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些专家说,核电可能是减少排放和遏制气候变化的关键。
  • 但是,这种能源在世界大部分地区都是不受欢迎的。

在我三岁的时候,我们位于郊区的分层式住宅以东30公里处的一个核电站反应堆,发生了部分熔毁

像附近的大多数人一样,当我的父母听说三里岛发生的事故时,他们考虑要将家当装上旅行车,逃离这里。但像附近的大多数人一样,他们最终没有这样做。

在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发生几年后,哥伦比亚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其释放的放射性气体与当地癌症发病率上升之间的并没有明确联系。然而,彼时彼刻,美国公众已经没有心情去听这些关于原子分裂相对安全性的报告了。

一个奇怪的巧合是,就在三里岛事故发生的前几天,一部关于核电危机的好莱坞大片上映了。电影讲述一名女记者和她的摄影师无意中发现了一间核电厂接近“核心熔毁”的紧急意外,打算将她们发现的安全问题公诸于世,却遭到意欲掩盖真相的厂方的诸多威胁甚至是杀害。由于恰当的上映时机,这部影片受到诸多欢迎,但它也只是类似主题,提出类似警醒的娱乐产品线的一部分。日本福岛核事故等事件所产生的头条新闻,只是进一步强化了反核的公众舆论。

但是,如果核电这个引起诸多集体焦虑的源头,也是我们避免气候灾难的最佳赌注之一呢?

世界如何看待核能

在三里岛核电站于2019年关闭时,人们注意到这样一个充满讽刺的现象,它几乎提供了宾夕法尼亚州所有的无碳能源,但它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活动家上街呼吁气候行动的同一天。据联合国召集的科学家和经济学家称,有一项行动可以帮助防止毁灭性程度的全球变暖:增加我们从核能中获得的电力比例,甚至是在2050年前增加五倍

世界上大部分国家仍然不相信这一说辞。当日本最近重新启动一个旨在帮助该国减少碳排放的核反应堆时,也收到了诸多警报反对。加利福尼亚州正在关闭该州最后一座核电站(在三里岛事件后,这一设施成为了反核活动人士的主要目标),尽管目前还不清楚加州的碳排放量是否会随之激增。

核电支持者指出核电相对于其他电力来源的安全性,而邻避(NIMBY,not in my backyard)的态度也阻碍了核电的发展——尽管不是在所有地方都是如此。一位美国记者调侃道:"在中国很难找到一块远离人群的地方"。中国最近将其核电能力提高了一倍,并且有可能至少在2025年前保持这一速度

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原子辐射科学起源于19世纪末,而对利用核裂变的兴趣在20世纪达到顶峰。军方珍视核能,认为它可以为潜艇提供动力,使船只在海上能够长期航行而无需加油。

第一座核电站于1954年在苏联与电网相连,英国美国的核电站也很快跟进。人类在之后又建造了数百座核电站,而批评者们也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核安全、侵犯人权、核武器扩散,以及可能在数千年内仍存在致命性的核废物。

德国已经决定这一系列衍生风险都是不值得的,并且正在逐步淘汰核电——即使德国的目标是在2045年实现净零碳排放。

下一代的核反应堆可以提高安全性和效率。"小型模块化反应堆 "单独可能会产生较少的能量,但可以根据需要灵活扩大规模,还附加了其他安全功能

比尔-盖茨创立的一家公司已经开发了一种 名为"Natrium"的核反应堆技术,该技术将热量储存在熔盐中,其被设计为能与可再生能源进行很好的协同工作。它最近宣布了在怀俄明州开展试点项目的计划。

大约440个反应堆(目前世界上可运行的反应堆的数量,在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相对稳定)目前供应着世界上大约10%的电力。然而,还有几十座核反应堆正在建设中。

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核能有望成为定于10月开始的联合国气候变化缔约方大会(COP26)上引发热烈辩论的一个议题。同时,关于三里岛事故影响的新研究也被不断公布出来。

本文作者:

John Letzing,数字编辑, 世界经济论坛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