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以前,人们还认为自由民主不仅是最好的政府形式,还是政府的终极形态。冷战结束,弗朗西斯·福山 (Francis Fukuyama)在《历史的终结》中留下了一句非常著名的论断:人类历史的意识形态斗争已经以西方自由民主的获胜而告终。

如今,这个观点看起来有些天真。最新研究表明,民主的“粉丝”基础正在缩水,尤其是对年轻人而言。

与“民主”的恋情告终

墨尔本大学的Roberto Stefan Foa与哈佛大学的Yascha Mounk共同发表的一篇文章表明,在过去的25年中,全球范围内支持“拥有不受议会或选举干扰的强大领袖”的人数有所上升。

经济学人

Foa和Mounk的研究表明,千禧一代已经没有那么重视投票权了。1995年,16-24岁的美国人中,只有16%相信民主是一种糟糕的国家运行模式。截止到2011年,这个比例上升到了24%。

经济学人

同一项研究的另一个图表显示,认为自己必须生活在民主政体中的人数随着出生年代的逼近呈现系统性下降。

图表显示,1930年代出生的人比1980年代出生的人更加相信民主。美国大约73%的30后认为民主是绝对必要的。在荷兰,这一比例也达到了55%。

但是千禧一代(80年代后出生的人)有着十分不同的想法。荷兰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还相信民主,在美国这一比例则更低,在30%左右。

“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在北美西欧的老牌民主国家中,对于议会、法庭等政治机构的信任陡然下降。对投票也是如此。”该研究的作者说道

在美国,43%的老一辈认为,军队不能接管国家事务,哪怕政府未能履行其职责。在年轻一代中,这一数据要低得多,在19%左右。

感情失败,是因为没了兴趣?

目前,年轻一代对于政治的兴趣减弱了很多,幅度远超以往的代际差异。

Foa & Mouck/经济学人/民主期刊(Journal of Democracy)

从传统上来看,人们对于政治的兴趣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强。尽管这一趋势仍然存在,年轻人们起初的兴趣非常弱。

从1990年到2010年,美国年轻人和老一辈之间的代际差异从10个百分点增长到了26个百分点。在欧洲,这一数值翻了三倍还多,从4个百分点增长到了14个百分点。

报告作者指出,调查中美国和欧洲所显现出的对于民主的公众不满在前几年委内瑞拉、波兰等地的调查中也有所显现——且这种现象发生在该国传统民主规范面临严重挑战的前夕。

本文作者:

Keith Breene,Formative Content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