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全球老龄化人口将从今天的7%上涨到20%。
  • 这种增长将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变革之一,将迫使整个现行系统发生变化,对家庭产生影响,而我们也需要新的解决方案。
  • 尽管老年经济是经济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有关老龄化的态度以及陈旧观念仍然持续存在,而满足其需求的市场创新却严重滞后。
  • 决策者、社会组织、学术界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合作对于创建整体解决方案至关重要,这些解决方案可提升老年人的安全、自主、福祉和尊严。

许多社会对老龄化的观念已经过时。老年人通常被描述为“虚弱”的,是要解决的“挑战”,他们受到歧视,尤其是在工作场所——在这里经验和知识本应得到重视。

当我们庆祝儿童的出生和成长乃至成年时,我们没有尊重那些有智慧有故事并能够将其传给年轻一代的人。营销公司倾向于关注千禧一代和Z世代,但最大的群体婴儿潮一代却被人们渐渐遗忘了

根据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预计美国的婴儿潮一代在未来五年中将拥有70%的可支配收入,但只有不到10%的广告投放是针对他们的。随着他们开始退休以及接下来几十年中的类似趋势,退休服务领域中仍存在着尚未开发的机会。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关于衰老的陈旧观念并改变围绕老年人的话题,积极地转变我们的社会,让每个人都可以带在慢慢衰老的过程中保持生活的目标感。

联合国

变老的挑战

到2050年,全球65岁以上的成年人数量将翻一番,达到16亿,其中发展中国家的增幅最大,这个数字十分惊人。这种增长将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变革之一,将影响现有的医疗保健、政府和社会系统——而上述这些系统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能满足人口老龄化的需求。

但是,我们可以开始对我们的支持系统(由科学技术提供支撑和扩展性)进行投资,其中包括政府、社会、学术界和私营部门的协作响应。

投资于创新解决方案的先决条件是承认老年人的需求,并确定照料他们所面临的挑战。这些问题将为我们的解决方案议程提供所需信息。

安居老龄化

安居老龄化,是指老年人渴望在自己所选择的住所中独立生活,并参与社区活动。有意义的社会交往和福祉是适当老龄化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实现跨代际生活,而不是根据年龄将人们隔离到不同的社区之中(例如退休社区)可以为老年人提供陪伴和生活目标。

独立出行

停止驾驶会加剧抑郁症状以及其他各种健康后果。因此,满足老年人的出行需求对于最大程度地减少他们的健康和福祉不利影响至关重要。

健康挑战

老年人面临的健康挑战降低了延长寿命的潜在机会。不幸的是,老年人受慢性疾病的影响更大,美国80%的老年人患有至少一种慢性疾病,而70%的老年人患有至少两种慢性疾病,其中,心脏病、中风、癌症和糖尿病最为常见。

全球约有4750万人患有痴呆症,预计这一数字到2050年将增加近三倍。

社会参与

社会包容性或通过社交网络(无论是通过就业、志愿服务、育儿、学习还是教学)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对老年人的死亡率、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产生积极影响。实际上,根据估计,由于社会孤立和孤独所造成的影响,美国医疗保险每年损失67亿美元。

财务健康和技能重塑

大量中低收入老年人遇到财务挑战,他们需要延缓自己的退休计划。随着寿命的延长,即使那些有能力退休的人,也希望在劳动力市场中待更长的时间。但是,他们可能会面临年龄歧视,尽管事实上,一个包含指导和反向指导的跨代际劳动力可以激发创新并让组织走向成功。

能力的多样性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老年人是异质的个体,具有不同的身体状况、感觉、认知和感觉能力。与普遍看法相反,年龄与健康状况之间并不总是存在明确的相关性。

实际上,从51-54岁、55-59岁,一直到85岁以上的年龄段,相当大比例的美国人都处于健康状态。老年人的教育水平和技术经验也有所不同。

老龄化残障人士

尽管老年人的残疾可能是由于与年龄有关的感知、活动能力和认知功能下降而引起的,但老龄人个体也可能由于先前存在的障碍而经历残疾。除了为不同能力的老年人提供支持外,为长期经受残疾的老年人提供支持也很重要。例如,一个天生的视障人士需要依靠听觉提示与系统交互,而他们可能会经历与年龄相关的听力下降,并且可能不再只能依靠听觉信息。

缺乏专业护理人员

在全球范围内,卫生和社会护理系统正在努力满足老年人的需求。例如,最近在英国进行的一项历时研究表明,在日常活动中需要帮助的老年人中,有50%得不到任何支持。我们迫切需要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社会护理体系,有足够多的护理人员来服务全球多个国家(包括德国印度日本美国)的老龄化人口。

家庭照顾者的负担

老年人口的增长,加上对适当老龄化渴望,以及专业护理人员的短缺,要求家人和朋友填补这一空缺。

在美国,五分之一的成年人是看护人。整个护理过程中的协调护理工作对妇女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响,包括平衡医疗保健决策、护理计划的依从性,以及药物治疗等。与所爱之人的日常护理相关的一般任务是压力巨大而代价昂贵的。

结果,由于家庭照料者从女儿、儿子或配偶的角色转到照料者的角色,他们遭受了认知超负荷、时间失衡,尤其是失去亲密关系的痛苦。实际上,家庭护理人员的抑郁症患病率要高得多。我们的研究还表明,仅在美国,家庭照料就造成了1.2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包括无偿劳动、低生产率、工资损失和医疗费用增加,总计达近1000亿美元(部分原因是护理人员抑郁症的高发)。

涉及多个利益相关方的老龄化

满足人口老龄化的需求是一个很大的机会,但却是零散的。这不仅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更广阔生态系统的发展空间,在这个生态系统中,来自多个利益相关方的品牌、信任和可靠性,对于扩大创新而言至关重要。

为了将所需的整体服务真正推向市场,设备制造商、开发商、养老院和保险公司等企业,民间社会、政策制定者和学术界应共同开发包括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在内的统一平台。更重要的是,老年人必须成为这一变化的核心,解决方案中应包括他们的价值观和观点。

技术趋势和相关预测

技术具有改善个人生活,促进护理和改善服务交付的潜力。与普遍看法相反,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正在拥抱数字技术——其可感知的好处和易用性推动着他们对于技术的采用。

正在探索满足老年人需求的特定技术领域包括:

远程医疗用于通讯和娱乐的平板电脑“智能”平台集成电子病历(EMR)、电子健康档案、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可穿戴设备语音、触摸、动作和其他辅助技术物联网设备和传感器安全技术(监视和警报设备)感官辅助工具(例如助听器)零工经济服务(例如送餐)自动驾驶汽车机器人

微软是在这一领域进行投资的企业之一。例如,微软医疗云通过提供个性化护理,将数据转换为患者见解,实现虚拟护理和护理团队协作,通过将物联网设备和数据分析相结合来优化治疗,以及促进数据互操作性,来帮助实现健康数据的大规模管理。

微软Azure Kinect以及Teams正用于家庭中的康复治疗,帮助患者和治疗师相互交流。

这些举措在某些方面回应了老龄化所带来的挑战,但是不同部门之间所存在的机遇要广泛得多,这就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方法来实现规模性的成功。

衰老对经济的影响将会是巨大的,但对个人及其家庭,以及医疗系统本身的负担将会更大。现在有机会帮助人们和企业在这方面取得更大成就。

美国的退休产业总值可能达到千亿美元,今天的退休产业规模已经很大,并将在未来十年内持续增长。到2050年,预计还会有98个国家的65岁以上人口比例超过美国。这不仅是一个有望实现盈利的市场,而且对这一市场的投资对于全球范围内老年社区的可持续发展和尊严至关重要。

本文作者:

Arathi Sethumadhavan,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项目研究员,世界经济论坛

Megan Saunders,互联关怀副总裁,微软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