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冲突和战略贸易路线等地区因素使得中国与中东及北非地区的接触一言难尽。尽管私营部门和技术投资领域有许多机会——而且技术投资是迄今为止最活跃的领域,但扩大中国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GCC)之间的合作并非易事。

由于石油的存在以及与之相关、错综复杂的贸易关系,中国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之间的关系患上了“荷兰病”(是指一国,特别是指中小国家,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的衰落的现象)。中东对中国出口石油的比例并不大但中国超过三分之一的石油和液化天然气是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国进口的,而且中国是该地区第二大出口市场。事实上,石油关系不仅限于进出口关系,中国国有石油公司在该地区也广泛开展业务

那些没有石油的国家,如埃及、约旦和叙利亚,需要依靠其它资源来吸引中国投资者。这可能会降低中国投资者的竞争门槛,并让他们能够在技术等其它领域展开合作。

中东及北非地区倾向于在意识形态上对抗西方国家的影响——尤其是来自美国的影响。而中国在为发展项目提供资金的同时,采取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政策——这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吸引力。此外,中东和北非地区的许多国家确实拥有国内资源,可以利用中国的资金创造复合效应。例如,越来越多的国家与中国创立双边投资基金,为“一带一路”倡议相关项目进行融资。在阿联酋,阿布扎比投资集团穆巴达拉、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创立了100亿美元的联合战略投资基金。新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旨在加快双边贸易额,增加非金融类投资存量。

不断增长的互联网普及率和政府关注焦点

随着中东地区的互联网普及率超过60%、用户人数超过1.5亿,中国风险投资人和天使投资人开始关注该地区。与一带一路中的其它中心位置(如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不同,中东及北非地区拥有相对稳定的数字和物理基础设施。东南亚市场开始变得饱和,所以现在一些中国风险投资人正把注意力转向中东。他们已经瞄准了以色列,2018年在那里投资了超过3.25亿美元。在这些成功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者前往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国考察,并且进一步在北非探路。他们的兴趣点集中在电子商务、娱乐、休闲、技术,物流和金融科技。

与此同时,鉴于智慧迪拜2021沙特阿拉伯2030国家转型计划、摩洛哥默罕默德六世丹吉尔科技城以及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等国家政策的出台,中国公司可能会在该地区如鱼得水。物联网和区块链是智慧迪拜2021计划的核心原则,而中国技术人员目前在这两个领域都处于领先地位。此外,考虑到中国国内的情况,中国公司比西方公司更容易进入由政府主导(而非私人部门主导)增长的地区。

甚至在亚马逊收购阿拉伯世界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Souq之前,中国的电子商务巨头就已经开始关注该地区了。阿里巴巴已承诺与迪拜开发商米拉斯控股集团在迪拜自由港杰贝尔阿里附近建设一座“科技城”,将容纳3000多家高科技公司。

预测,到2021年,中东电子商务市场的价值将达到490亿美元。在北非,华为刚刚宣布将在埃及建立一个云数据中心。中国电子商务公司JollyChic已成功成为该地区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该平台只专注于跨境贸易。尽管其它中国企业不太可能建立起自己的业务,但这仍显示出该地区从中国进口产品的巨大潜力,以及跨境创新和技术的合作机会。例如,与中国不同,在中东及北非地区,货到付款仍占电子商务订单的76%,这使得颠覆支付行业的时机已经成熟。

旅游业引入金融科技

考虑到访问中东与北非地区的中国游客数量与日俱增,中国与中东和北非地区在旅游业和相关产业进行合作的契机也已经成熟。即使在非洲,中国游客最多的也是北非国家,如摩洛哥和埃及。除了零售业和酒店业等传统行业的增长,游客数量的增加也为金融科技和在线预订打开了大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该地区面向中国游客的购物中心取得了巨大进展。以色列信用卡签署合作协议后,以色列成为该地区第一个接受支付宝的国家,中国游客、企业和游客都可以使用支付宝。从那时起,总部位于迪拜的马西瑞克银行和其它金融机构就抓住了这个合作机会

除了在线零售商Noon进入中国、寻找中国品牌货源,使其与中东客户建立联系,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与北非之间的数字经济合作中,中国从中受益最大。尽管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国的风险投资人越来越多,但中国的交易规模可能对他们来说太大了。考虑到中国公司的成熟度和规模,就连以色列投资者也很难在中国投资。

相关阅读

整个地区的兴趣点不尽相同

正如预期的那样,这两个地区私营部门之间的合作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投资的重点,同时也将取决于该地区科技中心的有机增长。从历史上看,中国的中东贸易主要集中在海湾地区,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处于领先地位,伊朗和以色列都在迅速崛起,埃及也紧随其后。

北非的贸易往往由欧盟国家主导,但中国对摩洛哥等国的兴趣正日益浓厚。中国对北非之所以感兴趣,一个突出因素是:中国对阿尔及利亚、苏丹和利比亚的碳氢化合物、毛里塔尼亚的铁矿石以及摩洛哥的铜、锌和铅有着很大的需求。然而,尽管这种传统贸易总是放在首位,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这种投资将导致该地区技术社区的持续繁荣。大多数技术合作都是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国和以色列开始的,但正如北非所显示的那样,整个地区都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作者:Stephany Zoo,中非技术倡议创始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