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些研究表明,当人们高度重视自己的幸福感时,幸福感会降低;
  • 当人们根据自己的快乐或积极程度或他人对自己的评价来评价自己的生活时,他们对负面情绪的反应很差;
  • 一个人对幸福的态度会导致他们以不同的方式应对生活中的消极经历;
  • 两位心理学家写道,重要的是要接受负面情绪是生活的一部分。

有害的积极性”一词最近受到了广泛关注。从“保持积极心态”这样的运动之后我们开始认识到,虽然感到快乐是一件好事,但过分强调积极态度的重要性会适得其反,极具讽刺性的是,这可能会导致更多的不快感。

研究表明,更快乐的人往往更长寿、更健康并享受更成功的生活。而“非常幸福的人”相对于觉得自己只是一般幸福的有更多的这些好处。但是如果以某些特定的方式追求幸福或积极性可能会带来害处。

我们的研究发表在《积极心理学杂志》上,研究对象近500人。我们观察到了一些明显相悖的迹象——追求幸福可能对我们的总体福祉有利也有弊。我们的目标是发现让积极性变得有害的关键因素。

总是期待最好的,感觉更糟

一些研究表明,当人们高度重视自己的幸福感时,会导致幸福感降低,尤其是在他们最希望感到幸福的情况下。

这种期待快乐、然后感到失望或因感觉不够快乐而自责的倾向,与更严重的抑郁症状幸福感不足有关。

正如Randy Glasbergen描绘一个病人向心理咨询师倾诉的漫画中所说的那样:

“我很快乐,很快乐。但是我想非常、非常、非常快乐,所以我感到很糟糕。”

然而,研究人员还观察到,当人们优先考虑能够最大限度地提高未来幸福感的行为时——而不是试图直接提高“当下”的幸福感——他们更有可能感到自己的幸福感水平有所上升。

这可能意味着参与提供成就感或目标感的活动,例如志愿服务或完成艰巨的任务,或构建支持幸福感的日常生活。

这项工作表明,间接追求幸福,而不是将其作为主要关注点,可以将我们对积极性的追求从有害的模式变成有益的模式。

图片来源:Unsplash/Ethan Sykes

珍视幸福感 VS 重视积极性

我们想知道是什么让对幸福的追求适得其反。

为了更好地理解,我们衡量了这两种寻找幸福的方法:重视幸福感与优先考虑积极性。

重视幸福感的人同意诸如“即使我感到幸福,我也关心自己的幸福感”或“如果我不感到幸福,可能是我有问题”之类的说法。

优先考虑积极性的人同意诸如“我安排我的一天以最大化我的快乐”或“我寻找并培养我的积极情绪”之类的陈述。

我们还衡量了人们对他们的负面情绪体验感到不舒服的程度。为此,我们要求对以下陈述做出回应:“当我感到沮丧或焦虑时,我认为自己在生活中失败了”或“当我感到沮丧或焦虑时,我不太喜欢自己”。

期望感到幸福的人(在重视幸福方面得分高),也倾向于将他们的消极情绪状态视为生活失败的标志,并且难以接受这些情绪体验。这种对负面情绪的糟糕体验部分解释了为什么他们的幸福感较低。

另一方面,间接追求幸福的人(在优先考虑积极性方面得分高),并没有以这种方式看待他们的消极情绪状态。他们更能接受低落的情绪,并不认为这是他们生活失败的迹象。

这表明,当人们认为他们需要一直保持高度的积极性或幸福感才能使自己的生活有价值或受到他人的重视时,他们对负面情绪的反应很差。他们与这些感觉作斗争或试图避免它们,而不是将它们视为生活的正常组成部分。

间接追求幸福不会导致同样的反应。感到沮丧或压力与寻找幸福并不矛盾。

图片来源:Courtney Cook/Unsplash

是什么让积极性变成了有害心理?

因此,看来导致积极性变得有害的关键因素不是积极性本身。相反,是一个人对幸福的态度引导他们对生活中的负面经历做出反应。

在生活中经历痛苦、失败、失落或失望是不可避免的。有时我们会感到沮丧、焦虑、恐惧或孤独,这是事实。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应对这些经历。我们是倾向于它们并接受它们的本来面目,还是试图避免和逃避它们?

如果我们的目标是一直保持快乐,那么我们可能会觉得困难影响了我们追求自己的目标。但是,如果我们简单地将积极性放在首位,我们就不会那么在意这些感觉——我们将其视为美好生活和整个旅程的一部分。

与其总是试图迅速扭转不良情绪,我们更愿意带着低落或不舒服的情绪坐下来,并明白这样做从长远来看会让我们快乐。

学会接受这些情绪,而不是处理这些情绪,是我们幸福的关键因素。

我们对不适的反应通常是逃避或减轻伤害。这可能意味着我们采用了无效的情绪调节策略,例如避免或抑制不愉快的感觉。

如果我们这样做了,我们就无法理解不愉快的经历可能会给我们带来的收获。对这些经历做出良好的反应意味着变得“不舒服”——我们需要对我们的不适感到舒服。然后我们就可以愿意去感受我们的感受,并对为什么会有这些感受感到好奇。采取这种回应可以让我们增强理解力,看清楚我们的选择,并做出更好的决定。

正如人们常言:“疼痛不可避免,是否感到痛苦却可以选择。”

本文作者:

Brock Bastian,未来研究员,新南威尔斯大学

Ashley Humphrey,心理学研究员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校对:游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