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时代,政府和社区必须联合起来才能缓解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挑战,正所谓“准备不当,你就只能准备迎接失败”。迄今为止我们都在尝试联合起来解决气候问题,我们必须联合,但总是未能如愿。我们在面对气候变化时显得如此的举棋不定,部分原因正是这些失败的合作经历,我们要么拖延合作进度,要么提出太少抑或是太迟的合作策略。

这些战略包括碳排放限额与碳交易经济激励计划,如《京都议定书》以及其他国际条约。富有洞察力的领导人们已经引起了世界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关注,但不冷不热的政治反应意愿意味着领导人们未来只能进一步推迟温室气体的减排目标。 气候变化作为全球危机需要全球性的承诺,我们该如何共同努力面对这一威胁呢?是什么复杂挑战需要全球范围内的统一监控和响应呢?

全球合作的一个主要障碍是缺乏连贯的技术领域基础设施。

现阶段,能够推动合作的办法其实所剩无几。由于缺乏具有凝聚力的基础设施,我们的政策无法引发整体潮流的转向。 由于没有令人满意的工具来实现这些目标,我们的政策和承诺变成了自我安慰,缺乏充分的效度。我们仍继续尝试在密歇根州弗林特市等地方进行试点,老化的基础设施和孤立的水管理系统导致当地居民中毒1我们还在苏丹进行试点,当地的农业政策因经常变化的管理体系而受到破坏

有哪些工具可以促使我们共同应对气候变化?人们很容易将目光放在应对气候变化所需的大规模全球性合作,或为缓解气候危机所进行的前期投资。 但正如作家EL Doctorow提醒我们的那样,我们不能被这个过程所吓倒,“写小说就像在晚上开车一样,你只能看到大灯所照射的范围。但也不需害怕,就凭这点视野你也能够走完整趟旅程。”

当我们开始尝试拯救社区时,不必手握所有答案。 我们不必确切地知道我们将在路上遇到什么,但至少我们得了解如何打开大灯来看清前方几英尺的路途。

所以,我们的第一步是?

水是支撑工业、健康和生存的基础性物质,而它也是造成世界各地冲突的重要源泉,但它同时也建立起了伙伴关系——所以,我们的第一步是水。

水对我们的挑战来源于其稀缺性、质量和资源分布。 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地方性问题,但结合当地紧张局势和经济全球化,水治理将对我们的外交技巧和技术协同能力提出极大考验。 如果我们能够妥善调整地方和全球性的水治理和水资源管理,我们就能够获得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所需的工具,组织蓝图和政治动力。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6的基本内容。
图片来源:联合国

水治理:合作的图景

为什么全球水资源治理是应对气候变化的理想研究案例?

首先,水治理和管理需要几个水生态系统利益相关者的合作,包括公共事业公司,地方政府和私营公司。全球范围内水生态系统利益相关者数量众多,实际上有超过20亿人共享300个跨界含水层。 (“跨界”一词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共享的水源。)欧洲委员会联合研究中心的科学机构Fabio Farinosi指出,水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互动在未来几年内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将从74.9%上升至95%,但这并不意味着每次互动都会导致冲突,一切都取决于各国在水资源合作领域的准备如何。

其次,由于信息交流的不充分,流域的水资源分配和使用仍然存在问题。 一些国家或地区几乎不会进行水治理相关的信息交流。各种水利益相关者拥有不同的议程,往往缺乏共同点可以合作。围绕水资源共享的伙伴关系存在于世界各地,然而水资源相关数据的质量和可用性仍然是这些伙伴关系中的关键问题,有时也是重要障碍。

第三,当国家或水资源的利益相关者进行数据交换时,实际上变成了外交事件。 数据是通往简化工作的最佳路径。政府或公共事业公司之间的数据交换往往是自愿的。我们可以理解,任何一个政府都没有义务分享自己的主权数据。然而,不愿共享水资源数据的现状也导致了水资源管理的相关问题,而这一问题也拓展到气候变化数据的信息管理。

为什么数据质量和可用性是水治理和减缓气候变化的关键呢?

将数据用于维护人类共同利益并不是一个现代想法;很久以前,数据就已经成为全球社区统一化进程的重要推手。 联合国可能是最出名的国际组织,但实际上最古老的国际组织是国际电信联盟(ITU),它成立于1865年。国际电信联盟将数据交换标准化,为协调卫星轨道、无线电频谱和电信基础设施建设铺平了道路。国际电信联盟虽然创立于150多年前,但它为21世纪的我们提供了经验框架。

参照国际电信联盟的经验,其他组织建立起了围绕水资源的国际合作和基础设施体系。例如,世界气象组织促进了气象,水文和地球物理观测网络的建立。 2015年成立的全球水与和平问题高级别小组旨在加强预防和解决水资源相关冲突的全球框架。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我们的下一个任务是为水资源管理创建全球技术和组织的基础设施,让所有利益相关者参与进程。

水数据的同步有助于我们规划未来的解决方案。
图片来源:Unsplash

要么保持步调一致,要么被海平面吞噬

通过对水资源的合作测量、收集和沟通,我们了解到应对气候变化所需的组织和技术工具的发展。多个利益相关者之间在衡量和管理跨境水资源的方式上步调一致,才能使我们共同努力,去应对全球变暖所带来的挑战。 这种水治理领域的“步调一致”或者说是“互相同步”,包括数据和信息交换,以及创建利益相关者的组织布局。

数据本身并不是我们的终极追求。万维网的发明者蒂姆·伯纳斯·李经常被引用的一句话是:“数据不是信息,信息不是知识,知识不是理解,理解不是智慧。”数据的质量和可访问性,才能够切实保障当地社区和全球组织在水资源和气候变化领域提出有效解决方案。

我们可以直接进行的两个步骤

以下是两项直接的、可实现的改善水资源管理措施。

数据标准化:直到2018年3月,联合国才发布并鼓励其成员国对水资源数据进行标准化。虽然有几个国家已经开始使用WaterML2信息交换标准,但一标准仍然停留在倡议层面。我们需要倡导所有国家采用WaterML2作为其内部的水资源数据标准。 通过数据标准化,我们可以提升洞察力,并且可以更好地规划未来的行动。

集成数字化基础设施:先进的解决方案现在可以应对许多现代社会所带来的挑战。 将数字化技术与水资源管理相融合就是这样一种解决方案。 例如,非洲人口中的大多数现在已经拥有了手机,但却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获得安全的水源。我们的数字化基础设施设计可以应对气候变化,并利用已有的低成本的科技资源作为支撑。

新技术可以通过将水系统与其他领域相结合来应对气候变化。例如,蒸汽能源实验室致力于研究电网互动,跟踪热水器及恒温器的水资源消耗。蒸汽能源实验室的研究可以运用可再生能源加热水,将每家每户的家用热水器连结成公用事业规模的能量存储池。如果这项技术能够落地并推广,我们就可以减少3%的全球碳排放量。

本文特别鸣谢David Al Kaher,Jarrett Goetz和Dominique Beród。

作者:Elizabeth Taylor,WaterLoom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刘宇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