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到全球各地的食品供应都面临着严峻挑战。在美国中南部地区,大量使用化肥导致营养物质流入河溪,降低了水质,最终在墨西哥湾形成了一个面积相当于康涅狄格州的死亡区。西非的巧克力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但该产业不久也会面临挑战。由于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增加,预计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影响,比如食物中蛋白质含量降低,这有可能加剧营养不良——而这只是食品供应链上可预见的风险之一。

食品的发展前景听起来可能相当不乐观,但事实并非如此。如果我们采取行动做出一些改变,那么食物系统可以成为应对环境挑战的解决方案。它也可以促进人类健康、福祉、尊严和生计。

但如果不彻底反思全球的食物系统和消费模式,这一切就不会实现——尤其是在当前的城市发展背景下。75%以上的北半球人口已经实现城市化,南半球地区正朝这个方向迅速发展。重要的是如何利用更多当地资源为这些城市提供粮食。

图片来源:Our World in Data

住在北半球城市的人们生活得非常舒适,他们在一年中的任何时候都能获得需要的任何食物。要达到这一状态需要很高的成本。空运食物所释放的二氧化碳是卡车运输的四倍,也是铁路运输的38倍。生物多样性减少、生态系统被破坏威胁着食物生产——同时,农业是造成生物多样性减少的关键因素。此外,在水资源紧张的地区,出口农业(比如,为北半球市场提供大量鳄梨)用水过多会给当地食物生产和居民生活带来负面影响。(此处原文有重复)

如果要避免这些危机发生,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我们的食物从哪来、怎么来。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应该把饮食偏好转向季节性饮食,以减少土地使用和全球贸易——特别是水果、蔬菜和蛋白质。

有八大因素造成了食物系统环境灾难,我们要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实现这些目标。

1. 饮食模式

特别重要的一个现象是,在肉类消费量高、肥胖现象严重的国家,肉类消费量减少,人们不再摄入过量卡路里。比如,美国的肉类消费量特别大,国内的肉类消费量大幅下降,使该国获得了最大的能力用更少的土地养活更多人。有关饮食和温室气体的全球研究表明,减少肉类消费量是通过改变饮食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最大推动力。对美国人来说,每年需要多生产大约110万公顷的玉米才能生成他们所消耗的多余卡路里。

2. 生产实践

应该优先考虑更有机、更符合农业生态的生产策略,而不是高度工业化的种植方式。这些种植方式使用的肥料更少,因为肥料不仅破坏生物多样性,而且还会排放更多温室气体。2011年,我的家乡密歇根州的农户集体购买了约20万公吨的氮肥,其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为134万公吨(相当于美国291,000辆汽车一年的排放量)。同时,在英国,每吨有机面包小麦生产所消耗的能源似乎比传统生产方式更少,而且也很少使用氮肥。

3. 供应链

任何一个城市都需要大量食物——一个拥有100万人口的美国城市每年需要大约9亿公斤食物。作为温室气体鉴别器,“食物里程”仍存在问题,但较短的供应链可能更适合电动车辆运输,而非长距离运输——这样一来,它最终可用于可再生能源。因此,城市的目标应该是从周边地区采购食物,而非从世界各地采购。在城市地区,还应该大力推行废物回收利用,创造碳循环和植物营养素(如磷和氮)的生物地球化学循环。由于磷是必需的且不可再生的营养素,而生产氮肥也需要投入大量能源,因此这一举措是非常有用的。

4. 食物浪费

虽然整个供应链的食物都被消耗了,但估计最大的损失存在于北半球的消费者层面。此外,由于不符合零售商品的标准,大量产品被浪费,从而导致生产、运输和加工这些产品所用的能源也被浪费了。这种浪费现象亟待解决。

5. 集中生产

某些作物采用高度集约的种植方式,这使它们难以抵抗气候变化和害虫侵害。比如,在美国,一半以上的新鲜农产品和坚果都生长在加利福尼亚,其中一些作物本世纪将遭受负面影响。尽管目前正在研发更耐旱、更耐热的作物品种,研究表明应该更广泛地分配生产。然而气候变化可能会为生产实践带来困难。不过,多管道的植物结构能够显著地延长生长季节——比如莴苣可以延长至12个月,西红柿则延长2-3个月。在可控的储存环境下,苹果等作物可以长达几个月保持新鲜。

6. 奖励机制

使生产过程中受到的负面影响或额外成本(如土壤流失)透明化,有助于弄清楚所有成本,然后奖励那些实现了土壤碳固存、外部能源投入最小化以及能源使用较少的农民,而非仅仅通过增加总产量来减少这些负面影响。

7. 未来的蛋白质来源

种植昆虫水母只是创新方案中的例子,目的是为了使蛋白质来源多样化,不再局限于肉类和大豆。这将降低北半球的动物蛋白水平,增加南半球大部分地区的动物蛋白水平。

8. 公共政策

北半球的农业政策预算很少用于保护环境、农业生态研究和有机生产等。为了推动农业发展,需要相关政策来激励新农民发展、区域市场发展和供应链发展(如食品中心),优先考虑以较小规模、较低价格进行合理的技术开发(如机器人技术),推进可持续能源生产和研究,保持高生产率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外部投入。

总而言之,当前需要更加关注地球城市食物体系的可持续性。如果不改变现状,那我们的食物供应链将很快陷入困境。

作者:

Michael Hamm,牛津大学,牛津马丁学院访问学者。

本文与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刘宇彤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