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朗普政府推翻了许多气候变化政策,特别是退出了《巴黎协定》。
  •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选择了约翰·克里作为他的气候变化问题特使。
  • 约翰·克里帮助制定了《巴黎协定》,并壮大了美国作为“气候领导者”的声誉。现在他计划重建这一声誉。

约翰·克里帮助制定并将世界各国纳入了《巴黎气候协定》,壮大了美国作为“气候领导者”的声誉。但是现在,美国的这一名声已经支离破碎,当选总统拜登请求克里再度重建它——这一次克里将作为新一届政府的“气候变化问题特使”,进入国家安全委员会。

这并非易事,但克里的数十年的相关经验,以及他作为参议员和国务卿建立的国际合作关系,让他有机会取得真正的进步,尤其是这项工作的目标是修补关系,而不是“给其他国家命名,或羞辱其他国家“。

在过去的四年中,特朗普政府撤出了《国际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撤销了旨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并试图阻止在7国集团和20国集团峰会等国际会议上讨论任何关于气候变化的议题。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向前迈进了一步。 许多国家和地区已承诺到本世纪中叶向“零碳”的温室气体排放目标迈进,这其中就包括了中国欧盟韩国日本。 越来越多的城市和州制定了类似的目标。 特朗普的强硬立场实际上可能鼓舞了一些人,尤其是中国,做出了这样的承诺。

现在,实现这些承诺是尤为重要的,而这将需要领导力,周详计划,以及谨慎外交。 2021年11月的联合国气候大会将会非常特别。 这将是各国首次评估其在《巴黎协定》方面的进展,并有望深化其承诺。 拜登已经暗示他在上任后会立即带领美国重返巴黎协定。

作为从事国际气候政策已有二十多年的能源政策专家,我们已经观察到各国对美国的介入有何反应,以及在过去四年中他们对美国领导世界能力的信心是如何渐渐消退的。

美国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 它也是历史上最大的碳排放源。 美国国内减少碳排放的具体行动,对于其重新获得国际信任,以及重新站上全球舞台至关重要。

能源是气候挑战的核心

极端热浪海平面上升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已经显而易见。 尽管挑战艰巨,我们仍有希望。 太阳能和风能已成为全球最便宜的发电方式,而技术进步和创新,将继续推动业界向清洁能源过渡。

在拜登政府领导下的美国,长期的国家气候立法将取决于谁能够控制参议院。1月份佐治亚州的选举完成后,这一关键点才能确定下来(译者注:1月6日美联社宣布两位民主党候选人赢得佐治亚州参议员选举,民主党得以控制参众两院)。

但是,即使拜登的提议在国会遭到阻挠,他仍然可以采取行动。 例如,拜登可以利用行政命令和指示政府机构,加强对温室气体排放的监管; 加大对清洁能源技术的研究和开发投入; 像加州订立的汽车排放标准一样,授权各州设置超过联邦政府要求的排放标准。而重点关注因化石燃料减少而受到影响的社区和居民的公正公平过渡,对于建立可持续的能源过渡方案也至关重要。

签署《巴黎气候协定》时,国务卿约翰·克里将孙女抱在怀里。
图片来源:美联社照片/ Mark Lennihan

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油气生产国和消费国的地位,给任何一届政府都带来了政治挑战。欧洲经常怀疑美国对其能源安全的侵犯。 最近,由于担心得克萨斯州的排放法规不足,法国阻止了一项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合同,其原计划购买美国的液化天然气。

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加强合作与伙伴关系,对于实现向清洁能源过渡,以及农业、林业、水利和全球经济其他部门的可持续性过渡,都至关重要。

实现全球可持续转型

世界如何从新冠疫情的经济破坏中恢复过来,可能有助于推动全球能源结构的持久转变。

欧洲2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计划中,近三分之一涉及对气候有利的投资。 欧盟也正在加强其2030年气候目标,尽管每个国家的能源和气候计划,对于成功实施这些目标来讲都至关重要。 所谓”拜登计划“,包括2万亿美元的可持续能源发展承诺和基础设施建设承诺,都与全球能源转型相一致——但其具体实施细则尚未确定。

拜登上任后,克里将参加联合国大会上有关能源过渡的高级别讨论,以及其他国际领导人聚会。 随着美国不再阻碍气候问题工作,7国集团和20国集团在能源和气候方面,将会拥有更大的发展潜力。

目前许多技术细节仍待确定,包括可以帮助各国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以控制全球变暖的国际贸易框架和标准。 碳定价碳边界调整税可能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些税收能够激励企业减少碳排放。 一套一致而全面的国家能源过渡计划,也是必不可少的。

全球实现向清洁能源的转变,还将对国家和地区产生地缘政治冲击,从而对更广泛的国际关系产生深远影响。 克里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务卿,其丰富经验,以及拜登将气候特使职位纳入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安排,可能会有助于修补这些关系。 这样一来,美国可能会重新加入更广大的国家共同体。

本文作者:

Dolf Gielen博士,IRENA创新技术中心主任

Morgan Bazilian,佩恩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兼科罗拉多矿业学院公共政策教授

本文与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