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施会(Oxfam)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在1990年至2015年期间,占全球人口10%的最富有人群排放了15%的温室气体。
  • 这些排放可能是由于过度消费以及SUV和私人飞机的使用日益增多所产生的。
  • 该报告估计,占全球人口10%的最富有人群必须削减约10倍的排放量,才能遵守2015年《巴黎协定》中的条款。

研究人员称,在过去的25年里,占全球人口10%的最富有人群所排放的温室气体是占全球50%的贫穷人口排放量的两倍,原因在于他们经常乘坐飞机,热衷于驾驶SUV,而且消费数额巨大。

科学家们表示,在不把地球推向日益危险的气候影响(从风暴加剧到水资源短缺)的情况下,这种过度的碳消费在世界“碳预算”中几乎没有给较贫穷国家的留出多少增长空间。

他们在一项新的研究中表明,控制全球气候变化,不仅需要帮助较贫穷国家实现清洁发展,还需要采取严厉措施以遏制全球富人的过度消费

扶贫慈善机构乐施会的气候政策负责人、该报告的第一作者蒂姆•戈尔(Tim Gore)表示,改变不会来源于个人自愿的单独行动。

“ 个人行动很难带来变化。 这必须由政府推动,”他对汤森路透基金会表示。

这项由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进行的研究发现,从1990年到2015年的25年间,占全球人口1%的最富有人群排放了15%的温室气体,而占全球一半的贫穷人口仅排放了7%,前者是其两倍之多。

在过去的25年里,占全球人口1%的最富有人群排放了15%的温室气体。
图片来源:乐施会

研究称,在此期间,占全球人口10%的最富有人群所排放的碳占总排放量的52%

报告称,耗油量大的SUV越来越受欢迎是一个比较特别的问题,在2010年至2018年期间,SUV已成为全球碳排放增长的第二大推动力。

政府官员表示,随着各国正寻求从受新冠肺炎影响的经济衰退中得以恢复的方法,经济衰退给穷人带来了最沉重的打击,因此,调整经济激励措施以抑制过度消费可能会起到一定作用。

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Ban Ki-moon)表示:“我们当前的经济模式导致了灾难性的气候变化及同样灾难性的不平等。”

他在一份声明中补充说,此次疫情提供了一个重新思考制度的机会,“解决社会最富裕阶层不成比例的碳排放必须成为这一共同承诺的一个关键优先事项”。

尽管如此,富裕国家将全球升温控制在比工业化前高出1.5摄氏度所需要的减排规模令人震惊,这是2015年《巴黎协定》中最艰难的目标。

乐施会的报告估计,占全球人口10%的最富有人群必须把他们的排放量削减到现在的10倍,才能让世界朝着这个目标前进,并在2030年达到这个目标。

但戈尔称,随着新冠肺炎危机的爆发,以及人们对种族及社会公正的要求越来越高,“一年前不敢想象的政策现在正在被推行。现在是大胆采取不同行动的时候了。”

例如,在疫情期间,商务旅行急剧减少,这对商务舱航班,私人飞机以及飞行常客征税提供了“巨大的机会”,而这一变化得到了英国公民气候小组的支持。

研究人员表示,通过征收此类税目筹集的资金可以用于支持最贫困人口,如投资于医疗保健及教育,或者用于促进公共交通、数字基础设施及其他措施,使低碳生活更容易。

戈尔指出,法国已经对SUV征收了更严厉的税,而新西兰和苏格兰等一些国家的政府正在将经济增长作为衡量成功与否的主要标准,转向更广泛的“福祉”评估。

而利用紧急援助资金进行节能家居改造,可以减少排放,改善最贫困人口的生活,创造就业机会,这将同时解决两大挑战。

“我们必须解决根深蒂固的不平等问题以及气候变化问题,”他说。

本文作者:

Laurie Goering,编辑,AlertNet Climate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 trust.org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