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未来几十年中,中国的科学技术贡献将大大增加。
  • 主要经济体的快速老龄化推动了自动化和数字化进程的急剧加速。
  • 非洲国家必须确定在未来几十年中,如何利用中国在教育、技术、医疗保健和可持续性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上个月,中国制定了未来五年的社会经济蓝图。作为中国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这一特殊计划标志着从中国第一个百年目标到第二个百年目标的重要过渡。在明年由塞内加尔主办的中非合作论坛(FOCAC)召开之前,非洲国家需要研究中国两个“百年目标”之间的差异,以及这一差异对非洲自身的发展前景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第一个和第二个百年目标

中国共产党成立于1921年7月23日,并于1949年10月1日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它围绕这两个“百年纪念”时间点,树立了两个重要的政治经济里程碑——分别是被称为“第一个百年目标”和“第二个百年目标”。

第一个百年目标(FCG)的目标是到2021年全方位实现“小康社会”。这意味着到2021年,中国没有人应生活在绝对贫困中。自1980年以来,中国近9亿人摆脱了绝对贫困,而2020年的最后几个月,全面脱贫项目重点是要帮助仍然处于贫困中的中国人。

第二个百年目标(SCG)的目标是到2049年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际上,这意味着到本世纪中叶,中国的经济将会在技术和科学上追赶前沿,而其公民也将实现小康。

绿色新政和灰色新政

简化理解中国的第二个百年目标,涉及两个概念——绿色新政和中国特色的灰色新政。

绿色新政是中国经济发展目标的基础:努力促进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追赶前沿。换句话说,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我们可以预见中国对世界人民日常生活所使用的科学和产品的贡献将大大增加。

与过去的工业成就不同,中国的发展将特别关注于能源生产和其他与可持续性相关的领域。可以期待中国在新能源运输和能源相关领域的发明创新,以及有助于提高生产效率和生产力的人工智能应用。

只有持续推进创新,才能实现习近平主席在2020年向联合国许下的承诺——即中国的碳排放量将在2030年之前达到峰值,并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中国兑现这样的承诺,数以亿计的地球居民才能够以可持续的方式,加入那些已享有高收入生活水平的人们的行列。

支持“灰色新政”将对实现这一愿景有所帮助——特别是中国的人口也将在2030年之前达到峰值。与此同时,灰色新政也将有助于中国兑现“在2030年之前达到碳排放峰值”的承诺。在这一点上,绿色新政和灰色新政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明显。

灰色新政建立在这样一个事实基础之上:在2020年代,中国不仅会进入人口老龄化的高强度阶段,而且人口总量还将开始下降。

中国的人口老龄化。
图片来源:联合国,2019年世界人口前景(中位变量预测值)

预计到2022年中国将出现第一个与年龄有关的转折点,届时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例将达到14%。 通常来说,超过7%的人口份额阈值后,人口结构被会被视为“正在老龄化”; 在14%的阶段,人口结构会被视为“已经老龄化”。 到2033年,中国该数据将达到20%,其人口结构会被视为“超级老龄化”。

对于中国而言,随着其经济的快速增长,人口老龄化的发生速度要早于其他已经进入老龄化阶段的国家。另一方面,在1980年代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限制之后,中国对经济和人口统计学的相互依存关系采取了非常积极的态度。

最新的“形式化定义”是该国于2019年发布的“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中长期计划”。该计划确定,到2022年,中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体制框架应已到位,到2022年中期(第一个百年计划完成),该框架应已成熟。

在首要目标中,该计划提出了五个关键领域:

1)通过增加社会保障体系的支出水平和可持续性来改善国民收入分配;

2)通过提供更高质量的工作和终身学习来改善老龄化社会中的有效劳动力供应;

3)实施高质量的健康服务及与健康相关的教育服务;

4)加强包括辅助技术在内的技术应用;

5)营造一个照顾老年人并保护其权利的社会环境。

灰色新政有两个组成部分。首先是确保以高质量的高标准满足老年人的需求。第二是有效应对人口变化,不仅要适应人口变化,而且要利用人口变化。

中国的第二个百年目标与非洲

从1990年代中期,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对商品(特别是石油)的非凡需求为非洲许多资源丰富的国家带来了繁荣。对于非洲自己的资源进口国而言,同一时期的经济表现则不太理想——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对其产生了双重打击:更高的能源费用,以及来自中国劳动密集型低工资工业部门的极端竞争。好消息是,第二个百年目标时代的到来对于非洲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而言可能会有所裨益。

非洲所面临的机会将会是巨大的。例如,不仅中国人口有望在这一个十年达到顶峰,而且中国的石油需求也将达到高峰。因此,近几十年来对于非洲的部分石油出口商来说是非常有利可图的,但这种光景可能不会长期持续下去。

对于安哥拉和加蓬等对中国的出口占其全国出口总额四分之一以上的国家来说,多元化是关键。 另一方面,对于电力供应短缺但拥有可再生能源潜力的非洲国家来说,中国的绿色新政可能是一个及时的机会,同时也是一个实现可持续双赢的机会,帮助非洲国家超越世界上早期的“肮脏发展”模式。

对于非洲的净资源进口国而言,这种变化可能是个好消息,尤其是在未来几年中,中国将逐渐失去低薪劳动力。从理论上讲,就是这样的非洲经济体,尤其是沿海经济体(例如肯尼亚),最有能力推动自己的工业、服务业和农业发展。 实际上,根据“一带一路”倡议和当前的五年计划,中国有兴趣在非洲及其他地区参与这些领域的投资。

另一方面,不仅仅是中国,日本和德国等主要经济体的快速老龄化也在推动自动化和数字化进程的急剧加速。这些转变对非洲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为主导的新发展模式所造成的影响仍不确定。同样,这些主要经济体的人口老龄化对劳动密集型产品需求的净影响也可能是负面的。另一方面,总体趋势的变化也可能会再次开辟新的发展道路。 在新的条件下,非洲的发展也将会有新的机会。

将中国的“第二个百年目标”变成“非洲目标”

在非洲联盟的领导下,非洲拥有自己独立于中国的第二个百年目标的“世纪中期发展目标“——2063年议程。近期包括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定在内的举措,都旨在推动这一长期发展议程。

中国对非洲发展的兴趣,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以及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展轨迹。与近几年不同,非洲未来几十年的发展轨迹不仅需要利用中国的优势,还需要利用全球范围内的“灰色新政和绿色新政”。

同时,数字化以及与全球技术和健康相关的公私物品正在不断出现。一切都尚待确定——非洲国家是否能够,以及如何利用中国在实现第二个百年计划相关的教育、技术、医疗保健和可持续性方面的收益?非洲国家是否能够,以及如何利用未来几十年中国收入增加产生的潜在需求效应? 塞内加尔明年将主办中非合作论坛,这是西非首次举办该会议。塞内加尔将揭示该国如何朝着这一方向迈出重要一步。

本文作者:

Lauren Johnston,研究助理,SOAS中国研究院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