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办公室职员可在部分工作时间内不受办公地点的约束。英国职业基金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30%的办公室职员至少有一部分时间可以在任何地点办公,预计这一比例在未来几年内将升至70%。

这些人便是移动办公者。他们无论是在家里、在公司、在客户的办公室亦或是在公共场所都能够完成工作任务。只要他们有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智能手机以及在理想情况下能够方便地连入互联网那么,便可完成工作。用在本研究中采访过的人的话来说:我的电脑就是我的办公室。

移动办公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都非常灵活,这是其众所周知的优势。这种办公方式使人们(特别是女性)能够将照顾家庭的责任与工作结合起来,使他们能够与工作单位保持联系,跟进职业领域的最新进展,同时也能获得相应酬劳。

移动办公使人们能够在家里或企业所在地的附近进行工作,减少他们在工作日内的通勤时间,从而提升幸福感。这种方式还可以让公司减少房地产的成本,不用提供那么多的办公桌和存储设施,甚至可以关闭整个办公室。在财政紧缩时期这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方案。

但是移动办公也给个人和公司组织带来了巨大的风险。研究表明,一直通过智能手机进行联络会消除工作和工作以外的界限。此外,移动办公者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外部压力,这种压力要求他们在一天或一周内更为高效地工作。例如,当一天结束时,只有远程工作的人才必须提交一份报告甚至可能会接到办公室的电话以查看他们是否确实在工作。

身处压力之下

我们对国有和私有的企业组织以及个体企业家进行了研究,其中也显示了移动办公者经常感受到的内部压力。他们不得不花更长的时间来工作或者工作到更晚,并且使自己一直能够通过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与他人进行联络。通常他们得不到足够的休息,甚至有时候完全不休息。因此,他们中的许多人经常会被形形色色的工作任务所包围。

一些受访者报告了各种可能对其健康和幸福感有所损害的行为。例如,他们把白天的休息时间缩减到极短的时间,有时短至10分钟。因为他们对收到电子邮件的声音非常敏感,并感觉到必须立即进行回复。

而其他人会时常查看他们的电子邮件,不仅是在白天这样做,而且也是晚上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和早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用一个受访者的话来说,他们正在成为电子邮件的奴隶。有些人甚至不把查看和回复与工作有关的电子邮件划为工作领域,所以他们在晚上和周末这样做是很正常的。

事实上,这些受访者已经习惯将闲暇时间与工作混合在一起,他们在晚上看电视这样业余放松的时候也总是会对工作需要予以回应。而还有一些人表示,他们不介意在半夜、周末或休假时登录远程访问服务器来工作,因为他们感到有压力才会不断地(尽管是远程地)工作。

尽管要承认现代日益全球化和数字化的经济需求,这种行为表明移动办公者不仅要在正常工作时间或工作日的范围内努力承担工作,他们还发现,在传统上的非工作时间他们也很难完全离开工作。

所有管理者都应予以关注

与此同时,管理层对于在工作和非工作之间取得一种更好的平衡往往热情不高。毕竟,移动办公所完成的更长时间的工作和更困难的任务通常会提高团队的效率、效能和影响力。我们采访的一位经理报告说,他建议他的团队不要在晚上或周末发送电子邮件,同时也强调他们有责任控制自己的整体工作模式。

总的来说,那些努力从移动办公中获益而没有着手减轻其心理影响和社会影响的机构正在试图从这种模式中分一杯羹。

人们感受到的内部压力大小会受到经理和他的团队引入移动办公并使用其进行沟通的方式影响,而这种影响往往会被低估。然而,个人层面累积的紧张情绪可能不仅会影响到私人生活,而且还会对工作关系和生产力产生长期影响。

移动办公当然有其优势,但是公司必须确保他们考虑到如何引入它并计划好达到平衡的策略,在其中同时考虑到风险和优势,从而确保机构和员工的双赢。

作者:Stefanie Reissner,纽卡斯特大学管理组织研究高级讲师;Michal Izak,罗安普顿大学管理学副教授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徐嘉莹

责编:景嘉伊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