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有已知之物,也有未知之物。介于二者之间的,是通向人类知觉的大门。”

英国作家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在上世纪50年代写下的这句话,仍然是当今时代的恰当写照。

从远古农耕社会到信息时代,经过三次工业革命,全球经济、科技、文化发展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人们所面对的,既是历史沉淀下渊远流长的人类文明,也是那扇知觉之门背后未来的各种可能性,其中一个以可感知的速度到来的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

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一书中,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表示,我们目前正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开端。他指出,与历次工业革命不同,第四次工业革命有其显著特点,比如互联网变得无所不在、移动性大幅提高,传感器体积变得更小、性能更强大、成本也更低,同时,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也开始展露锋芒。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脉络
Image: 世界经济论坛

2016年,以“第四次工业革命——转型的力量”为主题的夏季达沃斯论坛在中国天津举办,施瓦布先生在论坛发言中表示,中国将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领军者”。那么,中国是否已经准备好迎接第四次工业革命?

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

18世纪60年代,英国发起以机器代替手工劳动的技术革命,蒸汽机象征着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开始。当时的中国仍然沉浸在“康乾盛世”的美梦中,错失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机遇。

随后,1870年至1914年间发生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美国、西欧、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抓住了机会,经历以电气为代表的第二次科技革命后,实现国家经济和科技实力的飞跃。这时,中国又因战争和社会动荡而错失先机,只能在大队伍后追赶。

到了有“信息技术革命”、“数字化革命”之称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美国凭借此前国力的提升以及人才、科技方面的优势,又一次站在时代前列,成为这次科技革命的“领头羊”。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概念最早由经济学家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提出。他认为“互联网技术和可再生能源相结合,分散经营方式将取代传统的集中式的经营活动,传统的等级化经济和政治权力将让位于以节点为单位的扁平化权力”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础。

2012年,里夫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中国的一些大城市看似现代,但很多城市和地区“实际上仍在经历第二次工业革命”,并且开始对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行探索。

里夫金的这番评价有其道理,但他可能没有预想到中国随后的飞速发展。短短几年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理念走入人们视野时,中国已经做好了准备,想要把握这一次机会。

北京大学教授、世界银行前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先生曾为《第四次工业革命》一书撰写推荐文,他把以大数据为核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看作是中国“弯道超车”的一个历史机遇。“但像过去的工业革命一样,在推动生产力水平提高、物质丰富的同时,本次革命也给个人以及整体的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的发展带来新的挑战。”他写道。

中国制造2025

面对声势巨大的新一轮科技,顶层设计不能缺位。

美国政府于2009年12月公布了《重振美国制造业框架》,提出“再工业化”的发展目标,这一发展目标的“主要内容是新能源、新材料、新技术等在内的高端装备制造业的提升,目的是依托本国高度发达的现代生产性服务业,实现服务业与制造业经济的无缝对接,以帮助巩固本国在先进制造业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并谋求进一步升级的产业结构”。

不过,“再工业化”并非美国一家之见,而是许多发达国家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不约而同的选择,也是适应科技发展趋势的需要。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德国政府在2013年4月推出的“工业4.0”战略。

2015年5月,中国国务院正式印发《中国制造2025》纲领,以此为基础建立了“11个专项规划为骨干,重点领域技术路线图、工业‘四基’发展目录等绿皮书为补充,各地落实文件为支撑,横向联动、纵向贯通、各方面协同的政策体系”。

在这个框架中,新一代信息技术、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天航空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农业机械装备为国家将重点支持的领域。

虽然《中国制造2025》不是专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所指定的,其目标是通过信息化和工业化来实现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变,但在目前的技术背景下,实现这一目标的路径将与发展第四次工业革命大幅重合。

世界目光投向中国

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大潮来袭时,许多人将目光投向了中国,认为中国有潜力成为这一次科技革命中的主角。事实上,中国目前在尖端制造业、基础研究等领域虽有明显短板,但在应用层面的科技实力较过去已有大幅提升。

● 移动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并非是因第四次工业革命才产生的概念,但在这一次科技革命中,它的地位尤为重要。提到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就不得不提移动支付。虽然网络支付最早从美国发端,而二维码技术是由日本首先发明的,但是中国在移动支付领域已经毫无疑问走在了全球前列。

根据Ipsos中国就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所做的消费者调查,2018年迄今为止,中国移动支付用户规模约为8.9亿,一线、二线、三线城市的用户渗透率分别为90.4%、93.5%、92.4%,移动支付的用途覆盖了个人类(95%)、线下消费类(86%)、线上消费类(82%)和金融类(20%)。

中国移动支付拥有比全球其他国家更完备的基础设施和更高的市场接受度,领先优势明显。

● 人工智能

中国在2016年把人工智能上升到重点产业地位,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的通知》强调,“信息革命进程持续快速演进,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广泛渗透于经济社会各个领域,信息经济繁荣程度成为国家实力的重要标志。增材制造(3D打印)、机器人与智能制造、超材料与纳米材料等领域技术不断取得重大突破,推动传统工业体系分化变革,将重塑制造业国际分工格局。”

基于这样的审时度势,报告把人工智能产业列为重要的发展领域,提出要加快人工智能支撑体系建设,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在各领域应用,培育人工智能产业生态等。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报告,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融资自2011年初开始活跃,虽然在2013年出现短暂波动,但到2017年时投融资总规模已经达到1800亿人民币。其中,企业应用计算机视觉相关技术占比42%,与之相当的是语音和自然语言处理,占比43%。与其他行业的科研情况相似,中国在人工智能的应用层面已有长足发展,但基础算法和芯片领域还有大幅提升空间。

● 新能源

当中国通过工业化而成为全球第一能源消耗国时,外界不乏对中国碳排放和环境污染的担忧。不过,在短短十年内,中国已经展示了在新能源领域的努力。

据中国国家能源局统计,2017年,中国发电装机总量累计达17.7亿千瓦,其中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占比达到38.1%,比2012年提高9.6个百分点,是历史上增长最快的时期。2017年,中国可再生能源新增装机规模占全球增量40%左右,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在建规模居全球第一,且建设成本不断下降,中国在非化石能源发展方面已经走在许多国家前面。

在大量分析文章中,中国社会稳定的发展环境、有力度的政策支持、大量人才储备等都是中国发力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优势,为其提供了有利条件。不过,鉴于中国在部分尖端科技、基础研究的短板,以及部分科技领域研发过程中“重量不重质”的误区,也有分析认为中国领导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机会尚未到来。

你认为在新一轮科技革命里,中国会否成为领军者?

作者:Karen Liu,Formative Content作家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