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有效需求不足,世界正为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合适方法而头痛。中国需要尽力且充分地利用其在政策试点、长期规划和务实决策等方面的优势与能力,创造自己的有效需求,而不能听任其它国家的错误政策冲击而受到伤害。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严重依赖宽松货币政策,希望通过大量的流动性和极低的利率来创造足够的需求及消灭过剩产能。但这破坏了生产率增长,鼓励了投机,助长了资产泡沫,并加剧了收入和财富不平等。

发达国家的老百姓日益不满于这一状况,其政客——特别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试图通过限制移民和贸易保护措施取悦选民。这有可能暂时满足这些国家中的某些群体,但也将遏制全球需求,加剧结构性失衡(包括贸易失衡),最终导致全球衰退,而让情况变得更糟。

这些全球形势对中国影响甚大。中国已成为特朗普政府关税的主要攻击目标,威胁要中国为全球产能过剩负责。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急需降低对外需和过高固定资产投资水平的依赖,培养可持续的国内消费。成功取决于中国继续运用其独特的“BREEP”探索策略(Browse, Research, Experiment, Evaluate, and Push) ,即决策者通过广泛考察(Browse)、深入研究(Research)、精心试点(Experiment)、客观评估(Evaluate)和大力推进(Push)来发现及执行真正行之有效的政策,并不断地提炼和运用被实践检验有用的政策工具和执行策略。

2000年以来,中国旨在提高收入、降低不平等、及保护环境的长期发展计划主要依靠的是企业创新和城市群发展这两个发动机和谐一致地推动。中国特别希望通过打造绿色和高效的城市群来提高市民的受教育程度、生产力、收入水平等,以创造可持续的消费。

现有经济理论对于如何实现收入和生产率增长的良性循环(这是建设有活力而繁荣昌盛的城市群的关键)几乎没有指导作用。但运用自己土生土长的BREEP探索方法,中国学会了拒绝西方流行的一刀切经济发展理论,认识到促进城市间的竞争、试错、及多样化是探索及实现发展战略突破的很有价值的方法。

2010年,国务院划定三大城市群作为未来智能城市的试验场: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城市群。2014年,珠三角扩大为粤港澳大湾区,覆盖广东南部珠三角九市及香港和澳门。

最新的汇丰银行报告指出,中国三大城市群的GDP都超过了西班牙,到2025年,三大城市群将贡献中国GDP总量的45%。其中,大湾区人口最少,为7千万人,长三角有1.2亿人,京津冀有1.12亿人。但大湾区贡献了1.5万亿美元GDP(占中国GDP总量的12%),以及中国37%的出口。大湾区的GDP增长也显著高于中国其他地区。

大湾区集中了众多很有活力的民营企业,如腾讯、美的、华为等,也是中国最有创新力的城市群,创造了中国50%以上的国际专利申请。据汇丰银行报告,大湾区也是国企最少和过剩产能负担最轻的地区。

原因很简单,与其他地区相比,大湾区的市场导向要强烈得多,香港和澳门的对外开放程度比其他中国城市高很多。香港和澳门不但能带来更自由的货物、服务、资本、技术、人才和资源在全球的流动,还符合监管、商业行为、软基础设施、甚至生活方式等各个方面的国际标准。

当然,中国不会满足于几个成功的城市群;相反,她正致力于在全国推广经验。比如,从2013年开始,国家发改委深入大湾区最有活力的城市之一佛山开展调研,并总结经验,准备以更好、更创新的战略进一步发展大湾区。

发改委广泛考察了世界银行、麦肯锡(McKinsey)和其他机构的智能城市发展研究,以获得关于城市群及产业链如何支持经济增长和技术创新的洞见,并直接与地方官员、投资者和外国专家开展深入交流与合作。

广泛考察及深入调研之后是精心试点,成立了上海自由贸易区和前海-蛇口自由贸易试验区等特区以便先行先试。在对这些试点的客观评估之后,又宣布建立更多的自由贸易区,包括雄安新区。雄安新区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多样化试点计划,意欲利用尖端技术,将京津周边相对落后的河北地区变成充满活力的中国北方绿色样板城市。

事实上,中国目前正在强化全国各个城市之间的相互联系,以打造19个“超级城市群”。汇丰银行预测,到2030年这些超级城市群将贡献中国GDP的80%左右

在受到贸易战威胁的严峻国际形势下,中国应该致力于进一步提高已经取得成功的城市群的升级发展,特别是粤港澳大湾区。在大湾区内,香港拥有多所世界前100名大学,在基础研究方面比较优势明显。与此同时,深圳、东莞、佛山和其他大湾区城市也有很强的创新动力、市场导向的研发和制造能力。因此,改善大湾区内部的连通融合能够改善并支持区内复杂高效供应链上每一个环节的创新与效率,从而创造适合中国14亿消费者,并适应全球市场的好产品。

贸易战威胁或许对中国不是什么好消息,但其本身并不会拖垮中国经济。中国所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如何利用大湾区等充满活力的超级城市群之间的竞争与合作来探索未来中国的可持续发展:也就是在创造经济增长的同时,以金融和环境可持续的方式来解决不平等和产能过剩等结构性挑战。

作者:Andrew Sheng,香港大学亚洲环球研究所资深研究员;

肖耿,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世界报业辛迪加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