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研究显示,拥有能够聆听自己的可信赖的听众可以提高认知韧性。
  • 拥有认知韧性意味着该大脑实际运作的速度比其所处的年龄通常达到的速度要好。
  • 认知韧性可以通过脑部刺激活动、体育锻炼与积极的社交活动进行提高。
  • 科学表明,寻找良好听众或者成为良好的听众可以带来一定益处。

研究人员已经发现,人们如果在想要说话时可以找到可靠的听众,这可能会帮助提高他们的认知韧性。

新研究发现,尽管人们的大脑可能老化,甚至出现神经病理学变化(例如阿尔茨海默病),但成年之后的支持性社交互动对于避免认知衰退十分重要。

认知韧性用以衡量大脑功能是否比预期的生理老化程度或大脑疾病带来的相关变化表现得更好,许多神经学家认为• 认知韧性可以通过脑部刺激活动、体育锻炼与积极的社交活动进行提高。

该研究发表在JAMA Network Open

“我们认为认知韧性可以缓冲大脑老化和疾病影响”首席研究员、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神经病学助理教授、神经病学系认知神经病学中心成员Joel Salinas说。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们可以采取行动,以增加自己或自己关心的人减缓认知衰老或预防阿尔茨海默病症状发展的几率,本项研究再次证明了这一点——考虑到我们目前仍然没有治愈这种疾病的方法,这一点变得更加重要了。”

支持性的社交互动可能是减缓认知能力下降的关键。
图片来源:JAMA Network

据预计,有500万美国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病,这是一种进行性疾病,主要影响65岁以上人群的记忆、语言、决策和独立生活的能力。Salinas说,虽然这种疾病通常影响老年人,但这项研究的结果表明,65岁以下的人也会从社会支持中受益。

40多岁和50多岁中拥有听众较少的人的认知年龄比听众较多人大4岁。

“这四年非常宝贵。我们经常在年老时考虑如何保护我们的大脑健康,但是其实几十年前我们便已经失去了很多建立和维持大脑健康的习惯的机会”Salinas说,“但是今天,现在,你可以问问自己,是否真的有人可以以支持的姿态倾听你的想法,并问问你的亲人一样的问题。采取这个简单的行动是第一步,可能会帮助你最终获得长期的更好的大脑健康水平和最佳生活质量。”

Salinas还建议医生将这个问题添加到患者访谈的社会历史部分:询问患者是否有机会在他们需要交谈时找到可以信赖的人倾听他们的意见。“孤独是抑郁症的众多症状之一,对患者的健康也有其他影响,”Salinas说,“这些关于一个人的社会关系和孤独感的问题可以告诉你很多有关患者更广泛的社会环境、他们未来的健康状况以及他们在诊所之外的真实情况。”

研究人员使用了美国历史最悠久、监测最严密的社区队列之一——弗雷明汉心脏研究(FHS)——作为他们研究的2,171名参与者的来源,平均年龄为63岁。FHS参与者会就支持性社交可用性(包括倾听、良好的建议、爱和感情、与亲近的人充分接触以及情感支持)进行自我汇报。

使用MRI扫描和神经心理学评估作为FHS的一部分,研究参与者的认知弹性被测量为总脑容量对整体认知的相对影响。较低的脑容量往往意味着较低的认知功能,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观察了个体形式的社会支持对脑容量与认知能力之间关系的影响。

相对于他们的总脑容量,拥有一种特定形式社会支持的人的认知功能更高。这种社会支持的关键形式是倾听者是否存在,它与更大的认知韧性高度相关。

研究人员指出,对个体社会互动的进一步研究可能会促进人们理解将心理社会因素与大脑健康联系起来的生物学机制。

“虽然我们对倾听者的可用性等心理社会因素和大脑健康之间的特定生物学连接仍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但这项研究提供了一些具体的生物学原因的线索,解释了为什么我们都应该寻找并成为更好的倾听者。”Salinas表示。

本文作者: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Futurity联合发布,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