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热带风暴“内特”袭击了哥斯达黎加,风暴在这个中美洲国家肆虐了3天。尽管已经过了一年之久,对于许多人来说,一年前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Marielos Alvarado就是其中之一。

Alvarado是Corralillo地区数千居民之一。Corralillo是哥斯达黎加西北部Guanacaste地区的首府。风暴来临时,Alvarado在避难所度过了无比焦虑的几天。

她说:“从感情上来说,我压力很大。要克服这些东西花费了我很多力气。”

在哥斯达黎加,“内特”造成了11人死亡,还引起了山体滑坡和哥斯达黎加史上最严重的洪水。很多地区的人因此受困,饮用水、食物大量匮乏,电力系统也无法运作。

Jose Francisco Aleman是Corralillo地区的紧急状况协调员,他认为,如今气候变化加剧,类似的自然灾害频发,受到灾害影响的人时常会遭遇心理健康问题。

然而,在应对灾害时,心理健康问题却时常被人们所忽略,尽管对于当地人民来说,解决这一点至关重要。

“当紧急状况发生的时候,人们迫切地想得到帮助。他们惧怕患病,他们需要食物等物资。到最后,所有的事情——食物、避难场所等等都会得到解决,唯独剩下了心理问题。”

对于Alvarado来说,“内特”造成的洪水意味着她和她的家人在等待帮助的时候无法得到饮用水和食物的补给。她说:“老人和孩子因为饥饿而呕吐,这样的场景我至今无法忘怀。”

“内特”之迅猛,她补充道,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Alvarado同时还担任本地灾难委员会的负责人,她说:“没有人想到风暴的影响力如此之大。”

在Corralillo地区,90%的房屋被风暴摧毁,包括Alvarado自己的房屋。两个星期之后,当她回到家,剩下的只有墙壁。她说:“这太令人震惊了。”

Image: 汤森路透基金会/Sebastian Rodriguez

自然灾难摧毁了什么

国家应急委员会的数据显示,“内特”给哥斯达黎加带来了巨大无比的损害: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85亿美元,多人因此丧生。

对此,很多专家认为,评估自然灾害的后果,不应该只关注经济损失,还应当把人们的心理健康状况考虑在内。

去年,《国际环境研究和公共卫生期刊》的一项研究表明,“灾后恢复工作必须把自然灾害对于人们的长期心理影响考虑在内。”

哥斯达黎加环境部门表示,该国正在评估自然灾害的心理影响,并针对气候变化所引起的各类极端天气事件,着手考虑制定最佳应对方案。

哥斯达黎加正在制定“国家适应计划(NAP)”。该计划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核心计划,把人们的心理健康纳入了考量范围。计划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出台。

哥斯达黎加环境部门表示,NAP仅仅负责教会市民如何辨别自身可能罹患的精神疾病;疾病的治疗将由本地政府加以解决。

Gabriela Mora是哥斯达黎加大学的一名心理学家,她认为NAP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我们仍旧需要更多的相关举措,例如明确政府和本地职能部门之间的合作关系,以减小风险,更好地实施心理健康项目。

Mora还担任了心理健康协会的协调员,为经历自然灾害的人们提供心理辅导。她认为,自然灾害对于人们心理健康的直接影响并非问题的重点,各个社区需要更广泛意义上的支持和帮助,包括帮助居民更好地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自然灾害事件,鼓励人们说出自己的经历等等。

Alvarado认为,Corralillo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Corralillo曾经是一片湿地,周边有两条河——Las Palmas河和Tempisque河。交通不便,就业机会较少,缺乏灾难应对计划。

尽管Corralillo在“内特”之前就经历过大型洪水,但“内特”的威力还是远远超出了人们的准备。

Image: 汤森路透基金会/Sebastian Rodriguez

灾后重建

作为灾后应对举措的一部分,Corralillo当地社区和Mora所在部门共同举行了一系列工作坊,探讨当地社区所遭遇的灾害,并教会当地居民如何防范灾难带来的风险。

Alvarado表示,来参加工作坊的人超出了预期。通过这次活动,更多的居民交流了他们在灾难中的遭遇,大家都能学到很多。她说:“这表明整个社区已经开始意识到问题所在。”

Mora认为,重建工作中至关重要的一方面,不仅仅是帮助人们应对自然灾害带来的直接损害,还包括让人们了解如何削减未来可能面对的危险,获得更多的安全感。

Mora说:“我们的理念是,人们对于灾害的印象不应该是‘我因为自然灾害受到了严重的损失’。人们应该关注的是如何从这次灾害中学到什么,更好地做好预防工作。”

Corralillo地区所遭受的并不仅仅是物理层面上的损害——该地区就业稳定性也成为了一个大问题。

Mora说:“这附近的种植物甘蔗,而甘蔗的生长期很短。除此之外,本地的人民几乎无事可做。”

缺乏相关知识

Marco Carranza是当地工作坊的组织者之一。她表示,受灾社区需要向本地政府求助。

随后,本地政府会给出一则报告,报告中会列出当地社区的受灾情况,如人员伤亡情况、财产损失状况——以及当地居民的心里状况评估。

此后,报告会上交给中央政府,后者将会审查报告,并视情况给予救灾资金。

然而,Carranza认为,受灾社区常常并不会意识到人们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实际上,当他们认识到此类问题,已经为时已晚。

Marianela Rojas是心理帮助技术咨询委员会(国家应急委员会专门负责社区心理健康的部门)的成员,她认为社区成员应该接受相关训练,学会寻求帮助。

但就算那些社区真的申请并得到帮助,他们也会左右为难,Carranza表示。特别是评估心理健康本身就很困难。

推荐阅读:

Rojas表示,国家应急委员会已经开始制定评估心理健康问题的方法。哥斯达黎加制定的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也将会要求各市在2030年之前拥有有关心理健康、危机应对的计划。

Rojas认为,把心理健康问题考虑在内,对于帮助社区应对气候变化来说至关重要。

否则,心理健康问题的隐形效应将会“给国家带来更高的成本”。

作者:Sebastian Rodriguez,路透社记者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汤森路透基金会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彭永康

责编:万鸿嘉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