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早上7:05,我正在等候登机,手里拿着咖啡——但我心里充满了恐惧。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人们在上飞机前要排好队,尤其是在人人都有机票,每个人都会有座位的情况下。我盯着队伍,看着我的商业伙伴走到队伍的尽头。这可真是无可救药。

我拿起手机,打开抖音,录了一段15秒的视频询问人们为何排队。我的标题是:“别排队等飞机了!” 然后把我的抱怨发到社交媒体上。

这只是开始。

上飞机后,手机通知被禁用了,坦白地说,我都忘记这一茬了。几个小时后,我到达一座新的城市,打开抖音,看到我15秒的抱怨视频有近15000次的点击量和各种各样的评论。我的视频已经在抖音上疯传了——但那到底意味着什么?

抖音由Alex Zhu和Lulu Yang于2014年以Music.ly的名字创建,最初是作为一个假唱应用程序启动的。是的,你读得对没错。2017年,该公司以10亿美元的价格被总部位于北京的媒体和科技公司ByteDance收购,该公司将Music.ly与他们公司非常相似的应用程序TikTok合并,并重新将其作为制作短视频的新应用程序推出。

合并后不久,抖音吸纳了Music.ly的内容和用户,迅速发展起来。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抖音在155个国家、75种不同语言中吸纳了高达5亿用户,2019年下载次数15亿次。该应用程序收集的数据量正是美国禁止其军队使用该程序的主要原因……但这是另一个话题。

抖音在苹果商店和Google Play商店上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5亿次
图片来源:Oberlo

我在抖音大火前两个月前加入其中,从事研究工作。作为一名千禧一代的编剧,我正在为一部以跨世纪为主题的喜剧大片工作,这似乎是以一种非侵入性的方式了解他们的好方法。起初,我上传一些视频,试图测试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幽默。

老实说,这款应用对于开发者来说是疑惑重重的。然而,对于用户来说,这款应用棒极了。用户没有必要关注任何人(虽然可以,如果愿意的话)。打开应用程序,等待用户的是一段视频。滑上去,则是另一个视频,这使得用户对应用程序上瘾。大多数用户每天会花一小时在这款应用上,虽然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似乎不是很多,每个视频15秒的播放时间,有些甚至更短。在使用这款应用一个星期后,我还弄不清楚为什么或如何在“For you”页面上出现任何视频——三个月后,我仍然弄不清楚。

你会发现各式各样的视频,从政治或社会的拙劣模仿,青少年化妆或炫耀服饰,到更有毒害的青少年欺负或嘲笑其他青少年的视频。这些视频的共同点是,它们都由年轻的青少年创作的。据统计,抖音41%的用户年龄在16到24岁之间。

41%的抖音用户年龄介于16至24岁
图片来源:Oberlo

回到我自己的病毒视频。

我查看了评论,一些评论者同意我关于机场排队的观点,但大多数人不同意。他们不仅不同意我的观点,还说我是个白痴,或者(更恰当地说)没文化。有一条评论甚至批评我牙齿形状。我不知道这和机场长队有什么关系,但评论者似乎是被这一点触发的。

这些评论似曾相识。我在推特上看到过很多次,在Facebook上也看到过很多次。但看到16岁的孩子用这种方式发表评论很奇怪。千禧一代总是对一切都没什么所谓的,不是吗?

他们有自我意识,对社会的了解比我们这一代在他们这个年龄时多得多。他们是像Greta Thunberg这样的年轻人,为了我们的生活敢于走上街头游行。他们是第一代伴随着互联网和第四次工业革命而成长起来的人。这些令人讨厌的评论一定是习得的行为。

等等,这是我们教会他们的吗?

千禧一代是第一代决定网络行为的人。这并不是说其他几代人没有贡献,但大多数千禧一代是 (即使不是全部) 社交媒体平台和在线互动的早期采用者。老一辈人要为这些喷子、影响者和假新闻负责。我们自然而然地厌恶困难,缺乏包容阻碍了任何有利于进步的对话。年轻一代学着我们的样, 这是我们的失职。

这是否意味着我们都必须创建抖音账户,善待千禧一代? 并非如此。但如果我们想要解决任何迫在眉睫的问题,我们要树立榜样,关注我们的共同点,而不是不同之处。强辩到底不会让你成为房间里最聪明的人,但花点时间去理解我们之间的差异,接受别人的观点可能会让你成为房间里最聪明的人。

我幽默地回复了抖音视频的每一条评论。在3万次观看和15秒的出名视频过后,我把自己对机场的看法放到一边。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我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教训,为什么不应本能地厌恶不同意见,为什么我们需要改变自己的这种行为,为年轻一代树立榜样。

本文作者:

Anna Grajales,全球杰出青年社区成员,世界经济论坛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杜冰钰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