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样性

自然资本核算:自然资源对我们的经济价值该如何衡量?

自然资本,即全球的自然资源资产储备,是人类繁荣发展和福祉的根本。 Image: Pexels/Ameruverse Digital Marketing Media

Lei Lei Song
Director, ADB Economic Analysis and Operational Support Division, Economic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mpact Department, Asian Development Bank
分享:
我们的影响力
世界经济论坛为 加速 生物多样性 行动做了什么?
全局信息
探索和追踪解决之道 生物多样性 正在影响经济、产业和全球问题
A hand holding a looking glass by a lake
众源式创新
现在加入 ,用我们的数字众源平台来实现大规模的影响力
实时追踪:

生物多样性

  • 自然资本是指世界范围内有益于人类健康、繁荣和繁衍的自然资产存量;
  • 将自然资本纳入政策有助于保护和恢复自然资源,降低环境退化的风险;
  • 目前,人类对生态系统产品和服务的需求远远超过了大自然的再生和维持能力;
  • 自然资本的损失会伴随巨大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成本。

长期以来,许多决策者以及为其提供建议的经济学家都把自然资源看作是理所当然的。自然资本即可再生和不可再生自然资源的总称,包括矿物、土壤、空气、水和所有生物,而这在大多数经济建模和决策中都是缺失的。

然而,大自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却直接或间接地推动了一个国家的经济产出和整个人类的福祉。更重要的是,大自然是生命的支撑。森林、湿地、河流、湖泊、珊瑚礁和其他生态系统为我们提供了食物、燃料和清洁水等物品。

大自然还能为我们提供文化服务,如娱乐和精神价值,以及无形的、调节性和支持性的服务,如养分循环、授粉、抵御自然灾害和气候调节。

生物遗传多样性具有全球范围内的公益性,它让不同环境下的生命得以有宝贵的未来生存机会。而人类又是自然的一部分,因此自然资本对我们至关重要。

然而,大自然(或者说自然资本)在维持社会健康、安全和繁荣方面的作用往往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往往认为大自然和生态系统是免费的,破坏森林、耗尽水资源或污染土地和空气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由于没有附加成本,我们对大自然的需求一直在成倍增长。

当人类对生态系统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在大自然可持续再生和维持的范围内时,我们可以在经济模型中假设生态系统是一个不变的常数,这未尝不可。然而,200年前的工业革命之后,人类对自然的需求远远超出了自然的再生和维持能力。

当供不应求时,生态系统只能竭力供给,从而导致退化。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人类社会积累了大量的生产资本,如建筑、机械、道路和港口,以及人力资本,但也付出了自然资本退化的巨大代价。

气候变化,或者说全球变暖,显然是其中一个最为紧迫的问题。大气层仿佛是我们污染物的洗涤池,包括二氧化碳排放。此外还有很多生态系统能够吸收和固碳。

然而,在社会经济增长的推动下,我们的碳排放量变得巨大,以至于在过去几十年里,大气中碳的累积导致全球显著变暖。气候变化已经成为自然和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

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人类社会积累了巨大的生产资本财富,如建筑、机械、道路和港口以及人力资本,但也付出了自然资本退化的巨大代价。

全球气温不断上升,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破坏动植物群。亚太地区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然而,无论是热带森林还是珊瑚礁,该地区的许多生态系统已经退化到无法修复的地步,或者即将面临达到临界点的风险。

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首先,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自然资本的状况,更好地衡量和评估自然资本存量及其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对此我们已经有了一些了解,比如森林覆盖率,但还需要做更系统的工作。如果不对自然资本进行一定的测量,就很难将自然资本纳入经济建模和决策。

我们需要改变传统的估值、定价和风险管理方法,以确保能够体现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的真正价值。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做出明智的决策,增加全球自然资本存量以及生态系统产品和服务的供应。

其次,我们应该努力减少需求,增加供给。换句话说,我们需要提高大自然供应商品和服务的能力,从而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必须减少对大自然的索求,尤其要尽早采取行动,确保全球向温室气体净零排放转型。

我们必须更多地为大自然投资,补充自然资本的存量。我们要植树造林,保护沿海海域。让大自然从我们对其的伤害中恢复过来,并帮助它再生。有一些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能够恢复湿地或沿海渔业等生态系统的活力,例如清除废物、清理垃圾和塑料。

再者,我们需要在国际和国内为自然资本筹集资金。为自然进行投资需要花钱。由于自然损失和环境退化降低了贫穷和负债国家的经济产出,这些国家将更难偿还债务、为自然投资,从而导致高额债务、经济表现不佳、无法投资自然以及自然资本进一步退化的恶性循环。我们需要打破这种恶性循环。

要使自然重新进入金融市场,就必须调整不可持续的债务水平。一些国家已将自然资本纳入债务重组。此外,也可以通过金融市场将自然资本货币化,为自然投资筹集资金。在全球范围内,也有一些用国家自主贡献(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作为一部分国际债券发行的早期例子。

长期以来,经济学和决策在很大程度上都忽略了大自然。因而,人类对自然的需求已经远远超过自然能够再生和维持的能力。我们需要采取紧急行动来扭转这一破坏性趋势,所幸,自然资本近年来受到了大量重视。

在此方面,多边开发银行正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2021年,国际主要的多边开发银行都在COP26上承诺进一步将自然纳入其政策、分析、评估、建议、投资和业务中。

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自然资本的状况,衡量自然资本的存量,并重视生态系统的产品和服务。通过共同努力,我们能够推动生态系统的蓬勃发展,确保子孙后代能够生活在一个健康、安全、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的地球上。

本文作者:

Lei Lei Song,亚洲开发银行经济分析与业务支持司司长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亚洲开发银行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编辑:江颂贤

不要错过关于此主题的更新

创建一个免费账户,在您的个性化内容合集中查看我们的最新出版物和分析。

免费注册

许可和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可依照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非衍生品 4.0 国际公共许可协议 , 并根据我们的使用条款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话题:
生物多样性经济增长及社会包容
分享:
World Economic Forum logo
全球议程

每周 议程

每周为您呈现推动全球议程的紧要问题(英文)

立即订阅

你可以随时使用我们电子邮件中的链接取消订阅。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

全球五分之一的迁徙物种正面临灭绝威胁

Simon Torkington

2024年3月20日

关于我们

会议

媒体

合作伙伴和会员

  • 加入我们

语言版本

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

© 2024 世界经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