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截至2020年2月23日,确诊病例总数为77,150例,另有3,434例疑似病例。
  • 该种冠状病毒的新特质使地区卫生专家和地方政府没能及时充分意识到它对公共卫生的潜在风险。
  • 据估计,本次疫情对全球年度GDP的影响将达到-0.1%。而亚洲的经济增长将会受到更大影响,这反映出亚洲各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融合较为紧密,并且严重依赖中国旅游业的发展。

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迫使中国政府采取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隔离措施,影响了约4500万人。

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未来理事会的专家一直从不同行业和不同角度观察局势。以下是他们对本次疫情影响的看法:

问:湖北武汉和中国其他地区的现状如何?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数据显示, 截至2020年2月23日,确诊病例总数为49,824例,另有3,434例疑似病例。中国政府每日更新有关数据。

2月12日,湖北省新增病例数激增,还有242例死亡和14,840例新增确诊病例,因为“确诊病例”的正式定义延伸了,将“临床诊断”病例也囊括其中——该日新增确诊病例中13,332例属于该类别。

因为对该病毒的了解有限,医务人员和决策者必须定期调整检测、治疗措施以及诊断标准。因此,在现阶段很难估计感染患者的总数。世界卫生组织表示,要预测疫情结束的时间还“为时过早”。

缺乏检测试剂盒是另一个影响因素,并且检测过程的准确性也令人担忧。卫生健康专家预计,这些患者中只有30-50%的人会在核酸检测中呈阳性反应,而核酸检测已成为确定新病例的关键测试。

冠状病毒的死亡率趋于稳定

自2月第一周以来,情况有所改善。随着检测试剂盒产量增加,确诊标准放宽,地方政府决定对所有疑似病例进行治疗和隔离,湖北省以外的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14天下降。

问:有报道说医院拒绝提供服务。武汉的医务人员有能力处理这种情况吗?

潜在感染的人数非常多,现有的任何一种医疗系统都难以应对,因此政府不得不调动更多额外的资源。根据最近的一次电视采访,武汉市以外的15,000名医务人员现已抵达该市提供支援。

武汉(及其1300万居民)封城加剧了武汉及附近城市黄冈的医疗资源压力。成千上万的患者赶往城市医院,医院立刻出现了人员、防护物资、床位和检测试剂盒短缺的情况。两天后,当地政府下令禁止市内禁行,患者只能到当地社区诊所就诊。

由于资源短缺,患者被拒之门外。封城十多天后,政府承诺收治所有确诊和疑似病例。

1月16日前,所有检测样品都需要送到北京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3-5天后才可以拿到结果。1月26日,武汉命令13家当地机构和医院每天进行不超过2,000次检测,因此确诊病例数量立即增加,但其实也设置了上限。

现在,多达30家中国制造商全天候生产检测试剂盒。然而,2月3日,医学专家承认,并不是武汉所有需要接受检测的人都能得到检测。

问:该疾病是如何被忽视了大约一个月的?

当地医生是最早发现问题的一批人,但是医院发布了禁言命令。当地警方警告了八名在网上共享信息的医生。他们后来得到了最高法院的辩护,并作为举报人受到公众赞扬。其中一名医生李文亮于2月7日死于该疾病。

没能迅速采取行动来抗击疫情,谁应该为此负责?地方政府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相互推卸责任。武汉市长说,他无权宣布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在其他地方,疾病防控中心的一位专家在一家国营报纸发布文章描述了采取措施不及时的主要原因,即地方政府“缺乏科学认知”,以及其他经济和政治因素“可能减缓其决策速度,比如为了维持社会稳定,以及准备1月底的新年假期。”

我们不应忘记,冠状病毒是一种新型病毒。卫生健康专家和当地政府都没能及时完全意识到该病毒对公共卫生的潜在风险。武汉市和湖北省党委书记于2月13日被免职,省卫生健康部门的官员也于几天前被撤职。

问:这将对中国境内外的经济活动产生什么影响?

这将取决于病毒的传播速度、疫情的恢复速度以及政府的预防措施。根据分析师的报告,如果该病毒疫情在2月中旬达到峰值,并在3月开始恢复生产,那么对年度GDP的影响可能在-0.2%到-0.5%之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V”型冲击,即经济活动急剧下降,随后迅速恢复,预计从全年来看,影响会得到控制。

根据投资银行的报告,如果事实证明该流行病仍然持续存在,并需要采取更多预防措施,比如继续暂停工厂生产和城市间交通,那么会对经济产生更大影响,可能高达-1%。

冠状病毒对亚洲股市的影响

尽管短期内产生了负面影响,但这种流行病对长期经济的影响可能有限,中国经济有望迅速恢复增长。

问:企业领导者面临哪些重大挑战?

眼前的挑战主要来自需求的减少。服务业的形势更加严峻,因为隔离政策限制了员工流动,减少了快递、餐馆和家政服务人员的供应,从而导致人工成本提高。

上海火车站外,乘客们戴着口罩并用塑料袋包裹全身
图片来源:路透社/Aly Song

受需求减少的影响,制造业的困境可能会向上游转移。比如,该疾病可能会减少国内服装需求,从而影响服装业,并间接影响到纺织业。

运输业和餐饮业的急剧收缩可能在短期内挫伤经济,同时第一季度的消费和贸易也将受到打击。目前,中国的中小企业数量已超过3000万,这些企业对中国GDP的贡献超过60%,对劳动力的贡献超过80%。如果中小企业面临严峻挑战,则可能会严重影响中国的整体经济状况。

本文作者:

薛澜,苏世民学院教授、院长,清华大学

李昕,财新国际董事总经理,财新传媒

张龙梅,驻华副代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韩践,管理学副教授兼联席主任,数字经济和智能企业中心和中国创新中心,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刘倩,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经济学人集团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