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于2018年宣布,选择古城西安作为新的地区中心。阿里巴巴公司的符号价值从未缺席:它把全球化带到了这一古老的城市——西安正是古代丝绸之路的起点。阿里巴巴将新的办公室命名为“丝绸之路总部”。2000年前,全球化发源于此,2000年后,西安在新全球化浪潮中仍然占有一席之地。

阿里巴巴回顾历史,其行动值得我们效仿。我们目前所面临的新的全球化浪潮,是由数码科技驱动的全球化,人们通常称之为“全球化4.0”。那么,全球化何时发源?经历了哪些主要阶段?未来的全球化又将会是什么模样呢?

上图总结了我们有关全球化的系列文章之中提到的重要信息。该系列文章写成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之前,关注的重点是“全球化4.0”。在此前的文章中,我们考察了经济全球化的受益方以及受损方、全球化的环境影响文化全球化以及数码技术全球化。现在,我们将要回顾全球化的历史:国际贸易是从何时开始兴起的,国际贸易又如何带来全球化?

古代丝绸之路
图片来源:Flickr

丝绸之路(公元前1世纪-5世纪,13-14世纪)

人类自来到这个世界上以来就在进行贸易。公元前1世纪,人类社会出现了一个极为有趣的现象:来自中国的奢侈品开始出现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罗马。货物经过几千里的颠簸,途径丝绸之路,辗转来到目的地。自此,贸易不再局限于某个地区,逐渐变成了全球性的活动。

然而,这并非全球化的真正起源。在当时,亚欧之间跨越大洲贸易的主要货物丝绸和香料更像是奢侈品。这些货物的贸易额所占经济总量的比重并不高;贸易中还有大量的中间商。尽管如此,全球贸易的链接却自此建立了起来。这对于贸易的参与者来说,无疑是致富的良机:最初的买入价和最终的卖出价常常会相差数十倍。丝绸之路能够繁荣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丝绸之路的路线处于两个超级帝国的统治之下。即使出现了阻碍贸易的因素,绝大部分也都是由于与罗马和中国为敌的地方势力在从中作梗。丝绸之路和国家的命运也息息相关——几个世纪之后,丝绸之路繁荣不再,两大帝国也失去了往日的荣光。马可·波罗所记载的丝绸之路之所以能够在中世纪重新繁荣起来,有赖蒙古帝国的崛起。这也正是我们在贸易史中常常见到的图景:贸易得到国家保护,就能够繁荣昌盛;否则,贸易将会衰败。

摩洛哥艾西拉地区的阿拉伯文书法作品。
图片来源:Pierre-Yves Babelon/Shutterstock.com/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香料之路(7-15世纪)

贸易史的下一章是由伊斯兰商人所书写的。公元7世纪,新的宗教从阿拉伯腹地向世界各地传播,贸易也随之繁荣起来。伊斯兰教的创始人先知穆罕默德和他的妻子卡蒂贾就是有名的商人。因此,贸易流淌在了伊斯兰教及其信徒的血液之中。到了9世纪早期,穆斯林商人已经统治了地中海地区和印度洋沿岸的贸易。此后,他们的足迹还一路向东延伸到了印度尼西亚,而多年之后的印度尼西亚也成为了穆斯林占多数人口的国家;不仅如此,伊斯兰教还一路向西传播,西班牙地区有大量的摩尔人商人。

在中世纪,穆斯林商人的主要贸易货物是香料。与丝绸不同,自古以来香料都是由水路运输的。但在中世纪,香料却成为了跨国贸易的主要货物。在各种香料中,来自传说中的香料之岛——印度尼西亚的马鲁谷岛的丁香和肉豆蔻是最为主要的贸易货物。欧洲对于这些香料的需求量同样巨大,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但在当时,香料和丝绸同属奢侈品,因此贸易总额一直较低。严格来说,全球化也并非从此时起源,但东西方之间的"一带(水路运输线路)一路(陆上丝绸之路)”已经初见雏形。

地理大发现时代(15-18世纪)

全球贸易真正的开端是地理大发现。15世纪末以降,来自欧洲的探索者将东西方连接了起来——他们意外地发现了美洲大陆。随着天文学、力学、物理学等领域的“科学革命”,加上造船技术的飞速发展,葡萄牙、西班牙以及此后的荷兰、英国相继“发掘”、征服了新的疆土,并将其纳入了自身的经济体系之中。

地理大发现使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著名,但恐怕也是最“臭名昭著”的地理发现,当属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从此,当地文明被欧洲文明所取代。然而,影响最为深远的地理发现,还要数麦哲伦完成了环球旅行,取代了阿拉伯人和意大利人中间商,打开了通向香料之岛的大门。虽然在这一时期,跨国贸易总额仍然只占全球GDP的一小部分,但人们的生活却发生了切实的变化。土豆、番茄、咖啡豆以及巧克力在欧洲传播开来,各类香料的价格一跌再跌。

实际上,如今的经济学家仍旧不会将这一时期作为全球化真正的开端。全球贸易的确开始出现,其本身也正是地理大发现的主要驱动力。但作为地理大发现的结果,当时的全球经济十分不平等,出现了众多“孤岛”。欧洲诸帝国建立起了全球供应链,但连接的地区大多是它们的殖民地。不仅如此,殖民统治模式在很大程度上是对被殖民地人民的剥削——贩卖奴隶就是其中不光彩的一例。此外,欧洲各大帝国还建立起了重商主义、殖民主义的经济体系,但这样的体系并非是真正的全球化体系。

英国的工业革命推动了全球化的第一波浪潮。
图片来源:Wikipedia

全球化的第一波浪潮(19世纪-1914年)

然而,从19世纪直到1914年的100多年中,随着第一波全球化的浪潮,一切都发生了改变。18世纪末,英国不仅在地理上成为了全球霸主,建立起了“日不落帝国”,还凭借蒸汽引擎、工业纺织机等新的发明,在科学技术方面领先全球。这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时代。

“英国”工业革命在两个方面为全球贸易注入了新的动力。一方面,蒸汽轮船和蒸汽火车使得跨国、国内的长途货物运输成为可能;另一方面,工业革命让英国有能力生产全世界都需要的产品,如铁、织物、手工业产品等。BBC最近在一篇回顾工业革命时期的报道中这样写道:“有了先进的工业技术,英国迅速打入了规模巨大、扩张速度也同样迅猛的国际市场。”

工业革命带来的全球化,从数字上就可见一斑。自19世纪以来的100年间,全球贸易总量平均每年增长3%;19世纪早期,出口贸易仅占全球GDP的6%,而到1914年一战前夕,这一数字提高到了14%。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说过:“伦敦的居民可以边在床上享用早茶,边打电话预订各种各样的产品,自由地决定数量。不仅如此,他们大可期待这些产品很快就会出现在家门口的台阶上。”

凯恩斯还提到,在投资行业,情况也大体类似。这意味着,纽约、巴黎、伦敦或是柏林的投资者能够同时对同一家活跃的跨国公司进行投资。法国的苏伊士公司(Compagnie de Suez)即是其中一例。苏伊士公司承担了苏伊士运河的建设,将地中海和印度洋连接了起来,打通了全球贸易的新通路。其他跨国公司还在印度建造了铁路、在非洲殖民地开采矿物。外国直接投资也有全球化的趋势。

英国是从全球化中受益最大的国家,其资本和技术实力最强;其他国家通过出口货物,也获益颇丰。19世纪70年代,冷藏船的发明让阿根廷、乌拉圭等国来到了黄金年代。这些国家大量出口本土养殖的牛所产出的牛肉;其他国家也开始在其最具竞争力的领域进行专业化生产。

然而,全球化的第一波浪潮和工业革命也并非有百益而无一害。可汗学院提到,截至19世纪末,“欧洲大陆已经被大部分(完成工业革命、致力全球化发展的)欧洲国家瓜分完毕。到1900年,非洲大陆唯一独立的国家仅剩埃塞俄比亚。”不仅如此,印度、中国、墨西哥、日本等曾经的贸易大国,纷纷无力或无法适应工业化、全球化的潮流。这些国家的独立发展受到了西方国家的限制,缺乏资本、技术也使得它们丧失竞争力。不仅如此,在已经完成工业化的国家之中,仍然会有很多工人无法从全球化中获益:他们的工作被机械所取代,他们的产出被廉价的外国进口产品所排挤。

两次世界大战

这一局面只可能导向严重的危机——史实也的确如此。1914年一战爆发,西方上流社会所依赖、习惯的一切都被摧毁,全球化自然包括在内。一战完全几乎摧毁了整个世界:无数士兵战死沙场,无数平民受到战争牵连不幸丧生;战争取代了贸易,各项建设止步不前,已有的建筑被大量摧毁;各国再次关闭了各自的边境。

在两次世界大战的30年间,仍旧在全球网络中运转的金融市场导致了全球经济的巨大危机。美国的大萧条让南美经济发展的成果荡然无存,世界其他地方的银行也遭遇挤兑。1939-1945年间,人类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二战结束时,贸易仅占全球GDP的5%——人类已经有100年没有见过这么低的数字了。

第二、第三波全球化浪潮

然而,全球化的历史并未在此终结。二战的终结标志着新的全球经济体系的开端。在新的全球霸主美国的领导之下,伴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技术革新(如汽车、飞机等),全球贸易重新回暖。起初,全球贸易被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条路径,正如一道铁幕将世界划分为了两个阵营。但1989年铁幕落下,真正的全球化就此发轫。

二战结束之后的前几十年中,欧盟以及其他由美国主导的自由贸易集团是国际贸易增长的主要动力。尽管采用计划经济体制而非自由市场,苏联也同样经历了贸易的增长。贸易增长的影响十分深远。从整个世界来看,贸易重回1914年水平:1989年全球贸易总额占全球GDP的14%。这一时期,西方中产阶级的收入也显著提高。

1988-2016年间,英、德、法、意、加、美、中等大型经济体纷纷降低关税,并将关税维持在较低水平。
图片来源:世界银行

柏林墙倒塌,西方和东方之间的界线被打破;苏联不久之后解体。至此,全球化的影响力真正做到了无处不在。WTO鼓励世界各国加入,大多数成员国也纷纷签署了WTO自由贸易协定,甚至包括刚刚完成独立的国家。2001年,中国也加入了世贸组织,开始成为“世界工厂”——而在20世纪的绝大部分时间中,中国依旧是与世隔绝的农业国。在这个“新”世界中,美国成为了主导,但其他国家也能从中受益。

与此同时,第三次工业革命也带来了全新的科学技术:互联网。互联网能够将全世界的人们更加直接地连接在一起。凯恩斯在1914年曾设想用电话下订单,而互联网能够更加快捷地完成这一任务。在过去,货物要几周才能送到,而如今可能只需要几天。不仅如此,互联网还能让全球价值链进一步整合:企业可以在一国完成研发,在另一国获得原材料,而生产和销售同样也可以在别的国家完成。

互联网的出现使得全球化又向前迈进了一步。新世纪伊始,全球出口贸易占据全球GDP的25%,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数字;而全球进出口贸易总额更是占全球GDP的50%。在新加坡、比利时等国,贸易总额甚至比GDP还要多。世界上绝大部分人能够从全球化中受益。成千上万的人通过参与全球经济体系获得了大量财富,使得中产阶级空前壮大。

过去50年中美国、世界贸易额大幅增长。2016年美国贸易总额占国内GDP的1/3;世界总贸易额占全球总GDP的一半。

全球化4.0

终于,我们来到了当今的世界——新的全球化浪潮正在席卷而来。我们的世界由两大力量主导:美国和中国。在新的一轮全球化浪潮中,网络世界成为了前沿阵地。数字经济在第三波全球化浪潮中仍处于新生阶段。但随着电子商务、数码服务、3D打印等技术的出现,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了全球化的重要力量,AI技术的发展将会推动数字经济进一步前进。然而,跨境黑客攻击是我们无法逃避的威胁。

与此同时,很多危机也在走上了“全球化”之路:气候变化对全球环境造成了极大影响,一个地区的污染很可能会导致另一个地区的极端天气事件。亚马逊雨林等仅存的“绿肺”遭到砍伐,严重危害的不仅仅是生物多样性,更是森林应对大量温室气体排放的能力。

相关阅读:

全球化浪潮不断迫近,世界上很多人却选择对全球化说“不”。在西方,这种现象尤其明显。尽管经济增长速度更快、产品价格更加低廉,很多中产阶级者对当下的政治和经济体制及其所带来的经济不平等、社会不安定感到厌烦——有的国家还接受了大量移民,更是加剧了人们的不满。鼓吹保护主义、贸易战的言论在很多国家甚嚣尘上,移民问题也不容小视。

全球出口贸易总额占全球GDP的百分比不升反降;而作为政治意识形态的“全球主义”(即每个人都应当以国“”视野看待问题)也日渐式微。放眼国际,曾助力全球化水准不断创新高的美国,也在逐渐抛下“全球治安管理员”和贸易领袖的“重担”。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表示:“有一种观点把世界乱象归咎于经济全球化。经济全球化似乎成了很多人眼中的‘潘多拉的盒子’。但是,我们认为,融入世界经济是历史大方向。世界经济的大海,你要还是不要,都在那儿,是回避不了的。”他还提出倡议,想要实现更加包容的全球化,并希望更多的国家能够加入中国的国际贸易倡议“一带一路”之中。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阿里巴巴在几个月之后在西安设立了“丝绸之路总部”。有报道称,该总部将成为阿里巴巴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物流中心。不仅如此,阿里巴巴还将在西安建立三所阿里云大数据应用学院。如果说,旧丝绸之路依靠骆驼和驴,通过出口丝绸才得以繁荣,那么阿里巴巴西安总部将会带来全新的全球化。

全球化是我们无可逃避的,而科学技术发展迅速、日新月异,亦无可逃避。全球化4.0将会如何发展?在未来的几年,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Peter Vanham,世界经济论坛美国媒体负责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视觉资本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彭永康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