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器人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我们的生活和家庭之中。
  • 很多人仅仅把机器人看作他们的众多财产之一,但有些人却发现自己对它们动了真感情。
  • 神经科学家Tony Prescott从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思想、众多科幻电影,以及美国的军队活动中汲取灵感,探索人类和机器人能否成为“朋友”。

在2012年的电影《机器人与弗兰克》中,主人公弗兰克是一名“前窃贼”,步入老年的他开始有了轻微的老年痴呆症状。他的儿子既担心又内疚,给他买了一个“家庭机器人”,可以陪他说话,帮他做各种家务,提醒他按时吃药。这种机器人正是现实生活中科学家们接近于打造的类型。

一开始,弗兰克无法接受和这个冷冰冰的机器人一同生活,但他逐渐发现眼前这个机器人不仅是一个实用的家庭管家,还是一个很好的社交伙伴。电影结尾呈现了人与机器之间深厚的情感联系,在他俩遇到危机时,弗兰克甚至挺身而出保护机器人。

随着电影情节的展开,“机器人”和弗兰克结下了友谊。
图片来源:Samuel Goldwyn Films/Alamy

当然,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它启发我们进一步探索人类与机器人之间可能建立起的关系。我最近的一项研究详细探讨了这个话题,不停留于讨论性爱机器人和机器人恋爱,而是审视了一种最深刻和最有意义的情感:友谊。

研究过程中,我和同事发现了一些潜在的风险,比如人们或许会放弃人类朋友而选择机器人朋友。但我们同样也认识到,机器人的陪伴可以极大地丰富和改善人们的生活,从而产生媲美人与人之间感情的友谊。

友谊的哲学

机器人技术哲学家John Danaher为友谊设定了一个很高的标准。他以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所描述的“真正”的友谊为出发点,认为理想的友谊是以彼此的善意、相互的欣赏和共同的价值观为前提的。这样看来,友谊是平等的伙伴关系。

Danaher自己也承认,制造符合亚里士多德标准的机器人挑战巨大,现有技术还远远无法实现。目前来说较为接近该标准的是一种类人聊天机器人,比如汉森机器人公司开发的索菲亚。但它们的行为基于的是提前设计好的回应内容,还不能实现完全自由的对话。其实只要你反复测试一下Alexa或Siri这类应用程序就会知道,我们离真正智能的语音助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

亚里士多德还谈到了其他“不完美”的友谊,例如“功利主义”和“享乐主义”友谊。他认为这些关系比不上真正的友谊,因为它们通常意味着双方情感的不对等和利益的不均衡。这类友谊的门槛相对较低,像性爱机器人、机器人宠物等显然已经和人类建立了这种关系。

人造的朋友

对有些人来说,他们与人、宠物、财产等世界上的万千事物建立联系,与机器人之间的关联只是其中的一种。心理学家甚至观察了人们如何对待电脑和电视这样的媒体产品,探究他们对这类事物有什么本能的和社交上的反应。比起更多只是作为工具的电脑,你或许会觉得上面提到的类人机器人更有人情味吧。

尽管如此,在“机器人伦理”这个领域中,关于人类是否能够(或者说应该)与机器人发展友谊,人们还远远没有达成一致。英国的一个知名研究团队制定了一套“机器人伦理准则”,他们认为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伙伴关系”是一种矛盾的说法,且把机器人推销成具有社交能力的产品是不诚实的,面对这样的说辞我们应该保持谨慎,甚至加以警觉。在这群研究者看来,机器人最多只能模拟人类的情绪,与其把感情浪费在它们身上,不如建立更有价值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但人们已经开始和真空吸尘器、草坪修剪机这类基础的机器人建立联系了。它们的价格也很便宜,甚至还没有一台洗碗机贵。相当多的人给他们家这种基础的机器人取了宠物名,有些人甚至还带着自己的扫地机器人度假,而这些是他们绝不会对洗碗机做的事情。

有关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情感联系,我们还找到了其他证据。比如,日本用庄严的神道祈福仪式为“去世”的索尼爱宝机器狗送行;一队美军向“光荣牺牲”的排爆机器人“Boomer”鸣放21响礼炮,并为它颁发奖章。

一个与“Boomer”类似的军用排爆机器人。
图片来源:US Marine Corps photo by Lance Cpl. Bobby J. Segovia/Wikimedia Commons

这些故事以及现有的心理学证据清晰地表明,即使我们知道机器人是人造的,所有的程序是提前编好的,我们还是可以与这种与人类迥异的事物发展情感联系。但是,这样的联系能否媲美人与人之间的友谊呢?

真正的友谊是什么?

我和一位同事最近阅读了大量有关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文献,企图探究有关人类友情的概念能否适用于人与机器之间的联系,如果可以,又该怎样应用到这种关系之中。证据表明,许多令人艳羡的人类友谊事实上并不符合亚里士多德的理想标准。

我们考察了非常广泛的人际关系,从亲戚、情人、父母、看护、服务人员到狂热的粉丝(但很不幸他们对明星的感情是单向的)。这些关系很少是完全平等的,更关键的是,它们都注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这一切说明,所谓的亚里士多德式情感联结,是一种即使是人与人之间也达不到的关系,而我们竟在给机器人设下这样的标准。我们还观察到,即使有些形式的社会联系与亚里士多德描绘的理想友谊相去甚远,但却同样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社会交往本身就是一种回报。作为具有社会生活的哺乳动物,人类对于缔结社会关系有着强烈的需求。与机器人建立联系似乎能够满足我们这种内心深处的渴望,比如它们可以给我们带来身体上的舒适、情感上的支持,以及愉悦的交流体验,虽然这些目前都是由其他人类为我们提供的。

本文还讨论了一些潜在的风险。在很多情况下,人与机器人的互动有可能最终取代人与人的互动,或者人们没法选择和他们互动的对象(比如护理环境决定有些活动必须依靠机器人)。在这些情况下,与机器人建立联系显得尤为有风险。

这些都是值得考虑的问题,但它们仅仅是可能,并非必然。事实上,我们在文献综述的过程中也找到了反面的证据:机器人可以辅助我们的社交活动、在群体中充当破冰的角色,还能帮助我们提高社交能力、增强自尊。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中的许多人很可能也会经历和弗兰克一样的心路历程:一开始对机器人不屑一顾,后来逐渐接受,慢慢意识到他们是绝佳的生活伴侣。我们的研究表明,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了,虽然亚里士多德本人可能不会表示支持。

本文作者:

Tony Prescott,认知神经科学教授,谢菲尔德大学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