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8年1月26日发布了《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刘晋博士认为,这是中国的第一份旨在澄清其北极事务的基本立场、政策目标和主要政策的官方文件。

与其他事务相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北极在中国的议事日程上的排名并不靠前。然而,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推进,冷战后,北极去军事化进程展开,中国也开始重新关注这个地区。1995年,一支由中国科学家和记者组成的队伍前往北极进行科考,这是中国首次进行此类探索。在1996年,中国成为国际北极科学委员会的成员。2004年,中国在斯瓦尔巴群岛(又名冷岸群岛,挪威最北部,位于挪威大陆与北极点正中间)的新奥尔松(斯瓦尔巴城镇)建立了目前中国唯一一个北极考察站黄河站。

21世纪伊始,中国的北极活动已经在多个领域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比如北极的全球治理和经济发展。根据《中国的北极政策》,中国科考船雪龙号在北冰洋进行了8次科学考察,并在黄河站进行了14年的研究工作。

在2013年,北极理事会授予中国正式观察员的身份。近年来,中国公司在北极航线上进行了多次商业试航。例如隶属于中国最大的航运企业中远集团(中国远洋运输公司COSCO)的货轮永盛号在2013年通过“东北航道”(北极航道之一,又称“北方海航道”,指西起挪威北角附近、经欧亚大陆和西伯利亚北部沿岸、穿过白令海峡到达太平洋的航线集合),成为第一艘实现这一尝试的中国商船。中国还开始参与北极能源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2017年12月投产的中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备受瞩目。

在白皮书发布之前中国的定位

随着近几年中国的经济力量迅速增强,其在北极事务中的参与度也不断提高,有一些声音也在深入关注中国会如何使用其强大的科技和经济实力、中国对北极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以及其是否会尊重北极各国的权利。在其他一些主要的“非北极国家”如韩国、日本、德国和英国发表了他们的北极战略之后,中国的北极战略和定位文件也呼之欲出。

中国在2013年成为北极理事会的正式观察员国,这意味着,中国通过了理事会修订后的观察员国接纳标准,其中最为敏感的就是“承认北极国家在北极的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的要求,中国也正式明确了其立场。

尊重、合作与共赢

两年前,中国政府在第三届“北极圈论坛大会”上第一次系统地公布了其北极活动和政策。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他的视频致辞中正式提出了中国是北极事务的主要利益相关者的观点。他说,中国在北极的原则是“尊重、合作和共赢”,中国会尊重北极各国在北极的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中国在北极的合理关切和依据国际法所享有的权利也应当得到尊重。

当时外交部副部长张明在会上的专题演讲中阐述了中国作为“近北极国家”的地理位置、澄清了“利益相关者”的概念,因为“北极地区不断变化的自然环境与资源开发对中国的气候、环境、农业、航运、贸易以及社会和经济发展具有直接影响。”

中国认为己方是重要利益攸关方,其决定积极参与北极事务

白皮书中明确了中国将自己视为重要利益攸关方,并且决定积极参与北极事务;或者说,正如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在对新闻界的介绍中所言,中国不会“缺席北极事务”。

第一,正如上文所言,中国自视为地理上的“近北极国家”,这意味着“北极的自然条件及其变化会对中国造成直接影响”。

第二,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和“斯匹次卑尔根条约(又称《斯瓦尔巴条约》)”等北极相关国际条约的签署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中国享有“公海科学研究、航海、飞越、渔业捕捞、海底电缆和管道铺设自由和资源勘探和开采”的权利。中国也同样肩负着“共同促进北极的和平与安全”的重要责任。

第三,作为主要的贸易国和能源消耗国,中国可能受到北极地区的资源开采和开发与航运路线利用率的巨大影响。

第四,中国可期对北极地区的发展做出贡献。

简而言之,中国自视为“一个北极事务的积极的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

因此,白皮书将中国在北极的政策目标确定为“理解、保护、发展与参与北极治理”,中国的基本原则为“尊重、合作、共赢和可持续”。

五项具体的政策和立场:

深入对北极的探索和理解保护北极的生态环境并应对气候变化以合法合理的方式利用北极资源积极参与北极治理和国际合作促进北极的和平与稳定

*蓝色航线是已有的荷兰鹿特丹到日本横滨的航线,红色航线是北极航线,红色航线路程较蓝色航线近3840海里(7111.68千米),约减少9天路程;荷兰鹿特丹到中国上海的距离可以减少2361海里(4372.57千米),约5.5天路程

在白皮书中详细阐述了这些目标、原则、政策和立场,以下四个方面是最值得注意的。

中国尊重北极国家的权利和法律、土著居民的传统和文化;中国对北极的探索和利用将遵循相关条约和一般性国际法。显而易见,中国希望向北极国家保证自己在这一区域的行动。已有的北极法律系统和治理机制受到高度重视。上述条约和国际法给予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的权利。此外,中国将会在参与北极事务时寻求国际合作,没有这些合作,尤其是北极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将会变得十分艰难甚至难以想象。

北极科学研究和环境保护处于重要地位。白皮书说道:“探索和了解北极是中国在北极活动中的首要任务和重点”。北极生态系统的脆弱性得到了充分重视,中国在北极进行的活动中将会充分重视保护环境的意愿。“极地丝绸之路”的概念将会纳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丝绸之路基金持有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9.9%的份额,而该项目也是中国进行的极地活动中的一环。

俄罗斯是中国“极地丝绸之路”“东北航道”沿线的主要合作伙伴,但白皮书明确指出中国不排除考虑“西北航道”(自格陵兰岛经加拿大北部北极群岛到阿拉斯加北岸)和“中央航道”(自白令海峡穿过北冰洋中心区域到达挪威海或格陵兰海),“中国希望与各方合作”。并且其重点强调北极航道的基础设施建设、商业化和正规化运营。

北极白皮书的发布使中国在北极的定位的发展步入新阶段。从现在开始,中国对北极事务有了权威的指导,《中国的北极政策》也为未来国际社会评判中国的北极活动提供了合理的依据。

作者:刘晋博士,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胡静璇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