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样性关乎社会经济发展以及公民的健康财产安全,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地球上的多种多样的生物资源,尤其是濒临灭绝的植物和动物,世界上的150多个国家于1992年缔结了“国际生物多样性公约”。截止2004年2月,该公约的签字国共有188个。

2020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将于中国云南昆明召开。为助力大会的前期准备与重要研讨工作,公民生物多样性保护联盟及其会员单位联合举办了一场生物多样性线上会议——“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目标设定与实施”,我同来自国际组织、私营部门、社会组织,以及高校、科研机构和智库的290多名代表参加了本次会议。

生物多样性不仅是环境议题

自然界为全球社会提供了多达44万亿美元的财富价值,占全球GDP总量的近50%。生物多样性不仅仅是一个环境议题,它关乎社会经济发展以及公民的健康财产安全,也是一项十分重要的经济议题。基于此,世界经济论坛董事总裁多米尼克∙瓦格雷先生在会议中呼吁利益相关方广泛参与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并在大宗软性商品贸易供应链上付出实践和行动,以此实现富有韧性和弹性的经济发展目标。

新冠疫情为人们的生命和生计带来了巨大影响,增添了2020年缔约方大会的复杂性,也为达成生物多样性目标增加了一层紧迫性。为了能在2030年消灭人为造成的物种灭绝,公民社会和企业都需要迅速意识到自己在生物多样性保护中的角色,并发挥独有的作用。正如CBD代理执行秘书伊丽莎白∙ 穆雷玛女士所指出的,成功执行新的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不仅是政府的职责,而且需要全社会各个利益相关方的参与并付出实际的行动。

中国的角色

新的生物多样性框架如何执行是关键。在执行机制的科学性方面,特别强调两个方面:一是需要明确各个尺度上生物多样性价值较高且值得保护的类群分布;二是在确立了保护目标和资金后的实施过程中,切实监测项目的进展和生物多样性本身的动态变化。据中国科学院植物所研究员马克平介绍,中国已经积累了1500多万份生物标本数字化数据,且正在开展新的研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的角色对未来的履约、确定保护行动计划和目标非常重要。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生态文明的指导思想下,中国会不断吸纳更广泛的企业、社会团体等利益方参与履约及框架实施进程,建立创新资金机制和渠道,增强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执行成效。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不限成员名额工作组联合主席Francis Ogwal先生通过对变革理论和2050年生物多样性愿景分析并总结到中国将在2020后生物多样性目标和框架设定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同时他也对抱有相同理念的各国政府、企业和公民组织寄予厚望,并期待各利益相关方能一道为人类社会的健康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世界经济论坛做了些什么?

世界经济论坛近年来发起或积极支持了一系列致力于推动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倡议活动,如“一万亿株树平台”,发起了希望在2030年能够有一万亿株树的倡议;再如“热带雨林联盟”,希望通过政府、企业和消费者的共同合作缓解大宗商品所造成的热带雨林砍伐的问题,做出负责任采购的承诺;另外还有“海洋行动之友”——由50多名海洋领袖组成的联盟,积极寻求解决海洋面临的最紧迫挑战的方法;全球ESG报告中也涉及了中国的专题,更广泛的领域包括绿色金融、循环经济、“一带一路”倡议等,一系列顶级的中国金融机构和银行也积极参与其中。

本文作者:

朱春全,热带雨林及生态文明项目大中华区总负责人,世界经济论坛

谢茜,海洋行动之友项目中国区负责人,世界经济论坛

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