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移民潮流以何种形式出现,人们一直将其视为孕育“新脆弱体系”的主导动力。再加上最近巴黎和圣贝纳迪诺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人们越来越认同“移民有可能威胁到自身国家安全”这一说法。移民通常被认为是导致接受国失业状况恶化的罪魁祸首,它为已经过度紧张的社会服务带来新的负担,并激起群众的不满。在某些极端分子的心里,移民是个大问题,而这种观点在政治辩论中也正逐渐被接受,从唐纳德·特朗普(他对非法移民持零容忍态度)与日俱增的受欢迎程度,我们就看出这一点。

然而,这些观点可能并非正确,我们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以上假设。但必须承认的一点是,在某些情况下,移民潮流确实为接受国带来了挑战,并且有可能造成威胁。一项针对移民潮流态度的调查结果显示,在此话题上,公众意见差异悬殊。但遗憾的是,针对移民潮流的辩论正逐渐向不合理方向发展——这也正标志了一个脆弱,破碎,失落世界的形成。

image

针对移民,我们应得出一个更合理的结论:移民本身以及其流动性并非“新脆弱体系”的形成根源,而是该脆弱体系的产物。三分之一的叙利亚人已经离开了他们的家园,定居欧洲或者还在迁移的途中。这些去世界各地苦寻避难所的人们并非在躲避国内冲突或迫害,而是被脆弱体系赶出家园,比如工作的缺失,幸福与希望的缺失。他们中大多数人被移民走私者遣送出境,这种非法手段的正常化是脆弱世界的又一大病症——由于制度,法律和规范的过时,由于有效政策的空缺,该现状无法得到改变。

移民潮流所波及的范围还将持续扩大。要想习惯”新脆弱体系“,我们就必须习惯移民所带来的流动性。如今世界上每33个人中已有一名国际移民,他们因发展、人口、民主方面的全球差异而迁移。该比例还将随着气候对人类产生的影响不断上升:本世纪预计将有上亿人口因气候变化影响参与到移民的队伍中来。国内移民的数量也已占到约七分之一的比例,他们去往机遇丰厚的城市,并为这些城市带去属于新脆弱体系的挑战。

但同时,他们也带去了希望和机遇。其一,移民和侨民能够帮助解决一些脆弱世界所面临的极端问题,通过海外侨汇和无形资产的传递来稳固脆弱国家及冲突后环境。如叙利亚侨民与来自约旦、黎巴嫩、土耳其的难民及其母国民众都维持着十分紧密的联系。其二,移民促进发展。预计在2015年,海外侨汇将达到4000亿美元,它们通常作用于贫穷国家,并对当地、地区乃至全国经济带来直接好处。这种覆盖全球的海外侨汇规模将进一步扩大。在新一轮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移民,作为关键动力,已经得到了认可。其三,移民潮流能驱动全球化城市的建立,促进多元文化的形成,最终实现全球多元化。以上三点的实现并非没有挑战性,但它们已经让我们惊喜地认识到,一个高度活跃的世界即将到来。

在新的全球背景下,人们拥有更具多元化的背景,他们相互接触,彼此联系,到达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引起了很多人的担忧。然而流动性和脆弱性一样,是一种常态,我们需要接受它,利用它,并从中获益。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Khalid Koser全球社区参与基金的执行董事,临时秘书处成员,以及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移民议程理事会主席。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周森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