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根据爱德曼信任度晴雨表,尽管员工仍然担心失业,但每5名员工中就有1名已经离职或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辞职。
  • 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员工变得更加“以信念为导向”,每10人中就有6人在更换工作时寻求他们自己和雇主的企业价值观之间的更好契合。
  • 企业中的权力平衡已经倾向员工侧,员工的行动主义现在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你是为了生活而工作还是为了工作而生活?无论你现在的答案是什么——两年前是这样吗?

疫情的影响给许多人的生活带来了一个拐点。随着人们普遍从办公室办公转向家庭办公,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活之间的界限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模糊。这使许多人重新考虑他们的工作问题。

正是因此,“信念驱动型”的员工开始增多,他们不仅仅追求工资和福利,还有社会影响和个人价值。

这是爱德曼信任度晴雨表特别报告的主要发现,该报告考虑了疫情对全球七个国家市场的员工积极性的影响:巴西、中国、德国、印度、日本、英国和美国。

离职的人希望寻找到共同的价值观和更贴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而非高薪。
图片来源:爱德曼

换工作的人希望寻求他们自己和雇主的价值观之间的更好契合

尽管对失业的焦虑仍然高达78%,但五分之一的受访工人已经从他们之前的工作离职,或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离职。

对一些人来说,这只是意味着开始从事一个新角色,而其他人则旨在创立自己的生意或退休。

那些换工作的人更多的是受他们的信念和价值观的驱使,而不是考虑诸如薪酬、福利或职业发展等因素。

每10个受访者中就有6个希望自己的价值观、信念和行为与企业的更加契合,他们中有人希望更被重视,有人希望在一家更具社会参与性或包容性的公司工作。

一半的人换工作的关键动机是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包括更好地平衡工作和生活,回避让人筋疲力尽的工作,不想回办公室办公等。

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辞职是为了高薪或更好的职业发展,这些考量从而成为最不可能使人离职的原因。

在大多数国家和人口统计数据中,大部分人现在都根据信念选择工作。
图片来源:爱德曼

信念驱动的员工

选择新雇主——或仍跟随现有雇主——这类似于消费者买东西并保持对一个品牌的忠诚度,他们做出这种行为是基于信任和一致的价值观

这包括员工拒绝为在社会问题上持不同立场的公司或他们认为不道德的行业工作,而转到与他们自己的价值观更相近的公司。

这种趋势在爱德曼调查的七个市场中是一致的,在印度和中国以及年轻和中年工人中尤为强烈。

求职者越来越希望他们未来的雇主追求更大的目标。如果看到一家公司的社会承诺和其他宣称的价值观只停留在口头上,很可能求职者就会放弃选择这位雇主

除了信念和价值观之外,员工们还非常强调个人赋权,例如为企业投入资源的能力。这反映了权力向员工侧的决定性倾斜,60%的人说他们组织中的员工现在比疫情之前拥有更多权力来引发变革。

超过四分之三的人表示,他们会采取行动,让组织做出改变。对大多数员工来说,这是在公司内部的行动,但也有40%的人准备在公司之外,通过罢工、在社交媒体上宣传或举报来实现他们的目标。

工作场所的行动主义成为常态。
图片来源:爱德曼

充分发挥信念驱动型员工的价值

虽然雇主需要准备好应对这种新的权力平衡状况,但留住信念驱动的员工是值得的。爱德曼报告发现,这种员工非常忠诚,会在组织里待很多年,他们还向潜在的新雇员推荐该组织。

此外,马耳他大学2021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员工自身的积极性和公司的积极性——包括采取对社会负责的行动——之间存在着高度显著的关系,这间接影响了员工的工作表现。

幸福的、有成就感的员工会使组织富有成效

世界经济论坛的为工作未来做准备等倡议旨在帮助雇主最大程度地利用在后疫情时代出现的这些趋势,具体举措为鼓励员工再培训和提高技能,明智地重新部署人力资本和对社会负责的行动。

通过拉近雇主和雇员之间的距离,为了工作而生活和为了生活而工作之间的鸿沟可能会在未来更容易被弥合。

本文作者:

Andrea Willige,高级撰稿人,Formative Content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