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尽管人类在最近几十年得到了繁荣发展,但是这让自然世界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 2月2日发布的《生物多样性经济:达斯古普塔评论》(The Economics of Biodiversity: The Dasgupta Review)强调了人与自然目前不可持续的互动关系,以及采取行动的紧迫性。
  • 遏制自然损失并扭转生物多样性的丧失需要我们所有人共同采取行动。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对社会的各个方面都造成了灾难性影响,几乎没有任何经济体得以幸免。这导致了自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其背后的原因是人们在看似繁荣的经济中采取了过多冒险举措;为了扩展业务并获得更多的短期收益而划拨过多资源,以及设立过于宽松和无效的政策、监管机制和机构。数百万人失去了工作,住房和生计,大量财富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在这场危机的灰烬中,全球金融迎来了新的曙光,对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进行更严格的审查和监督已成为常态。各国政府更具战略性地放松了财政政策,以刺激和支持经济但不损害社会。国际机构得以成立,例如由20国集团(G20)成立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SB),以监控全球金融体系并提出建议,从而避免全球经济崩溃的重演。

人们在金融界所作出的回应和所得到的教训应该成为我们面对自然世界当前困境的鲜明警告。几十年来,人们大量消耗自然资本,无法可持续地管理我们的全球资产组合(即生产、人力和自然资本的混合)。据估计,自1990年代初以来,全球人均生产资本翻了一番,人均人力资本在全球范围内增长了约13%,而人均自然资本存量却下降了近40%。

图片来源:The Dasgupta Review/HM Treasury

试想一下,如果资产负债表中40%被抹去、各国的GDP急剧下滑,全球金融市场将如何反应?他们将毫不犹疑地采取明确的集体行动,以避免对人类生存的根本造成灾难性的影响。这正是我们面对大自然时所处的境遇,然而我们所需的紧急行动却明显缺席了。在没有采用普遍监管机制的情况下以这样的方式利用我们的自然资本,我们正承受着巨大的风险。尽管这些资产是支撑着我们生活各个方面的基础,但我们仍未对这些资产进行投资。

我们的健康、生计和经济依赖自然。正如《自然风险上升》(Nature Risk Rising)报告所发现的那样,全球一半以上的GDP高度或中等程度地依赖于自然。我们正在接近不可逆转的临界点,如果不立即采取行动,我们将会付出高昂的代价。新冠肺炎大流行使我们与大自然的失调关系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并表明,我们对于大自然及其相关的生物多样性的无视将会给我们自身带来危险,这是十分令人绝望的。尽管近几十年来人类一直在蓬勃发展,但这让自然界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过度捕捞猖獗、森林砍伐不减,生物多样性的灭绝速度比人类历史上任何时候高1,000倍。

像海洋这样的全球性系统曾被认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并且能够承受人类对它所做的任何事情,可如今,我们却看到海洋陷入了危困之中。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研究估计,全球海洋价值24万亿美元,每年来自沿海和海洋环境中的商品和服务总计约2.5万亿美元,使海洋成为GDP排名世界第七的经济体。这是地球上主要的储蓄帐户之一,然而我们却只从中提取款项——继续这样做只能最终导致破产。我们根本无法承受这种情况的发生,世界经济论坛的“海洋行动之友”平台正在推动急需的变革。现在是对这个以及其他全球公共领域进行大量再投资和保护的时候了。投资自然,时不我待。

2月2日发布的《生物多样性经济:达斯古普塔评论》(The Economics of Biodiversity: The Dasgupta Review)强调了人与自然目前不可持续的互动关系,以及采取行动的紧迫性。这让人们清楚地看到了人与自然之间是多么难以为继。该评论表明,根深蒂固的结构性失败,包括短期主义,导致我们作为一个集体无法与自然可持续地进行互动,以至于我们的需求远远超出了其向我们提供我们所依赖的商品和服务的能力。然而,我们继续补贴破坏自然的活动,恶化并加剧自然损失。据估计,每年的这种补贴约有4-6万亿美元,并且人们没有充分发挥迫切需要的治理和监管机制的全部力量来减缓这一步伐。

《达斯古普塔评论》清楚地表明,吸取曾经的经验教训是很重要的,但现在不是沉思于此的时候。我们必须向前看,该评论概述了要改变这种状况所需的步骤。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发挥作用。

遏制自然损失并扭转生物多样性的丧失需要我们所有人共同采取行动。改变成功的衡量标准,在全球、国家、地方和企业层面将自然的价值纳入指标之中,并对存量而不是流量进行衡量,这将帮助确定我们是否真正在可持续地提高社会福祉。在我们的全球金融系统中,对于依存关系、影响以及自然相关风险的衡量和管理必须成为常态,而不是例外。真正理解我们的消费和生产方式的生态影响和后果将鼓励人们改变自身行为,例如选择更可持续的饮食以及减少浪费等。

图片来源:The Dasgupta Review/HM Treasury

我们需要每个人都感觉自己能够做出明智的决策,并对代表我们做出破坏自然和可持续性的决策的人员进行问责。对供应链和金融投资的生态影响提出关键的问题并对透明性作出要求。《达斯古普塔评论》的目的之一就是:为讨论这些问题和需求变化提供相应的知识和语言工具。但是我们不应该只满足于我们这一两代人,还应在孩子的课程中加入自然环境相关内容。从明年开始,英国的学校将引入一项关于自然历史学的新资质,这是一个很有前景的做法,其他国家也应效仿。

我们每个人都是大自然的管家,有责任投资和保护这个我们所有人赖以生存的最宝贵资产。目前,政府领导人有一个历史性的机会,可以通过明智的政策保护自然,而金融界的领导人也必须抛弃普遍忽视自然的观念,为生机勃勃的星球进行投资。一个名为“自然先锋”的领导者社区,正在努力制止这十年来的自然损失,并着重指出了保护自然资产所能带来的巨大商业和经济机会。到2030年,在关键部门投资积极的自然经济可能会创造高达10万亿美元的额外年度业务收入和成本节省,并带来3.95亿个就业机会。

同时,“海洋行动之友”的成员们正在为健康而繁荣的海洋快速寻找解决方案,例如试行和扩展创新的新金融机制,以增加流入海洋的资金水平,从而实现可持续的蓝色经济的真正潜力。

《达斯古普塔评论》清楚地表明了人类面临的选择——我们可以像曾经一样“照常经营”,而这将继续造成各种破坏。或者,我们可以利用这一时机向前迈进,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团结在一起,寻求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重启自然以建立韧性和健康。我知道我想成为历史的哪一部分。

目前绝对是养育自然的最佳时机,我们应该深刻认识到这个事实——自然是生存之根本。

本文作者:

Kristian Teleki,世界经济论坛海洋行动之友全球负责人,世界资源研究所可持续海洋倡议全球主管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