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典型的经济复苏包括V型、W型、Z型、U型以及L型。
  • 然而,经济学家们开始认为,新冠肺炎疫情过后的复苏可能是K型。
  • 这可能是因为科技企业与大型资本企业的复苏速度预计将远远快于小型企业以及直接受新冠肺炎影响的行业,如酒店业。

自疫情爆发以来,我们了解到不同的复苏曲线:Z型复苏(乐观:衰退,反弹至危机前的增长态势)、V型复苏(乐观:急剧下降,迅速复苏)、U型复苏(有点悲观:介于衰退与复苏之间的时期)、W型复苏(悲观:复苏,第二次下降)与L型复苏(最悲观:持续低迷)。

最近,摩根大通(JP Morgan)提出了K型复苏曲线,描绘了一幅更为现实但也会令人不快的景象。根据他们的分析,新冠肺炎过后复苏路径分为两个方向:一为可以直接获得政府与央行刺激计划的大型企业及公共部门机构,这会使一些经济领域得到迅速复苏,而将其他领域排除在外;二为那些被排除在外的替罪羊:中小型企业(SMEs)、蓝领工人以及日益减少的中产阶级。

有望从政府与央行刺激计划中受益的企业将更快复苏。
图片来源:Nicolas Gavrilenko

经济污染的困境

刺激资金或紧急补贴的分配不均会使一些经济领域得到迅速复苏,而忽略其他领域。在经济学中,这被称为坎蒂利翁效应The Cantillion Effect),即货币供应量的变化会导致相对价格的变化。当流动性资产被注入市场时,就会产生通过价格体系运作的分配结果。由于货币供应量的变化有一个特定的注入点,因此在整个经济中有一个特定的流动路径,所以相对价格变化发生时,价格就会作为可行的信号。

如果注入的流动性资产或补贴流向特定行业或市场参与者,就会导致更大的不平等、需求曲线的下降,以及失业率与私人债务水平的上升。随着失业率与私人债务水平的上升,违约率也将随之上升。如果发行债券的机构“大到不能倒闭”,那么政府会对其引发的违约提供救助,从而有效地将私人债务转化为公共债务。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前主席阿代尔•特纳(Adair Turner)将这种现象称为“经济污染”,是2008年金融危机背后的主要因素之一。

如果我们看自疫情开始以来就业水平以及价格的变化,就会发现这一“K”字变化。考虑到中小企业占欧盟28国就业人数的66.4%,是经济活动的重要贡献者(小企业占美国经济活动的44%),我们需要认识到,K型复苏这股不断上升的潮流将对整个经济造成毁灭性影响。

但如果不采取行动,认识到这一点也是浪费时间。现在正是需要我们采取行动的紧急关头,因为K型曲线似乎正在加速增长。一份最近的Yelp经济平均指数报告显示,虽然一些企业重新开工,但仍很多处于关闭状态。随着经济衰退环境持续发酵,复苏曲线也变得迟钝起来。在经济衰退时,失业率越高,复苏曲线就越长,而这次危机的复苏曲线将异常漫长

科技:经济污染的替代解毒剂

鉴于形势的紧迫性,经济复苏的重点应放在速度上。等待政府政策以确保适当的资本配置或更好的供给侧经济政策(例如减少开办企业的繁冗程序或减轻税收负担)是大多数企业与工人所无法享受的奢侈。企业的营运资金需要通过销售来支撑。正是在这一点上,技术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能被合理利用,科技将成为生产率增长与新收入来源的关键推动者。

例如,随着越来越多的上班族开始在线工作,虚拟会议平台Zoom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流量增长,这对于他们的数据中心来说是一个难关。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与亚马逊网络服务(AWS)的合作使他们帮助他们应对了这一挑战。首席执行官Eric Yuan对《福布斯》说:“我们的运行速度增长了20倍,从2020年1月底的1000亿次增长到2020年4月的2万亿次以上……扩展容量以满足流量与用例的增加,同时为我们的客户提供可靠、不间断与高质量的服务……如果不依赖我们的[云]合作伙伴,就不能做到这一点。当危机开始时,我们自己的数据中心扩展速度不够快……幸运的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亚马逊网络服务……能够快速响应,为我们提供所需的大部分新服务器,有时连续每天增加几千台服务器。”

Zoom不仅能够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而且其基于云的灵活运营模式也导致了付费用户的迅速增长。不仅纯粹的科技公司,了解自己需求的合作伙伴也可以可以从智能技术的使用中受益。随着疫情的蔓延,德克萨斯州零售业巨头H-E-B利用中国与欧洲新冠肺炎较早爆发地区的零售商的数据,以提前确定消费者的需求,调整供应链以应对即将到来的需求变化,并与当地餐馆供应商及其他被扰乱的企业合作,以填补库存与分销方面的空白。这不仅能够应对新的需求,而且通过与当地企业合作,创建有利于当地经济的新供应链。这便是一个由数据分析支持的双赢局面。

通过技术主导的战略来对抗K型曲线

无论是涉及机器人流程自动化、基于多元数据的人工智能技术,还是提高Facebook与Instagram商店的销售额的增强现实技术,如今近乎所有企业都变成了科技企业。能够利用技术来解决政府刺激计划没有解决的问题,是确保企业能够继续运营并缩短上述失业恢复曲线的第一步,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在更具战略性及实践性的层面上,我们提供了以下见解,可以作为企业不断适应未来新常态的指导方针:

  • 从定义明确的策略执行与优化到不断尝试新策略。数据与基于模拟的策略是此处的精髓。
  • 不应把注意力集中在定义明确的顺序目标上,而应追求在各种条件下都相关的的高级目标。
  • 不要优化工作流程,而要增强工作流程的韧性(即:使流程具有足够的弹性,以承受消防演习与混沌工程等意外状况带来的冲击)。
  • 与其寻找最符合清晰稳定的岗位需求的人才,不如雇用可以适应开放式职位的人。

随着新冠肺炎使消费者偏好发生变化,并增加了他们对数字平台的使用,将技术作为适应及生存杠杆的重要性将变得愈发凸显。如果在此之前,我们将技术视为解决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那么现在也许是时候集体设计出我们急需的解决方案了。

本文作者:

Kariappa Bheemaiah,副研究员,剑桥大学贾奇商学院

Mark Esposito,首席研究官,Nexus FrontierTech

Terence Tse,执行董事,Nexus FrontierTech

本文最初发布于MIT Technology Review Insights,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