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2050年,中国将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年龄在60岁以上。
  • 这意味着老一辈人的医疗保健压力正在增加——现在人们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一趋势。
  • 当一代独生子女不得不承担这些费用时,孩子们分担照顾老人的压力将会更大。

Huang Ernan雇了保姆照顾年迈的母亲,但她知道保姆真的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保姆现年73岁,仅比Huang的母亲(85岁)小几岁。Huang的母亲近几年患上中风,但这位保姆经常无法专心为其提供良好的护理。

有一次,保姆出门的时候没有锁门,结果Huang的母亲擅自跑到了街上闲逛。有时,保姆也处理不好病人尿床的情况——这个问题出现得非常频繁,Huang最终开始给母亲购买成人纸尿裤。

然而,Huang并不打算开除保姆。在她的家乡上海,想要再寻找另一个保姆并没那么容易。

中国东部大都市是发生老年人护理危机的“重灾区”,使人窥见国家人口迅速老龄化所带来的压力可能对其他城市产生影响。

到2050年,三分之一的中国公民将在60岁或60岁以上。这是一种人口转变,可能会带来深远的社会和经济挑战

但是在上海,未来已经到来:这座中国最年老的特大城市有520万60岁以上的居民,占登记人口的35%以上。

日托每月的费用约为4,000元(580美元)。
图片来源:Jin Xiaoxin/People Visual

获得老年人护理服务已成为上海人的紧迫问题。近年来,需求远远超过了供应,使得像Huang这样的家庭几乎没有其他选择。

2012年,上海每100名老年人有不到3张养老院床位。尽管政府承诺到2022年额外提供数千张床,但今天的问题仍然同样严重。许多市区设施的排队时长长达一年多。

家庭护理人员(在城市中从事大部分护理工作)的短缺问题更加严重。十年前,调查显示,上海需要额外55万名家政人员来满足其养老服务的需求。从那时起,家庭护理人员的工资增长了两倍多,但问题只会恶化。

对于许多家庭而言,低薪雇用低技能的家庭佣工是唯一可负担的解决方案。但是有缺点:大多数看护者都没有接受过正规培训,也没有经过任何专业组织的审查或监管。

老年人在家庭护理市场上没有太多选择。

—Huang Ernan,上海居民

更重要的是,该市越来越多的家庭护理人员是老年人。59岁的上海人Huang表示,现在在上海,老年人被雇用为护理人员很常见。

许多人最终都接受了老年护理,因为竞争不那么激烈。Huang说,在招募高薪保姆时,家庭更青睐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工人。

Huang说:“老年人在家庭护理市场上没有太多选择。尽管照顾老人对身体的要求更高……但与保姆工作相比,工资没有竞争力。”

Huang说,虽然高龄本身并不是不利因素,但退休人员涌入上海的养老体系可能会带来潜在的问题。一方面,护理工作有时会很累,可能加剧护理人员原有的健康状况。

Huang的家人对此有第一手经验。她说,以前聘请照顾她母亲的护理员是65岁,按照上海的标准,还很年轻。这位妇女在家里工作了三年,直到有一天,她在值班时突然晕倒,陷入昏迷。

Huang说:“她不知道自己患有糖尿病。”

事故发生后,Huang的家人向这名老年护理人员多付了一个月的工资作为补偿,不再雇佣她了。但是事实证明,寻找新的护理员是一项挑战。

一名家庭护理员参加青海省西宁市的老年人护理比赛
图片来源:Lu Danyang/CNS/People Visual

由于担心老年护理员潜在的健康风险,该家庭优先考虑寻找年轻的替代者。但是几个月的寻找毫无结果,最终他们雇佣了73岁的护理员。Huang说,但是这一次,家人坚持要求这名妇女在开始工作之前先进行一次体检。

尽管存在这些问题,Huang说她的家人仍然认为家庭护理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和上海的许多人一样,他们几乎不考虑城市的养老院。

五年前,当她的母亲第一次需要全职护理时,Huang和两个姐姐去了几家养老院。但Huang说,她们对所见所闻不为所动。

她说,尽管中心配备了经过专业培训的医务人员,但居民们不得不共用卧室,中心的整体气氛令人沮丧。

在上海,养老院的费用可能超过退休工人月均养老金的两倍。
图片来源:Wu Ziyi/第六声

Huang说:“最让我担心的是我妈妈是否会得到很好的治疗并按时服药。养老院里没有专门为你服务的护理人员。”

从事会计工作的Huang和两个姐姐分担了护理员每月4000元(580美元)的工资。他们认为这是物有所值的,尤其是因为这样可以让母亲离她们近一些——她们三人都住在她公寓附近的几个街区内。

Huang说:“这比养老院要便宜得多,不需要每月为一张床位支付近5,000元。”

如果您与孩子相处融洽……很少有人会考虑将老人送去养老院。

—Zhou Ying,护理中心主任

即使最近在江苏省东部一名67岁的护理员杀死了一名83岁的老年女性,也并未动摇Huang对家庭护理的偏爱。

江苏省护理员虞某在五月份开始工作,八天后就发生了这件事。三个月后虞某被捕,并被指控犯有杀人罪,杀人事实是通过其客户的家用安全摄像头发现的。

参与调查的警察认为,护理员杀害这位老年女性的动机很简单:她想尽快完成工作并获得报酬。

溧阳市公安局一位姓张的警官告诉第六声:“在我们的盘问中,这名女子(虞某)甚至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构成了杀人罪。用她的话说,她只是结束了一名垂死老人的性命。她还抱怨这对体力要求很高,因为老太太很重。”

警官认为,这种案件在溧阳市是罕见的,溧阳市是一个人口不足100万的县级小城市。但是在中国,家庭护理员的谋杀案件并非闻所未闻。

2014年,在广州,一名护理员被发现毒害其70岁的客户并将其吊死。据报道,她这样做是为了更快地获得2500元的工资。

后来,警察发现护理员何某曾用类似的方法伤害了另外9名老人,其中7人死亡。该名护理员于2016年被判死刑

Wu Ziyi/第六声
图片来源:老人们在上海的养老院里聊天。

虞某和何某的案件都在中国媒体上引起了轰动,但是大多数与第六声交谈的上海居民说,这些故事并没有影响他们对老年护理的看法。尽管很少见,但近几年来也出现了中国养老院虐待事件。

Huang说,她不打算将母亲送到养老院或在母亲的房里安装安全摄像头,将最近的一起谋杀案视为孤立事件。她说:“这是罕见的极端事件。”

Huang说,由于他们离母亲非常近,所以三个女儿每天晚上下班后就可以去看她。她补充说,如果她的母亲在养老院里,就不那么容易了。

据上海中部一个住宅社区的高级护理中心主任Zhou Ying介绍,相较于养老院,上海大多数人仍然更倾向于家庭护理。

Zhou表示:“绝大多数的老年人来找我们询问家庭护理服务。如果您与孩子相处融洽……很少有人会考虑去养老院。”

Wu Ziyi/第六声
图片来源:老人们坐在上海的养老院里。

然而,Liu Aiying是少数几个对养老院表示支持的居民之一。自从她的丈夫六年前出现阿尔茨海默氏病症状以来,这位70多岁的妇女就一直住在市区的养老院。她说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她说:“他们有专业的医疗服务——他们有医生和护士,他们提供优质的餐饮服务,我们不必担心每天吃什么。”

我的孩子这一代是国家的第一代独生子女,他们将承受巨大的压力。

—Huang Ernan,上海居民

该中心并不便宜:Liu和她的丈夫每月为养老院里的一居室公寓支付10,000元,是上海退休职工月均养老金的两倍以上。但是Liu说这是值得的。以前,这对老年夫妇与儿子和儿媳妇共用一间两居室公寓,他们常常感到很拘束。

Liu说:“说实话,公寓已经够挤的了,我们不能再雇用家庭护理,而且我不想和我孩子的家人住得太近,因为我们的习惯非常不同。”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负担得起在护理机构租用私人公寓的费用。Huang最担心的是当她这一代开始需要全职护理时会发生什么。她说,她计划明年退休。

Huang说:“我的母亲有三个孩子,我们三个共同承担着抚养她的责任。我无法想象当我老到无法照顾自己时会是什么样。我的孩子这一代是国家第一代独生子女,他们将承受巨大的压力。”

本文作者:

Ni Dandan,资深记者,第六声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第六声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