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没那么重要的活动中,”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表示:“足球是至今为止最重要的。”

虽然之前的罗马教皇从足球这项美丽运动的粉丝身上,看到了大量对宗教的热忱,但他在作最终决定之前,可能忘了向经济学家进行咨询。毕竟大多数人都认为,举办世界杯是一种负投资。虽然经济学家的运动细胞都不怎么好,但很多证据表明,他们的想法是正确的。

据今年夏天俄罗斯世界杯的主办方估计,这场联赛的经济总价值可能会在2030年前达到308亿美元,而该预期影响力的计算则是基于建筑开支和总投资。举办世界杯或其他大型体育赛事的确可以吸引大量游客、刺激开展重要的基础设施工程,并有力地证明该国或者该城市是从事商业活动的优秀目的地,从而刺激国家经济发展。不过,为了达到这些显著目标而付出的成本,可能远远超过他们所带来的经济利益。为什么?

机会成本

第一个原因就是举办主要体育联赛的机会成本。相比于将钱花在全新或改版的基础设施上,更明智的做法应当进行经济关键领域的长期投资。大规模建设之所以合乎情理,是因为人们认为这能在短期内刺激经济增长,而完善后的基础设施能为社会带来长期收益。

这的确可能是正确的,毕竟政府增加支出可以提高GDP。不过,世界经济论坛出版的《包容性增长与发展报告》显示,相比之下包容性增长更为重要。这意味着,人们应当为了提高生活质量,而在经济增长和更广泛、可持续的改进方面进行投资。

很不幸的是,建设、运营体育类基础设施的花费较高,需要占据较为稀缺、价值高昂的土地,同时使用频率较低,难以覆盖维护成本。对于中位劳动者来说,体育馆并非经济福利中必不可少的选项。如果说联赛是建设并非改善国家实体基础设施的理由,那为什么不直接减少体育馆的数量、以更低的成本获取同样的利益呢?

在经济学家Andrew Zimbalist反对举办大型体育赛事的理由中,他举了几个例子,称一旦联赛结束,主办城市就很少使用场地球馆了,而这些场地球馆也就像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据报道,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开始之前,住在联赛举办地附近的低收入居民都被依法驱逐,以改善国家形象。这一报道引发了诸多质疑:将钱花在改善贫困社区上会不会更好一些?

巴西成本最高的世界杯场馆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停车场,而整个国家为世界杯所投入的成本预计达到110至140万亿美元。巴西联邦审计法院总结称,为世界杯所支付的公共开支将“足以覆盖两年的国家社会福利项目”。世界杯的预计经济影响为30至130亿美元,而与之相比后,纳税人的投资回报较为合理这一点还很难说。

改变旅游模式

大型体育赛事必然会吸引数千体育迷们,不过,他们也有可能扰乱原本建立好的游客流,并造成热门的地点和景点的交通瘫痪。至于联赛能否提高整体旅客人数,现有证据表明,并不。

在北京和伦敦奥运会举办后,该城市的同比游客人数下降。对于英国最热门的博物馆大英博物馆,2012年奥运会举办期间,其游客数量相比于2008年下降了22%。奥运会举办后,英国政府估计称,“大量常规游客因潜在的过度拥挤、扰动和价格上升选择避开英国。

相关阅读:

即便在游客人数上升的情况下,主办国也不一定能够获得帕累托收益,因为吸引游客也是需要投入成本的。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举办之前,人们预测将有45万游客为该比赛来到南非,但实际游客数量只有该数字三分之二。虽然人数减少,但游客的花费却提高了25%。但对此的代价却是,南非政府的获客成本是每人1.3万美元,总共花费相当于南非所有劳动人口一周的工资总额。

人们确实也很难预测旅客的钱会流入哪里。在满座赛事开展期间,宾馆价格暴涨,但服务业工人的工资却不一定以同样的幅度上涨。这意味着,资本回报率很可能高于劳动力回报率。分析家预测,举办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经济利益主要来源于旅游业,但该利益可能十分微不足道,“相当于统计误差。”

管理部门获得的收入份额提高

发达经济体现有的体育、住宿和交通基础设施一般不需要过多进行过多升级维修,因此在从竞争者身上获取财务盈余方面,他们应当具有相关优势。洛杉矶举办的1984年奥林匹克竞赛经常被认为是一场成功且获益颇多的竞争,而伦敦奥运会则获得了52亿美元的收入。

对于组织方来说,收入流的获取渠道多种多样,包括门票收入、货物销售、赞助费、许可协议等,其中最大的收入流来自于电视转播权。在这些体育赛事的收益中,管理部门所占比例越来越高。因此,即便是最高效的地方组织者也很难赚到钱。

《经济学家》称,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能够获得奥运会电视收入的70%,而1960年至1980年期间只有4%。足球的管理部门FIFA(国际足球联合会)从2014年世界杯中获取了近5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约50%都来自于电视转播权,虽然FIFA基本上没有为联赛的举办付出任何代价。

硬币的另一面

上述理由并不表示举办世界杯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在少数几个能让全世界人民联合在一起的活动中,大型体育赛事是其中之一。体育能够有效地在为社会分化建立桥梁。最近举办的冬季奥运会表明,体育有能力克服差异,让朝鲜和韩国的运动员在同一旗帜下共同前进

同时,让这些赛事完全受制于严苛的数字和数据是不公平的。比赛能够让人心情愉悦,而且令人振奋的成功故事也能激励儿童及成人,让他们参与到体育中。高盛曾表示,世界杯主办国和获胜国的股市都会上涨,至少在短期内如此。

到最后,很多体育比赛主办国都不再那么关注比赛成本了。对他们来说,世界杯或者奥运会是一个向全世界其他国家发出的信号。比如,中国正在将体育行业作为外交政策的延伸。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也会有所提升。2008年奥运会开始后,大量投资涌入中国足球界,并将在2022年北京举办的冬季奥运会之后持续下去

有一项研究甚至表明,曾主办奥运会的国家的贸易额有所上升。此外,对于曾竞选举办奥运会但未能成功的国家,其贸易额也会有所上升。这意味着,相比于比赛本身,比赛真正重要的价值是传达这样一个讯息:该国是开放贸易的。

对于今年夏天的俄罗斯来说,现在还很难断定,主办方这个角色到底是出于国家建设战略,或者仅仅是由于事态发展。当俄罗斯竞选主办今年的世界杯时,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刚刚主办了欧冠决赛,其国家队也晋级了欧洲锦标赛半决赛。会不会是普京总统一时兴奋过了头?

最后,在足球领域,举办世界杯是否值得这个问题完全可以归结为,情感是否能够战胜理智。那么,谁会是最后的赢家?正如英格兰中场球员Paul Gascoigne所言:“我从未预测过任何事,以后也不会。”

作者:Stefan Hall,世界经济论坛信息与娱乐系统倡议项目参与主管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叶枫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