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载于2019年9月《哈佛商业评论》

  • 为补充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报告》,两位专家根据数字营商便利度对42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排名。
  • 美国位居榜首,截至2016年的11年间,其数字经济的增速是整体经济的3.7倍。

有人将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年度报告称为各国政府的“世界杯”或“奥运会”,使各国政府争相提高本国的商业吸引力。该排名通过审查监管环境来衡量在一个国家开展商业的难易程度,具有很大影响力:它激发190个经济体进行了3500多项改革;仅在2017-2018年度,就有128个经济体进行了314项改革,创历史新高

尽管这种对政策回应的强烈关注值得赞赏,但营商环境等排名中缺少一个关键要素:很少谈到开展数字商业的难易程度。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对全球42个国家和地区开展数字商业的便利度进行首次分析,以弥补这一空白。我们之所以选择这些国家和地区,是因为它们构成了全球数字企业最重要的市场,并提供了涵盖各种指标的一套统一的数据。我们发现数字商业环境需要独特的政策和投资。我们的评估旨在为世界银行的评估作补充,为决策者提供一个依据——在比较各国时,不仅可以从“传统”商业友好度方面进行比较,还可以比较建立数字商业的影响因素。

尽管所有业务都包含数字技术元素,但我们所定义的“数字商业”是以数字平台为其商业模型的核心的。我们分析了四个基本的数字平台:电子商务平台(如Amazon,eBay);数字媒体平台(如YouTube,Netflix);共享经济平台(如Uber,Airbnb);以及在线自由职业者平台(如Upwork,Toptal)。

可以说,数字商业代表了大多数主要经济体中最具活力的增长因素之一。比如,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的11年间,美国数字经济的增速是整体经济的3.7倍。

我们考虑到数字商业面临的一些特殊挑战:

  • 它们增长或萎缩的速度不一致,受到数字生态系统特有的几个因素支配。
  • 它们面临独特的市场阻力和竞争
  • 数字商业面临复杂的的法规挑战。管理数据移动性、保护用户隐私或网络中立性的规范可以从根本上影响开展数字商业的难易程度——而这些规范因国家而异。
  • 鉴于其战略价值,数字商业对政府而言尤其重要。中美竞争就是一个例子。很多国际数字企业曾尝试进入中国,但以失败告终,而美国拥有众多实力雄厚的科技公司,并且美国政府采取严格的限制措施打击中国的数字巨头华为。

还有许多其它与数字商业特别相关的基础设施因素,如数字访问权限和足够的带宽容量、创建数字内容和互联网审查的机构支持、以及人才因素。尽管数字经济影响力巨大,但各国并没有很好地理解和衡量这些因素,决策者、商业领袖和投资者也没有对其进行系统评估并采取有效措施。

为开展数字业务的便利度创建记分卡:研究方法

我们想知道:对最重要的数字平台来说,进入、运行、发展或退出世界各地的市场的难易度如何?主要的推动因素和障碍是什么?

我们分析了42个国家和地区的236个变量,这些数据来自60多个数据源,包括公共数据库(如世界银行和世界经济论坛的数据库)、订阅服务(如GSMA和Euromonitor)、以及专有资源(如Akamai,Chartbeat和私人资本研究所)。为了创建“数字商业”的全貌,我们将四种数字平台类型(电子商务平台、数字媒体平台、共享经济平台和在线自由职业者平台)视为衡量一个国家开展数字商业的机会的主要指标,因为这四种类型体现了独特的价值主张和主要的商业模型。

一个国家的数字营商便利度(EDDB)得分是通过特定平台的得分和基本权重得出的,如下表所示:

数字平台占总得分的50%,其权重如下:

  • 互联网零售/电子商务:20%
  • 数字媒体(指以数字方式提供的媒体和娱乐):15%
  • 共享经济/个人或团体之间通过数字方式共享资产的便利度:10%
  • 使用互联网保护、完成并交付项目的在线高技能自由职业者:5%

基本因素占总得分的50%,其权重如下:

  • 数据可访问性,指数据跨境或在境内传输的容易程度,包括数据流的强度和数据限制。在制定政策来保护用户隐私的情况下,这些数据的自由流动和政府对公开共享匿名数据的开放性:25%
  • 在需求、供应、制度和创新方面,所有数字平台必不可少的数字和模拟基础:15%
  • 世界银行2019年营商便利度得分,体现出在最佳衡量标准下一个国家的表现:10%

下图展示了EDDB以及42个国家和地区在整体上和在四个数字平台上EDDB的排名。

图片来源:数字地球研究计划

我们的研究结果有以下几个含义。我们将探索三种类型:值得注意的国家研究结果,数字平台的模式,以及EDDB与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排名的比较。

值得注意的国家研究结果:表现出色的国家

美国和英国位居榜首,是表现最出色的国家,它们主要具有以下几大优势:市场成熟度高,数字经济的供应和制度支持,数据可访问性强,以及能够在四个平台上轻松开展业务。当然,预计英国在脱欧之后将经历一些重大变化。我们对硬脱欧和软脱欧的几种可能情况进行了建模,发现虽然英国的总得分有所下降,但仍保持在第二名的位置。

以下是其它一些突出的研究结果:

  • 在新加坡,自由职业者占总人数的6%,在线自由职业者平台得分较高。相应地,由于该国的数字基础以及共享经济产品的良好口碑,其电子商务和共享经济得以增长。然而,新加坡对开放数据共享的限制以及对数字媒体业务的监管限制导致其在该平台上表现不佳。同时,该国也不是开放政府伙伴关系的签署国,因此其数据可访问性得分较低。
  • 韩国在市场成熟度方面表现最佳,如移动宽带覆盖范围广、速度快和消费者成熟度高。然而,其数字媒体平台得分受到互联网审查案例的不利影响。在数据可访问性方面,该国得分较低,因为考虑到国家安全,数据本地化法律限制了空间和位置信息。此外,强大的工会和严格的法规使韩国部分或完全禁止共享乘车和住宅共享服务。
  • 爱沙尼亚在共享经济方面表现特别出色,原因有以下几点。该国的创新机构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一些欧洲国家禁止发展共享经济,但爱沙尼亚已经与Airbnb和Uber等企业进行了合作,提出了一项新的税收规定,允许房东和驾驶员直接向税务部门缴税。Bolt诞生于爱沙尼亚,是Uber在非洲和欧洲最强大的竞争对手之一。爱沙尼亚最大的提升机会是为那些必须在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交界处开展业务的电子商务企业提供便利的环境。该国的人均电子商务使用率较低,并且受到欧盟跨境运输成本的不利影响。

在欧盟国家中,北欧国家作为一个整体,是采用数字技术的先行者之一,并且根据我们的数字发展指数的衡量结果,它们的数字化一直处于高度发展状态。这些国家在EDDB上的表现也很出色,原因有以下几点:北欧消费者已经接受了基于订阅的数字新闻和媒体访问模式,其速度比其它国家快得多;这些国家一直对订阅视频点播抱有浓厚兴趣;该地区有最睿智的网购用户——三分之一的北欧消费者每月都参与跨境电子商务,主要通过英国、德国和中国的网站进行。尤其是芬兰——共享经济的领导者,它的成功取决于开放政府和企业与消费者间的高度信任

然而,在EDDB的表现方面,北欧国家之间存在很大差异,这主要是由数据可访问性的水平差异导致的。北欧一些国家拥有强大的数据本地化法律,会影响其数据可访问性的得分。比如,在丹麦,《丹麦簿记法》要求企业将丹麦公民在丹麦或其它某个北欧国家的财务数据储存五年。

值得注意的国家研究结果:差距很大的国家

中国是一个反常且矛盾的国家:从我们的数字发展指数的发展势头得分来看,其数字经济发展最快,但其EDDB却表现不佳。原因是,尽管中国为国内占主导地位的数字企业创建了高度有利的环境,但由于政府的多重限制,对新的国际营商者来说,该国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市场。此处的 “便利度”是以一个可能处于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潜在数字商业经营者的角度来评估的。除了政府的准入壁垒,由于一系列严格的数字经济法律和政策(包括数字本地化法律以及数据开放性不足),对企业来说,中国的整体环境也相对困难。因此,尽管中国的数字生态系统发展迅速且高度创新,其EDDB表现明显较弱。

我们还进行了建模,剔除数据移动性限制对总分的影响后再评定中国等国家的得分情况(这些国家都因数据限制在EDDB上扣分严重)。在这种模拟情况下,中国的表现明显得到改善,提高了13个名次,到第26位。

可以预见,不仅是中国,总体而言,新兴市场的提升机会巨大。尽管在我们早期的数字经济研究数字发展指数中,它们均处于“爆发”状态,但它们各自都有必须克服的不同挑战。就三个主要的新兴市场国家——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土耳其来说,每个国家在EDDB上都有不同的提升机会:

对比EDDB和营商环境报告

营商环境报告与EDDB得分之间有一定的相关性(相关系数为0.42)。在营商环境报告中的强劲竞争力对于在EDDB中的竞争力表现来说既不是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件。两个衡量标准下的得分差异在于两方面。

首先,数字领域的改革与监管制度不及其它领域。在EDDB中,荷兰、日本或瑞士等几个发达经济体在数字化便利度方面也取得了进步,但它们的传统监管体系却落后于泰国、俄罗斯或马来西亚等几个新兴市场国家——这些国家积极进行整体改革,但尚未解决其数字化发展的问题。

深入研究一下瑞士和马来西亚的情况。相对而言,瑞士在EDDB的表现优于营商环境报告中的表现,马来西亚则恰恰相反。一方面,瑞士在营商环境报告中的排名一直下滑,特别是因为其在“创业”类别中表现较弱。要赶上其它积极促进创业的国家的改革步伐,瑞士做得远远不够。然而,瑞士在数字基础方面一直保持很高的得分,并且在数字媒体方面尤为突出,这使其在EDDB得分上也得到了提升。

同时,马来西亚最近进行了六项商业改革,因此,它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的排名中跃升了9位,至第15位。但是,马来西亚尚未解决阻碍其数字商业发展的问题,其中包括:跨境效率低下和市场准入便利度低;3G或更好的网络覆盖率较低;以及影响高效经营的因素(及时性、贸易和运输基础设施的质量、物流服务质量、货物跟踪和追踪)。马来西亚在数据可访问性方面的得分也较低,这是因为政府针对谷歌等公司频繁地提出删除请求,以及政府对脸书的用户数据提出高要求,新闻自由和网络自由指数的得分也较低。与此相反,瑞士在所有这些指标上都表现很好。

其次,一些数字平台受到改革的驱动,而这些改革也改善了营商环境:电子商务由于在经营过程中高度依赖于交付和物流的模拟基础,其EDDB得分与营商环境得分的相关性最强(系数为0.49)。数字媒体是EDDB与营商环境得分相关性最低的平台。换句话说,营商环境报告中实力强劲的国家受到其电子商务平台得分的驱动,从而提高了它们的EDDB得分。

这对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

第一,毫无疑问,数字法规和公共政策选择是EDDB的关键决定因素。从用户隐私或数据规则的可访问性到那些管理共享经济公司的规范或保护自由职业者权力的措施。数据可访问性是数字企业业绩持续增长的关键,因为它们将数据分析融合到持续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中。出于对用户隐私等问题的考虑,一些国家对数据流采取了限制措施或设立了数据本地化法律。决策者渴望建立强大的数字经济体,他们可以通过测量和监控我们所谓的数据生产总值,即新“GDP”,仔细评估数据可访问性的壁垒,从而实现其目标。

第二,联结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基础设施要素——从互联网和移动访问到付款和交付——都是EDDB得分的关键,就像它们是传统业务的关键一样。

第三,由于数字企业建立在匹配交易双方用户的平台上,因此,影响所有用户能力的因素就是EDDB得分的关键。技能、用户成熟度以及与数字平台互动的意愿都是影响因素。

第四,一个国家的一种数字平台便利度的增加并不会自动转化成其它数字平台的便利度。每个数字平台依赖不同的杠杆。电子商务依赖于交付和物流的模拟基础,有利于电子商务发展的法规和反垄断政策促进了跨境电子购物的发展。对于数字媒体而言,网络自由带来了极大便利;排名位于最后四分之一的国家和地区受到媒体限制和审查的困扰。在共享经济方面排名位于前四分之一的国家和地区拥有大量闲置资产、基础设施,并减轻了传统企业的抵制和抗议——这些企业受到了共享经济带来的不利影响。在线自由职业者将受益于英语能力、高技能人才库以及更便捷的开发票流程和报税制度。

最后,数字平台是全球性的。不只国家法规,对数据流动的跨境限制和管理支付流程的法规也可以推动数字平台的发展。

所有这些都是决策者可以采取的措施,如果企业和投资者想在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开展数字商业,他们就必须密切注意这些因素并加以利用。

本文作者:

Bhaskar Chakravorti,国际商务系主任,塔夫茨大学弗莱彻学院

Ravi Shankar Chaturvedi, 研究员,塔夫茨大学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Harvard Business Review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