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最初由《福布斯》发布。

由大流行所揭幕的“新数字常态”之年(预示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呈现出技术与地缘政治之间关系的新图景。人工智能区块链5G通讯正迅速成为全球竞争和各方协调的前沿阵地。这些技术的发展提升了人们对于全球规范和协议的需求,以提升这些新技术的收益,并减轻其所带来的风险。

前沿技术的价值很高。到2035年,仅5G通讯这一项技术就将创造13万亿美元的全球经济价值,并提供2200万个就业机会。到2030年,人工智能将为全球经济创造15万亿美元收益。中国美国已经宣布或正在考虑在这些领域进行大量投资,这清楚地表明了这些技术将在不久的将来发挥重要的地缘战略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科学技术并不一定会成为全球竞争的要素。在中东,前敌对国家之间所建立的绿色技术伙伴关系便是科技创新加强跨境协作的一个例子。

在我们看到科技的快速创新以及地缘政治格局的剧烈动荡之际,世界经济论坛邀请“全球未来地缘政治理事会”的成员就未来技术对地缘政治的影响发表不同看法。

“我们需要就规范和规则达成共识”——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主任 Mark Leonard

互联网到底有多自由?
图片来源:自由之家/ NPR

围绕技术的最大挑战是技术被国有化和武器化的趋势。现代世界已经产生了新的权力地图,它不再由地理定义,不再通过控制领土或海洋而达成——现在权力是通过控制人、货物、金钱和数据的流动,以及通过利用技术创造的联系来定义。这样,国家之间的每一种联系(从能源流动到IT标准),都能成为地缘政治的工具。

随着国家使用补贴、法规、出口管制、实体清单和本地化等措施来获取关键性技术,同时对其他国家的访问权进行限制,我们看到了全球化日渐分裂的趋势。随着全球化渐行不稳,企业冒着陷入困境的风险,被迫在产能冗余和市场互斥之间进行两难选择。相对的。消费者们则承担着更高的价格。而且,每一个国家都有遭受欺凌的风险。最令人担忧的是,这种技术竞争正在逐渐失去控制,并威胁到全球安全。如果对我们福祉至关重要的联系也被转变为地缘政治工具,那么我们需要就规范和规则达成共识,以降低它们的危险性。

“我们可能会看到对于‘互通互联’的进一步侵蚀”——瓦尔代讨论组研究总监,Fyodor Lukyanov

技术对国际地缘政治秩序的主要影响源于信息跨国传播过程中日益扩大的鸿沟,以及各个民族国家对于信息传播的日益抵制。

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分散,新冠疫情的大流行使其越加碎片化。媒体交流仍然是全球化中最为重要的支撑。但是交流工具却主要是由私人科技巨头所提供的,这些公司一方面对其所在国家几乎不负任何责任,另一方面却无法摆脱其民族主义根源,可以被看作是国家施加外部影响力的渠道——这一事实无论对于美国人,中国人还是其他任何民族都是如此。

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战场将集中在谁拥有科技巨头,以及拥有哪些巨头上。
图片来源:Statista / 金融时报 / 雅虎财经

随着更复杂通信手段的引入,政府之间可能会产生更多怀疑。国家自我感觉越脆弱,其试图施加和执行的控制就越严格。结果,我们可能会看到对互联互通的进一步侵蚀——在经济和政治领域中,我们已经看到这种情况,这让公司可能会为了市场机会而陷入挣扎。综合起来,这可能会加剧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并对对全球化的完整性提出挑战。

科技公司:“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战场”——西班牙IE大学全球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Susana Malcorra

技术对2021年及往后的地缘政治的最大影响,主要不是来自技术本身,而是来自围绕技术的系统——我们如何看待世界,如何创造经济价值,以及如何驱动创新,甚至是我们如何掌握权力。这一切都集中在所谓的“注意力经济”领域,或是“监视资本主义”中的少数科技巨头手中。

因此,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战场,将集中在谁拥有巨头,以及他们拥有哪些巨头上。同样重要的是,谁来管理这些科技巨头,以及他们的供应链将如何整合。不仅如此,随着“巨魔农场”的兴起,(译者注:巨魔农场或巨魔工厂是一个机构化的互联网群体,旨在干预政治观点和决策。一项研究表明,全球有30个国家/地区的政府雇佣职业“键盘侠”来进行政治宣传和攻击,骚扰记者,削弱人们对媒体的信任,并曾试图影响18个国家的选举),各政权试图影响搜索引擎的推荐算法,以及受众在线消费的内容,这些公司的平台上产生的内容一直是竞争的场域。

民主国家需要数据共享,“通用标准”以及“技术基础架构”——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董事兼首席执行官,Robin Niblett

各国摆脱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速度将对未来全球经济和政治力量的均势产生重大影响。那些能够进行快速基因组测序的国家,能够比大流行病领先一步。拥有最先进宽带接入的用户,将能够以最快的速度适应新形式的在线经济活动。那些能够将其国民健康数据与医疗反应相结合的国家,将能够重新启动其经济引擎,而不会再失败。

在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过程中,中国发展了自己的技术实力和经济规模,加速其相对于西方国家的崛起。如果民主国家要避免其相对地缘政治力量的进一步削弱,它们需要打破障碍,共享有关其公民健康的数据,制定疫苗开发和测试的通用标准,并共同投资于未来繁荣和安全所依赖的技术基础设施。

中国和美国已经宣布或正在考虑在5G通讯技术上进行大量投资。
图片来源:路透社 / Ivan Alvarado

我们必须共同应对挑战,甚至是跨国应对挑战——观察员研究基金会(ORF)主席,Samir Saran

过去的一年是史无前例的全球动荡的一年。 也是在这一年,技术成为传统地缘政治的杀手。大流行后世界将不得不应对与已知和未知技术相关的挑战。 这些影响范围包括新兴领域(如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以及日益严重的网络攻击和挑战国家主权的“大技术”。

在技术进步上无能为力的国家,将会陷入一个“不可能三角”——对持续经济增长的追求,对国家安全的日益关注,以及对个人权利有所作为,这三方面的要求都在不断提高。 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三角,恰恰是因为任何政府、社区或国家都无法为同时满足这三方的利益。

在这个不可能的三角之中,是技术与地缘政治之间的交集。国家作为唯一议程设定者的概念已经过时了。各国政府、企业和个人,将不得不共同甚至是跨国地来应对技术兴起带来的政治挑战。反过来,这将对地缘政治趋势,乃至全球政治的安排和机构产生深远影响。

“我们必须共同努力解决数据所蕴含的巨大利益和巨大风险”——联合国副秘书长兼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UNECA)执行秘书,Vera Songwe

数据是一个社区问题,也是一个共同利益问题。
图片来源:路透社 / Jason Cairnduff /Illustration

当前互联网日益碎片化,华为和中兴通讯的禁令以及对隐私的关注,都围绕数据展开。

如今,数据已成为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公共和私人实体广泛地收集和使用数据,会影响个人的决策,人权,群体行动和社会凝聚力。数据的生成,使用和控制将是未来经济的重要决定因素。

数据不仅是个人,大企业,和国家主权的问题,这也是社区和共同利益的问题。许多有价值的数据很容易获得,并通过对它的传输和使用来影响一大批人。结果,只有全球/区域的机构和协议,才能确保所有人的平等。包括世贸组织和非洲自贸区在内的许多机构和机制,都在跟进和解决数据问题方面面临着挑战。然而,正如针对新冠病毒大流行采取的国际行动所表明的那样,我们必须共同努力解决数据所蕴含的巨大利益和风险。 卷上全球的这个赌注实在太大了,我们不能采取任何其他策略。

“不必要的和危险的地缘战略冲突的基础”——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经济学系主任,Danny Quah

对于跨政治体系的技术规范差异的反应,将以很快的速度反映到地缘战略冲突之中。是的,仅凭一项技术标准,世界可能会更高效。 但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后,世界需要具有韧性,而不仅仅是效率——互相竞争的技术标准带来了稳健性。

安全和信任会成为问题吗?是的,不同的系统在隐私和控制方面有所不同。 因此,最好保持技术结构的分离,并让不同地区的人们选择他们想要的东西。否则,谁又能够决定哪个系统适用于所有人呢?

用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的话来说——技术和思想消除了黑暗。因为技术与思想是非竞争性的,在照亮了你的道路的同时,并不会使我的道路转向黑暗。但是取而代之的是,地缘政治的互动却让技术竞争成为了零和对抗。

那么,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呢? 因为我们迷恋于差异化的竞争性技术,所以它成为了不必要和危险的地缘战略冲突的基础。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