可以帮助确定风险

整个城市各处的高温威胁各不相同,了解哪里的风险最高——通常是绿地少和社会贫困程度高的地区——可能是成为保护人们生命的关键。

马德里正在使用实时热传感器——有些是移动式的,安装在自行车或背包上——以更清楚地了解哪里是酷暑风险最高的地方。

其他城市通过查看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实时跟踪热应力的区域,并试图相应调整它们的应对措施。

给具体热浪命名

由于大多数高温死亡事件发生在室内,高温风险的等级往往被低估。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应对极端高温联盟的成员希望开始给热浪命名和评级,就像飓风一样。

该联盟由30个大城市的市长和保险官员以及健康、气候变化和政策专家组成,他们认为提高热浪的知晓度是关键。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阿德里安娜-阿什特-洛克菲勒基金会复原力中心主任Kathy Baughman McLeod说:“人们不了解这种风险,我们需要改变这种情况。”该中心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移民问题和安全风险。

“每个人可能遇到,或将会遇到极端高温。我们必须建立起对这种无形威胁的认识——而且我们必须采取行动。”

本文作者:

Laurie Goering,编辑,气候警报网

Zoe Lieberman,记者,路透社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汤森路透基金会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