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冠肺炎疫情表明,我们不能把教育的未来视为理所当然。
  • 通过想象教育的不同未来,我们可以更充分地考虑其结果,开发敏捷与响应系统,并为未来的冲击做规划。
  • 经合组织(OECD)对未来学校教育的四种设想向我们展示了该如何改革我们的教育体系,使其具有前瞻性?

新年伊始,我们时常回顾过去,以展望未来,畅想未来,规划未来。

但实际上,未来总是会给我们带来惊喜。学校向商业开放,教师使用数字技术来强化(而非取代)传统的面对面教学,甚至学生们随意结伴外出——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认为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在2020年的前几个月里,所有的这些都发生了变化。

为了实现我们的愿景,为未来的教育体系做好准备,我们不仅要考虑最有可能出现的变化,还要考虑我们没有预料到的变化。

关于未来学校教育的设想

对未来教育的设想促使我们充分考虑到可能的结果,并有助于我们开发敏捷与响应系统。经合组织对未来学校教育的设想描绘了一些可能的选择:

前瞻性?未来学校教育的四种设想
图片来源:经合组织

重新思考,重新布线,重新构想

根本的问题是:我们当前教育的区域、人员、时间与技术在多大程度上帮助或阻碍了我们的愿景?使现行制度现代化并对其进行微调,犹如重新配置房子的门窗一样,会实现我们的目标吗?是否需要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来组织教育的人员、区域、时间与技术?

现代化和扩展现有的学校教育或多或少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内容和区域在整个系统中基本上是标准化的,主要以学校为基础(包括数字交付与家庭作业),并专注于个人的学习体验。数字技术的应用频率逐渐增多,然而,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其主要是作为一种传递方法,用来重建现有的内容与教学方法,而非用来革新教与学。

转型会是什么样的呢?这将涉及重新构思学习的区域;不仅仅是通过移动桌椅,而是通过利用学校内外的多种现实与虚拟空间。通过利用身体信息、面部表情或神经信号的尖端技术,使内容与教学方法完全个性化。

我们会看到灵活的个人与小组在学术主题以及与社会和社区需求相关的活动。这会使学生们在阅读、写作及计算上的讨论和反思与集体对话中的一样多。学生将通过书本、讲座,以及实践活动和创造性表达进行学习。如果学校成为学习中心,并利用社区的力量来提供协作学习,建立正规与非正规学习的角色,并改变时间和联系,会怎样?

或者,学校可能完全消失。基于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以及物联网的快速发展,未来会实现即时评估与认证知识、技能及态度。随着正规学习与非正规学习之间的区别消失,个人学习通过利用集体智慧来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而进步。虽然这种设想似乎有些牵强,但我们已经将生活的大部分内容融入到智能手机、手表以及数字个人助理之中,这种方式甚至在十年前是无法想象的。

所有这些设想对教育的目标与管理以及教师队伍具有重要影响。许多国家的教育制度已经向新的利益相关方开放,权利从国家下放至地方,并越来越多地面向国际。权力变得愈加分散,进程变得更为包容。协商正为共同创造所取代。

我们可以构建无穷无尽的这样的设想。未来可能是这些设想的任意组合,并且在世界各地可能看起来非常不同。尽管如此,这种想法给我们提供了工具,来探索教育的目标与功能、组织与结构、教育劳动力与公共政策的结果。最终,它让我们更加努力地思考我们想要的未来教育。这通常也是紧张局势与困境的解决方案:

现代化和颠覆传统之间的正确平衡是什么?我们如何使新目标与旧结构协调一致?我们如何支持具有全球意识并立足本地的学生与教师?我们如何既能认识到教育在社会上具有高度保守性,又能促进创新?如何利用现有能力发挥新潜力?我们如何重新配置区域、人员、时间及技术,以创造强大的学习环境?如果有不同意见,谁的声音重要?谁该为我们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负责?如果全球数字企业是主要的供应商,那么需要什么样的监管制度来解决数据所有权、民主以及公民赋权等已经很棘手的问题?

思考未来需要想象力,也需要严谨性。我们必须提防诱惑,去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未来,并独自为之做好准备。在如今这个世界里,由于气候变化、社会动荡以及政治两极分化,流行病与极端天气事件等冲击的出现将会更为频繁,我们不能再措手不及。

这不是绝望的呐喊,而是行动的号召。教育必须做好准备。我们知道人类的力量,知道学习与成长在我们一生中的重要性。我们坚持将教育作为一种公益事业的重要性,无须管未来的设想是如何。

本文作者:

Andreas Schleicher,教育与技能司司长,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