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冠肺炎疫情让我们进一步认识到,气候变化可能会颠覆金融体系。
  • 对于作为大多数经济体发展引擎的小型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尤为迫切。
  • 新冠肺炎大流行加速了客户的数字化期望和对技术投资的需求。

新冠肺炎大流行让我们看到,许多机构对这次几代以来最大的全球挑战准备不足。然而,它也催生了“战时”速度和智慧。现在,我们必须将这些特质融入到重塑大流行后全球金融体系的努力之中。

与2008年不同,此次金融系统反应良好。金融公司具有韧性,没有扩大风险,还与决策者合作,发放紧急贷款或提供宽限政策。我们已经看到一些杰出的公司迅速创新的例子。

在大流行初期,Andreessen Horrowitz的联合创始人Marc Andreessen呼吁:“现在是时候建设新的基础设施了。” 他的呼吁同样适用于金融基础设施。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响应性金融系统理事会的讨论,我们可以采取以下步骤来建立所需的金融基础设施:

1. 加速向低碳经济过渡

新冠肺炎大流行使人们更加认识到,像大流行病一样,气候变化可能也可以颠覆金融体系。 这场70年来对能源行业的最大冲击要求我们为资产融资提供新的范例。Refinitiv的首席执行官David Craig认为,没有可靠的、全面的和实时的数据,我们就无法在恢复的过程中推进可持续发展。我们离投资者和金融家所需要的全面的、最新的和一致的数据还有一段距离。

能源转型对公共和私人市场的投资者和金融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根据COP26的研究,每年可持续基础设施所需的投资大约为3.5万亿美元,从而为各个经济领域的业务创新和发展提供资金。

金融部门应全力以赴,打造数据和风险管理工具,将标准披露纳入主流,并动员资本以支持经济向低碳模式过渡。金融部门还应该在今年的COP26会议上为Mark Carney的联合国私人融资议程提供支持。如果政策制定者能够制定出基于市场的激励措施,并开发出反映绿色经济和持续创新的分类方法,低碳过渡的进程将会加速推进。

2. 加快小型企业数字化复苏

对于作为大多数经济体发展引擎的小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尤为迫切。小型企业提供了美国和欧洲所有私营部门一半以上的工作岗位。他们是工作创造者、社区建设者、创新者和机会促成者。

然而,全球范围内有保证的贷款计划凸显了大小企业之间日益扩大的融资渠道差距。金融对于帮助小企业从大流行的长期影响中恢复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些金融机构已经开始着手调整其小企业贷款策略,以培养更广泛的数字赋能意识。将库存管理与流动资金相集成,最大程度地减少欺诈,或是帮助企业将自身业务与数字市场联系起来——这与提供资金同样重要。以上这些正是金融业的当务之急。

通过提供有利的政策环境,政府也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从数据访问渠道的普及,到为数字化业务转型投资减免税收,以及消除跨境销售和融资的障碍。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政府应该重新考虑那些存在着多重壁垒、跨国数字金融服务和电子商务解决方案国际供应商受到限制的地方。

3. 鼓励中央银行和金融监管机构进行韧性创新

据Infosys总裁Mohit Joshi,疾病大流行至少将客户的数字化期望和对技术投资的需求提前了3-5年。这要求金融公司、技术提供商和监管机构进行紧急且更大型的投资。我们还认为,银行和保险公司管理软件的方式即将发生巨变——他们开始选择购买而不是自主搭建——因为公司现在知道他们需要最好的解决方案。 而且,越来越多的非传统企业在金融基础设施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监管机构将需要赶上这些深刻的变化趋势,并及时更新数字时代的法规。

随着技术突破壁垒,监管机构和私营部门将必须以新的方式进行合作。例如,若想在不抛弃任何参与者的情况下转向数字支付,则需要对宽带和移动电话网络进行重大升级。同时,开放金融将要求竞争管理机构、数据监管机构、金融监管机构和立法者全面考虑问题,因为开放数据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风险。创新和监管变革可以解决问题,但同时也带来新的风险,或是让旧风险以新的形式出现。桑坦德银行的主席Ana Botín认为,我们需要重点关注技术公司与受监管机构之间公平竞争环境的缺乏。

韧性创新的另一个推动力是公共云基础架构,它已经成熟到可以满足监管机构和金融服务的高期望。公司应该能够从该技术提供的敏捷性、网络安全性和创新平台中受益。监管机构需要权衡这些创新带来的韧性和其所带来的其他风险(如大流行所示)。

银行体系的“分解”可能会对传统的监管模型、经济模型以及中央银行的运作模式提出一些根本性挑战。强化数字时代的支付系统,还需要新的方式来推进稳定币(一种旨在最小化波动性的加密货币)、央行数字货币和其他支付创新。简而言之,中央银行和政策制定者应确保监管和基础设施能够与创新商业模式保持同步。

这些优先事项与更宏观的目标相契合。推广金融知识、建立更好地数字身份系统、塑造包容性支付系统、促进其他数字政务举措以及加强网络安全,这些也十分关键。

我们对金融创新议程的复杂性了然于心。许多人将会呼吁大家放慢脚步,以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例如保护和补贴实力较弱的地区性银行。但这些举措可能会减慢对新金融基础设施的投资,因此决心和独创性是我们所需要的。

这场危机凸显了创新、建立基础设施以及快速恢复韧性的紧迫性。为了所有人的利益,我们需要把握机遇。

本文作者:

Huw van Steenis,首席执行官高级顾问,瑞银集团

罗盛梅女士,副主席及行政总监,香港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