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大流行期间,公共债务水平和赤字均打破了以往的纪录。
  • 许多专家认为,公共债务是为经济复苏提供资金的良好方式。
  • 自金融危机以来,由于中央银行的努力,这种借贷得到了进一步的支持和鼓励。

美国的公共债务最近已经达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高水平,但一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公众似乎并不介意

由于采取相关措施缓解新冠病毒疫情冲击,美国的债务负担持续增加,远远超过了该国经济规模。 但美国并非孤例——世界各国政府为抗击新冠疫情都在大规模举债。 虽然这种经济举措不一定让人感到意外,但保守主义经济学家的弱反应却令人感到惊讶。

这种流行病似乎正在进一步重塑人们对于大规模公共债务的看法。那些曾经对此感到惊慌的人,现在似乎也可以接受它了——只要资金得到了合理利用,并且利息仍然保持相对较低的水平。

因此,哪怕是像英国这样的国家的债务水平也已经达到了破纪录的水平,像南非这样的国家也不得不颁布可能会引起动荡的公共部门工资冻结令,甚至发达经济体的公共债务与GDP比率预计将会达到140%,许多专家还是坚持自己的建议——继续借款

不久之前,人们已经意识到,一个国家的公共债务负担应该远远低于其经济规模。美国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夕,公共债务约占GDP的60%,而欧盟的缔结条约实际上规定了公共债务只能占GDP的60%。但是,就像其他曾经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由于决策者争相出台经济支持计划,新冠病毒疫情的大流行至少暂时性地遮盖了欧盟的债务指导方针。

从某些方面来看,增加借款的意愿是自金融危机以来磨练出来的“招数”。就像他们当时所做的那样,中央银行只是印制购买大量政府债务并向经济体注入流动性所需的资金。现在需要扩大赤字来资助新冠病毒疫情经济支持计划吗?就像一位经济学家所说的那样——“给我往死里印钱”。

世界经济论坛

早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之前,许多专家就将一心一意遏制公共债务视为“愚蠢之举”,他们同时指出,为战胜纳粹而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债务(可能是危机期间的合理开支)至今尚且未能得到完全支付。

尽管如此,不断上升的债务水平可能使人们担心潜在的破产和经济破坏。而且,让中央银行为公共支出提供资金的经济循环方式,会引发人们对于通货膨胀的担忧。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恶性通货膨胀甚至令餐馆服务员都陷入了困境,他们不得不每半小时报送一次新的菜单价格。然而,如今对于通货膨胀的担忧似乎已经基本消失了。

各国政府一直在从包括养老基金在内的广泛投资者那里借钱,但中央银行一直是它们最可靠的支持者——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每月都会购买8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

当然,创纪录的公共债务水平大概率会在世界许多地方带来财务挑战。例如,比起较富裕国家,发展中国家可能无法使用相似规模的资源——他们可能很快就会陷入数十亿美元的债务支付困境之中。

世界经济论坛

有关更多背景信息,请访问以下链接,进一步阅读世界经济论坛的战略情报平台

  • 在保守派人士的批评下,韩国最近公布了一项计划,以合法限制公共债务。但是根据这份报告,人们担心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对抗新冠病毒,质疑这样一个限制政策是否需要在当下推出。 (外交官
  • 这位经济学教授认为,英国政府可能会犯下大错——由于过分财政担心财政赤字对未来的影响,从而无法更好的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 (伦敦政经
  • 根据该分析,全球债务危机并非迫在眉睫。尽管市场观察者有充分的理由对全球杠杆率上升发出警报,但公共债务水平应该会在2023年左右趋于平稳——尽管这取决于诸多因素,例如在2021年中期实现新冠病毒疫苗的广泛可用。 (世界报业辛迪加
  • 当欧洲中央银行于今年早些时候承诺推出一项1.35万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以缓解新冠病毒疫情冲击时,它暴露出其理事会中存在的深层次分歧。这项分析研究了欧洲央行易发的政治冲突及其动因。 (伦敦政经
  • 新冠病毒疫情的大流行引发了许多国家对债务不可持续性的担忧。但是主权债务透明度问题一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此分析建议建立一个由分布式账本技术所支持的,开放的且实时的,债务透明度平台。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
  • 根据这份报告,今年低收入国家因为债务到期将需要向贷款银行和债券持有人还款至少400亿美元。当前暂停利息支付的计划(更不用说取消任何本金)只是零星发生。 (新人道主义
  • 当美国经济处于危险之中时,经济学家可能不会受到政府大规模举债的困扰,但是根据这份报告,共和党议员们对于应对新冠病毒疫情所付出的巨大代价变得态度轻率。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战略情报平台上,您可以找到与新冠病毒金融和货币系统以及数百个其他主题相关的专家分析提要,欢迎注册查看。

世界经济论坛

本文作者:

John Letzing, 数字编辑,战略情报平台,世界经济论坛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