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并不只是“心情不好”,专家将其定性为一种疾病,它能增加一系列生理及心理疾病的患病风险。在一些国家,孤独的流行率令人震惊:虽然一些国家数据可以低至4.4%(如阿塞拜疆),但在其他国家(如丹麦),高达20%的成年人遭受中度或重度孤独的折磨。

然而,目前还没有既定的能够识别孤独的方法。大多数确诊方法将其视为一种一维结构:虽然孤独可以在不同程度上变化,但患者要么“孤独”,要么“不孤独”。《社会精神病学与精神疾病流行病学(Social Psychiatry and Psychiatric Epidemiology)》最近刊登了一篇论文,文中概述的新方法表明:孤独实际上应该分为三种亚型,其中两种与心理健康状况不佳有关。

都柏林圣三一学院的Philip Hyland与其同事一道研究了1839名年龄在18-70岁之间的美国成年人作为全国代表性样本,他们都曾在生命中经历了至少一次创伤性事件(该团队还能通过这次实验探寻童年/成年创伤与孤独之间的联系),他们中大多数人已经结婚或与伴侣同居。

受试者填写了一份六项考察表,该表格主要考量受试者的“社会孤独”(主要关注一个人对社会关系数量的看法)和“情感孤独”(主要关注一个人对社会关系质量的看法)。他们还填写了调查问卷,问卷主要评估童年及成年创伤、抑郁与焦虑程度以及他们的心理健康水平。

按照惯例,17.1%的受试者最终得分高于样本平均孤独得分(超过一个标准差),因此他们被归类为“孤独”——该数字同之前许多其他国家得出的数字相当。

但是,研究人员还利用统计技术探寻不同受试者之间孤独反应的质量差异,最终将孤独分为四个不同的类别。

第一类——研究人员称之为“低度孤独”(low loneliness)——该群体的特征在于他们在“社会孤独”与“情感孤独”两项中得分都很低。超过一半的受试者属于这一类人群;第二类——“社会孤独”(social loneliness)——占整体样本的8.2%,该群体“情感孤独”得分较低,但“社会孤独”得分很高;第三类——“情感孤独”(emotional loneliness)——该类别总人数刚好超过整体样本的四分之一,其特点为“高度情感孤独,较低社会孤独”;而第四类也就是最后一类则是“社会及情感孤独”(social and emotional loneliness),站整体样本的12.4%,该群体在两种类型的孤独中得分都很高。

图片来源:《英国心理学社会研究文摘(British Psychological Society Research Digest)》

研究人员们发现,不同类别的孤独之间有着明显的心理困扰梯度。属于“低度孤独”的人,不出所料,最不痛苦,紧随其后的是属于“社会孤独”一类的人,之后是“情感孤独”,最后是“社会及情感孤独”。事实上,最后两类的人都有抑郁、焦虑以及心理健康消极等症状,这些正是精神疾病的体现。

换句话说,对于心理健康而言,社会关系的质量显然比数量更重要。“这些结果表明,虽然相较于‘低度孤独’群体,‘社会孤独’与整体心理健康的轻微降低相关,但‘情感孤独’对于整体心理健康有着更大的、更负面的影响,”研究人员写道,“而‘社会与情感孤独’则与最差的心理健康状态息息相关。”

另外,属于“情感孤独”一类的人更多为女性,且她们的年龄小于整体样本的平均年龄,她们大多没有伴侣且遭受了更多童年创伤(每一次童年创伤经历都使个体归属于‘情感孤独’一类的几率增加28%)。“社会与情感孤独”一类群体中也有类似特征——除此之外,该群体的另一特征在于他们还遭受了更多的成年创伤。

在临床相关心理困扰维度下,后两类孤独人群所占总百分比为39.0%,远高于使用传统一维方法所检测出的17.1%。研究人员指出:“这一发现表明,通过认识、了解自然产生的亚型孤独,那些具有‘孤独’临床相关表现的人数是孤独被概念化为一维构造时所检测出的人数的两倍以上。”

这项工作表明,无论是在个人还是在国家层面,在评估孤独时,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其存在各种各样的亚型。该研究还得出一些其他结论,即在社会关系中,真正重要的是质量而非数量。正如研究人员所总结的那样:“从社会角度出发,考虑到减轻心理困扰的负担,我们应该努力提高社会关系的质量,而不是以社会关系的数量为傲。”

翻译:张欣蕾

编辑:万鸿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