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几年里,大学校园里的心理健康问题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学生的心理问题已经在世界各地相继被报道,大学生的心理健康并不乐观。

研究表明,大部分学生经历过严重的抑郁症症状。在英国,名为All Party Parliamentary Group on Students的论坛成立,以供下院议员和他们的幕僚们对高等教育下影响学生的因素进行讨论,这个论坛的成员中有33%曾经在大学期间产生过自杀的想法。

大学的心理健康是个大问题,这不仅仅是影响到学生的学习,还将影响到他们是否能够完成学位。最终,心理问题还将影响到学生未来的职业生涯和他们今后的生活。

大量的研究指出,从高中到大学生活的转变、学业的截止日期、考试和经济困难是产生精神挑战的主要原因。

每年,在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地区中,每十五个人就有一个患有抑郁症

如果焦虑和所有形式的抑郁都包含在内,每十五个人中有将近四个人曾遭受折磨

Image:世界卫生组织

帮助学生

最近英国的一项研究表明,大学生对心理健康问题的认知有限,并且对寻求帮助一事犹豫不决。校方已经注意到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不佳和心理健康素养水平不高。

在英国,大学采取了不同的方法来提高对心理健康紊乱的认识和解决伴随着心理健康问题而出现的羞耻感。

海报、网站和应用软件的出现促使学生们更多地寻求关怀,并且鼓励他们前往校园诊所

学者们的心理健康状况又怎么样呢?

然而,似乎学者们极差的心理健康状态相对来说很少受关注。这很重要,因为研究表明,很多学术人员的压力极大,甚至面临崩溃的危险。和学生一样,学者们的心理状况同样不佳。

近期一项调查问卷显示,43%的学术工作者都有表现出轻微精神障碍的症状。这个水平是一般人群精神障碍患病率的两倍。首要原因在于上升的学术工作量和出版的需求以及外部收入的获得。

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会对学术人员的专业能力和研究体量产生深远的影响,影响行政、教学和研究质量,同时还会对员工之间的沟通和工作关系产生不良影响。当然,心理健康还会影响这些人的个人生活。

无声的耻辱

但是比起学生来说,学术工作者能获取的健康福利支持更少了。大多数的大学会给它们的员工提供职业健康护理或者是通过电话联系员工帮助服务,但是这些服务的信息有限并且常常不易查询。此外,这一类直接接触员工的服务也通常在校园之外提供。

有着这么多的限制,难以查询的服务和伴随心理健康问题而来的羞耻感,不难理解只有6.7%的英国学术人员接受过心理健康辅导。这也导致“大学里沉默的心理健康问题”这种文化现象的出现。

很显然的事,要解决学术界的心理健康问题,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有意义的结构性变化对于解决心理健康问题的潜在因素十分必要,这些变化包括工作安全、工作量和工薪。虽然这些变化并不简单也不能急于一时。不幸的是,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随着教育的高额支出,政府在满足学生和他们的父母对优异成绩的需求上倍感压力,这也进一步加重了学术界的压力。

改变态度

在学术界改善心理健康问题是一项极具潜力的策略,其中应包括对症状识别、自我辅导训练(比如参加体育锻炼)以及救助点的了解等方面。就像对学生们做到的那样,学术界也需要心理健康的各类信息,并且亟需人员协助改变他们对寻求辅导的态度。

一项研究发现,经常参与体育锻炼并且每周达到推荐的150分钟中度或者强度锻炼的学者们有更大的可能性实现较高的健康程度和较低的心理问题。

但是仅仅向学者们灌输体育锻炼的作用是不够的,还需要改变大学的环境从而支持其行为的变化。

为职员提供体育锻炼活动,包括社交步行小组、免费的锻炼器材和大量的基于工作计划的周期性补贴等,也许能起到作用。用体育锻炼来解决人们的心理健康问题的思路与英国运动员心理健康大使项目近似,并且能够更进一步地为人们提供支持。同时,增多的体育运动不仅仅能够帮助学术工作者,校园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够收益。

学术界的心理健康问题对大学的未来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改善心理健康问题,我们将因为职业倦怠问题不断损失学术工作者。这将导致教学和科研水平的下滑,而对于英国的今天来说,这两者是弥足珍贵的。

作者:Paul Gorczynski,英国朴茨茅斯大学体育与运动科学系高级讲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 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胡静璇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