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既代表社会希望也象征着白人压迫——自古以来在美国种族文化中有着双重意义。改变这种观念对于打破美国城市的种族和社会差距至关重要。

非裔美国人极有可能生活在被剥夺权利的街区。当这些街区设置自行车道时,周围的社区变得高档化,白人取代了他们。这种高档化和相关的阶级主义可能表现为一种隐蔽的种族主义。的确,非裔美国人表示,他们对社区的自行车基础设施的满意度不如白人

非裔美国人对街区自行车道不满意的原因可能不仅是高档化问题。这也可能是由于罗格斯大学学者Charles Brown和James Sinclair在一项调查中列出的壁垒:对交通冲突的恐惧和对抢劫/袭击的恐惧。而后者对各个种族来说并不普遍。

现在是时候分离种族主义文化和自行车文化了。自行车本身与任何文化都无关。

非裔美国人的自行车历史很悠久,但不幸的是,它已经被人们所遗忘了。19世纪,非裔美国人Mathew Cherry,Jerry Same和Isaac Johnson对美国自行车的发展起着关键作用,他们分别为方便存放的可折叠三轮车、自行车筐和自行车架申请了专利。Jack Baker是石油危机期间卧式自行车的复兴者,但似乎已经被人遗忘了。

非裔美国人的自行车遗产值得赞赏——自行车本身也应如此。它是世界上最节能的交通方式,每公里能耗约0.025kWh。相比之下,汽车能耗是自行车的22倍。自行车占用的空间比汽车少六倍,在高峰时段的速度也比汽车快40%。另外,它们也更便宜

汽车仍是美国通勤者的主要选择
图片来源:Statista

因此,自行车本身是公平的。然而,在现实中并非如此。一般很少有美国人(包括非裔美国人)在骑行中感觉自在舒服,特别是在脏乱的街道或正在扩张的城市。以汽车为中心的美国文化是一种看不起自行车交通的文化。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为什么很少有非裔美国人不骑自行车。例如,非洲移民骑自行车通行的可能性是出生于美国的非裔美国人的两倍。

在许多非裔美国人社区,骑行的地位较低,他们都想要拥有一辆汽车。当极少数非裔美国人家庭(五分之一)没有汽车时,不难看出,没有汽车被视为贫困的标志。

种族主义是另一个要考虑的因素,因为从数据上看,非裔美国人骑自行车非常有可能受到种族主义影响。2003-2015年间,坦帕湾向非裔美国人罚款805次,而在芝加哥,56%的罚款是针对非裔美国人的。

英国交通部的《国家旅行调查》的官方数据显示,自行车正在成为富人青睐的交通工具,越富有的人骑行距离越长。由于富人的习惯和选择会影响收入阶梯的下层,因此自行车很可能会代替汽车,成为跨越种族鸿沟的首选交通工具。

竞技自行车的作用

竞技自行车一直是整个自行车运动的关键驱动力。不幸的是,竞技自行车被认为是一项白人运动Marshall Taylor创造了许多世界纪录,到1899年,他是首位获得自行车比赛世界冠军的非洲裔美国人。在接下来的100年里,非洲裔美国人在骑自行车方面没有其它成就,直到最近Justin Williams才赢得了美国全国锦标赛的赛车场、公路和环形公路赛的冠军。

通常,很少有非洲人后裔运动员在最高级别的自行车赛中比赛。2011年,Yohann Gene成为第一个参加环法自行车赛的非洲人后裔,打破了长达108年的种族壁垒。

法国的Yohann Gene在2017年第104届环法自行车赛上崭露头角
图片来源:路透社 / Benoit Tessier

尽管如此,体育运动仍可以在吸纳更多非洲裔美国自行车手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当罗德尼·金暴乱发生时,刚才提及的Justin Williams才三岁。他后来对种族不公所采取的措施是创建CNCPT(发音为“concept”),这是一个代表有色人种的发展团队,吸引更多人关注自行车运动。

变革之轮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尽管基数较低,但非洲裔美国人自行车使用量的增长速度大约比白人美国人快五倍

打破非裔美国人的文化与自行车文化之间的壁垒非常重要,因为自行车具有巨大的社会效益。它减少了与污染和久坐的生活方式有关的健康问题,减轻了空气污染,从而缓解了全球变暖,并通过减少堵车时间来提高了生产率。它可以改善当地商店(通常是少数族裔经营的商店)的经济状况,因为自行车道使密集居民区的人们能够更安全、更便捷地购物。同时,它促进形成一种公平的文化,因为自行车比其他交通工具便宜得多,而建造骑行基础设施的成本也更低。

政客们必须推动这一议程。在开普敦,Lebogang Mokwena是非洲第一位自行车市长。她正在努力通过改善骑行、教育和就业的机会来打破种族和社会壁垒,包括通过由女性领导的包容性通勤自行车社区来提供骑行课程,为所有人创造平等机会。

自下而上的运动(例如“临界群众”运动)和非传统的集会(例如Bikestormz,该运动始于巴尔的摩和费城的被剥夺权利的社区,并被伦敦人采用)也可以改变行为。由非洲人后裔领导的Bikestormz吸引了大批年轻的市内自行车手,他们骑在后轮上示威,抗议暴力犯罪,目的是要找到一种自行车亚文化的归属感,从而使青少年远离犯罪。

自行车文化已经以低座椅自行车的形式存在于美国的一些主要的非裔美国人社区中。这些低座椅自行车通常与西海岸的嘻哈文化和G-Funk文化有关,比地球上大多数自行车更浮夸、更具艺术性,流行程度渐渐超过了低座椅汽车。

在美国,要实现种族公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骑自行车方面,我们必须拆除将商品和出行习惯与种族相联系的墙。在街上骑着自行车相遇,各个社会阶层之间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以及正确的种族判断都可以复兴失去的宝贵遗产,有助于我们朝着种族公平迈出一步。

本文作者:

Jens Martin Skibsted,合作伙伴,Manyone A/S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