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不久举行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我主持了一次小组讨论,主题很吸引人:我们能否让诸如美国、欧洲以及中国这样的(经济)竞争对手再次进行贸易

在这样一个力图“通过维系持续性、有组织的非正式对话来促进和平解决冲突”的会议上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确实有些奇怪。

数十年来,贸易一直是世界各国和平共同发展、建立联系和创造财富的首要方式,并且在这方面已取得了巨大成功。

得益于全球化,数十亿人得以成为全球贸易体系的一部分,并成功摆脱贫困。另外,贸易还缩小了(而非增加)全球贫富差距。

贸易冲突的总体影响在于:对全球贸易造成压力。自2008年以来,贸易已低至仅占GDP的一个百分比,如今,贸易增长正在对经济增长造成不利影响。

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贸易紧张局势”为例,降低了他们对全球增长的预期。“更高的贸易不确定性将进一步抑制投资,扰乱全球供应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表示。

这并非意料之外。贸易绝非武器,而贸易战往往导致两败俱伤——若想取得胜利,双方都必须付出代价。

在这方面,我们对全球贸易还有一些误解,正如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未来理事会国际贸易与投资项目所阐述的那样。

该理事会近日称,贸易逆差本身并不可怕,各国之间的双边贸易也不必平衡,赤字更不一定意味着失业或经济增长放缓。

上述观点均可在论文全文中阅读。一直以来,美国就业增长同进口增长齐头并进;而随着贸易平衡的降低,GDP增长率则逐渐升高(见下表),这些都可佐证上述观点。

面对上述证据面对上述证据以及其他统计数据(这些数据显示全球贸易是推动全球繁荣无可比拟的推动力),我们应该清楚,相比作为武器,贸易定有其他更好的用武之地。

目前,制造业供应链与货币市场高度融合,仅采取片面措施来改变它们将可能产生严重意外,造成有害后果。

例如,如果各国采取措施减少进口,他们对外汇的需求就可能会下降,这可能导致本国货币升值,进而使得本国出口费用更加高昂,最终迫使他们退出市场。

相反,我们更应该把关注点放在确保贸易利益在各国国内均匀分配,从而有助于创造更平等、更包容的经济增长。

在这点上,责任主要在于与大型跨国公司打交道的决策者以及为所有利益相关方考虑的公司。政府有权纠正市场;在行使权力时,政府也应当果断决绝。

我的祖国,挪威,在这方面能够起到带头作用。作为贸易、环境和外交部部长,我曾帮助制定了我们称之为“北欧模式”的相关制度。

这种“模式”要求我们开放经济,拥抱自由贸易;与此同时,实施工人保护政策,并保证为所有人提供强大的社会安全网以及医疗保健服务。

在鼓励所有公民(包括普通公民与企业公民)通过有效工作、纳税来履行职责的环境中,上述措施对所有人来说都意味着双赢。斯堪的纳维亚的众多国家大多跻身全球最富有、最平等、最开放的国家行列。

近年来,包括我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主持会议期间,我们听闻了另一种选择所带来的后果:贸易战所带来的最好结果就是国家繁荣受损;而最坏结果则是地缘政治局势紧张,甚至可能导致真正的战争。

面对这样的抉择,我们应该很清楚到底该选择哪条路。贸易绝非武器,发动战争也绝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让我们携手改善全球化,而不是共同摒弃它。

相关阅读

本文同时刊登于Atlantic Council网站。

作者:博尔格·布伦德,世界经济论坛总裁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欣蕾

编辑: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