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员工们正在追求“最大限度的忙碌”;
  • “最大限度的忙碌”描述的是一种有吸引力的、加速的时间体验,但其实很难实现和维持;
  • 这种匆忙的感觉会激发他们的肾上腺素和正能量,使其兴奋起来;
  • 但研究也表明这不利于平衡员工的健康和工作生活。

在去参加一个要求一向严苛的客户的会议的路上,这位顾问发觉自己流产了。但她并没有为此打断自己的日程。相反,她继续在客户的办公室完成了该会议。

这位在伦敦一家精英专业服务公司工作的女士,是我们最近对高学历专业人士的工作生活开展的研究中采访的专业人士之一。

2014年,在我们的研究开始之时,我们的目的是调查那些从事高要求工作的员工如何平衡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但在我们的采访开始不久后,我们意识到我们的关注点需要得到纠正,因为很明显,我们的受访者并没有寻求平衡他们的工作和私人生活。

相反,我们发现这些员工受到一种冲动性的驱使,即在任何时候都要忙起来,这意味着他们也愿意为重要的事宜牺牲自己的家庭生活。

正如我们的一位参与者告诉我们的那样:“你会对截止日期和工作产生上瘾的感觉。这是很难停下来的。”

虽然研究媒体的普遍说法是,如今人们都希望放慢自己的生活脚步,但我们的研究发现却与此说法截然不同。

在我们的受访者中,很少人想要减少自己的工作时间。相反,他们却追求 “最大限度的忙碌”。

对最大限度的忙碌的追求

我们采访了81位在伦敦一些最大的咨询和律师事务所工作的人。这些员工中一半是女性,一半是男性,几乎都至少有一个孩子。我们采访的所有专业员工都面临着时间匮乏的问题——即总是没有足够时间来做自己要做的事。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迫不得已进入一种忙碌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们能感受到对时间的掌控。我们称之为“最大限度的忙碌”——一种有吸引力的、加速的时间体验,但很难实现和维持。

总的来说,我们确定了三种不同的忙碌体验:最大忙碌、过度忙碌和安静时间。最大忙碌是一种令人振奋和感到愉快的时间体验,在这种体验中,员工们感觉自己状态最佳,工作效率最高。这种匆忙的感觉会激发他们的肾上腺素和正能量,使其感到兴奋。当处于这种状态时,他们会觉得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而且他们可以——例如——挽救一家公司,使其免于破产。

这种受到忙碌的吸引可以被理解为一种地位象征或荣誉标志,这种现象在以前的研究中已经有所描述。

但我们发现,这种驱动力远比单纯的社会信号更深入。员工所渴望的那种匆忙的感觉本身就会让人上瘾。一位参与者这样告诉我们:

“我通常喜欢这种高强度工作。我从中得到一种兴奋的感觉,这是我从事我现在的工作的原因。我喜欢这种感觉。”

我们观察到,最佳忙碌状态下的愉悦和积极状态经常失衡,变得过度。在这种情况下,专业员工对时间的掌控感会消失。此时,忙碌状态带来过大压力,甚至有时让人感觉沮丧。

当最佳忙碌状态带来的兴头持续太久,得不到停歇的时候,它就会变得让人难以忍受。与家人的联系往往是第一个牺牲品。一位研究参与者在去出差时,尽管承诺晚上会给家人打电话,但还是整个星期都没来得及打。

我们观察到,在安静时间的情况下也会发生类似现象——例如,当繁忙的工作状态突然被停工,或者被假日所打断时。安静时间会引起厌烦和无意义的感觉。它还会让人感到无聊,甚至消沉。想到自己在工作中可能会因此放慢节奏是一个引起担忧的原因。一个人这样告诉我们:

“当我没有了截止期限的时候,我会感到无聊。我的工作效率大大降低,因为我喜欢靠肾上腺素的激发去工作。”

除了采访忙碌的知识型员工外,我们还采访了他们的一些伴侣,其中一位这样说道:

“我的妻子在这方面做的很不好。如果她半夜醒来上厕所,她就会去查看电子邮件——甚至在凌晨3点也是如此。”

最佳忙碌状态的条件

一方面,工作场所创造的一些条件推动了员工对最佳忙碌状态的追求。我们在工作环境中发现了一些这样的机制,包括不现实的截止期限、绩效指标、时间表和工作文化本身——公司和同行们希望每个人都能通过智能手机随时随地地工作。

我们研究的公司属精英机构,雇用的都是那些大学最好、成绩最高的学生。新入职者希望在压力下生存下来——即便这看起来不太可能——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获得晋升或成为公司合伙人的唯一途径。忙碌的工作文化很快就让他们专心投入工作,并把在不该工作的时间内工作正常化。

另一方面,我们发现个人本身也在为最佳忙碌状态创造条件。一些人用咖啡、药物或锻炼来提高他们的工作能力。其他人甚至把自己隔离在酒店房间里,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工作。

员工们采取的一个常见应对策略就是这样想:“这个阶段是很短暂的,完成后我就能放松了。”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从未领略过这种放松。

过度工作的文化

几十年来,学者们观察到长时间工作、过度工作和时间匮乏的现象持续存在。这些问题在许多专业工作环境中根深蒂固,包括但不限于咨询、审计或律师事务所。

学术界是另一个显著的例子:研究一致表明,研究者的心理健康状况不佳与成就期望值的提高、竞争心绪和的细致化指标有关,这些都让其处于不间断忙碌的状态

我们的研究提供了一种理解这一现象的新方法。追求最佳忙碌状态是一个恶性循环。然而,直到今日,能够揭开我们对时间的日常体验以及它是如何控制我们的研究还很有限。

我们研究的个人——尽管处于一个可以说是极端的语境下——往往意识不到他们经历了什么。也许现在是时候让我们所有人反思一下,我们是如何以及为什么如此沉迷于忙碌的感觉。

本文作者:

Ioana Lupu,副教授,高等经济商学院

Joonas Rokka,营销学教授,里昂商学院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