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以“小国优先”的模式(例如新西兰)实施区域贸易政策
  • 鉴于与欧盟达成协议的复杂性,北京转而专注于与非欧盟欧洲经济体进行自由贸易谈判
  • 非洲的贸易政策领导人应密切关注中国与毛里求斯的自由贸易协定。

2021年标志着非洲两个重要贸易政策发展的开始。 首先,《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定》(AfCFTA)已由55个非洲联盟成员国中的54个成员国签署,迄今已获得31个国家批准。 该协议估计将联合起一个3万亿美元的市场,并有望在未来几十年内促进非洲内部贸易。 其次,元旦标志着中非双边关系所迈出的重要一步——《中非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的签署,这是中国与非洲国家之间的第一个自由贸易协定。

塞内加尔将在9月主办中非合作论坛(FOCAC),届时,非洲国家领导人和中国领导人将会迎来三年一度的会晤。 由于中国不仅是非洲最大的对外贸易伙伴,而且中国也在通过“小国优先”模式在其他地方实施区域贸易政策——因此,当下对于中非关系背景下的中毛自由贸易协定的反思,显得非常及时。

新西兰是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首个经合组织国家

这种“小国优先”模式的早期例子是2008年中国与新西兰之间分水岭式的自由贸易协定。这标志着中国与西方经济体之间的首个此类协议。

中新自由贸易区于2019年进行了升级,经常被新西兰外交界吹捧为新西兰与北京达成的四个“第一”之一。另外三个“第一”分别是:第一个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第一个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指导方针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以及第一个与北京开始自由贸易谈判的发达国家。

对于中国而言,新西兰是理想的贸易试验场。新西兰是一个小规模的高收入经济体,经济部门数量可控,与北京的外交和经济关系良好,在自由贸易政策方面拥有丰富经验。新西兰在1983年与澳大利亚达成了第一个重要的自由贸易协定。此外,谈判开始时,北京也注意到了新西兰的独立外交政策。就核政策而言,在1980年代,新西兰退出了1951年与澳大利亚和美国达成的ANZUS条约(译者注:ANZUS太平洋安全保障条约或称澳纽美安全条约,是一个美国和澳大利亚,以及澳大利亚单独和新西兰联合处理太平洋地区防卫事务的安全条约),并自此与华盛顿保持了一定距离的安全关系。

此后,中国在2015年与澳大利亚和韩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与此同时,到2020年11月,《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RCEP)巩固了北京作为亚太自由贸易政策推动者的地位。包括中国,东盟国家,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和韩国在内的15个经济体均已完成协议签订。

在人们日益担忧中国粮食短缺的情况下,中新自由贸易区于2021年1月再次更新。新协议包括取消或完全削减了新西兰对华许多出口商品(包括乳制品,木材,和海鲜)的关税。

非欧盟成员是中国早期贸易政策重点

同样,小国外交对中国在欧洲的自由贸易政策至关重要。与新西兰相比,欧洲是中国所需技术的主要来源。自1990年代初欧盟成立以来,与该组织的自由贸易一直是北京的理想目标,但很难实现。北京政府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欧盟拒绝承认中国为世界贸易组织下的市场经济体,中国政府认为这样的论断不公平的,且更多出自于政治动机。

鉴于与欧盟达成协议的复杂性与不可达性,北京选择集中精力于与非欧盟欧洲经济体的自由贸易谈判。但是,中国对与四个欧洲自由贸易组织(EFTA)的成员(即冰岛,列支敦士登,挪威和瑞士)集体谈论自由贸易感到犹豫,于2006年仅与冰岛开始讨论

在2008-2009年由于冰岛银行业危机造成的延误后,中冰岛自贸协议于2013年完成。尽管冰岛经济规模不大,但该协议具有政治意义。冰岛虽然是北约成员国,但仍保持相对独立的外交政策,在与更大的经济体就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

冰岛协议以及随后于2013年与瑞士签署的协议突显了中国的决心——尽管欧盟表现出矛盾性,但中国仍将在欧洲经济中扮演更重要的经济角色。尽管与欧盟的自由贸易协定仍然遥遥无期,但北京最近仍在其欧洲经济外交方面迈出了巨大的一步。于2013年开始谈判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最终于2020年12月达成,这标志着着北京的金融和政治成就。

非洲贸易政策领导人应密切关注中国与毛里求斯的自由贸易协定

中国的“小国优先”贸​​易外交始于新西兰,随后是冰岛,现已到达毛里求斯——这似乎反映出其对于区域贸易政策“侧门”和小规模试验方法的偏爱 。这样的实施方式,让中国获得了解区域规则的经验,并逐步在特定区域建立其作为有效贸易伙伴的品牌。

但是,与冰岛和新西兰不同,毛里求斯已经为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企业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中毛关系对于非洲其他地区而言更为重要。自由贸易协定同意促进“在毛里求斯境内发展人民币清算和结算设施”,并同意“分享金融科技方面的专门知识,以促进金融服务的创新”。随着中国数字货币计划的发展,可能让毛里求斯在这一领域处于非洲领先地位。

随着2021年中非合作论坛(FOCAC)的到来,这些前沿的双边贸易政策案例研究为了解中国更广泛的双边和区域贸易政策的规范与实践提供了有价值的视角。反过来,了解这些模式和相关问题,可能会对非洲大陆日益雄心勃勃的区域和全球贸易议程有所帮助。

本文作者:

Lauren Johnston,研究员,SOAS中国研究院

Marc Lanteigne,政治学副教授,挪威北极大学(特罗姆瑟)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