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在追求幸福,不过,决定幸福的因素往往不受人们控制。有些人生来便能乐观地看待世事,而有些人却注定悲观。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遭遇厄运,或是遇上歹人,或是工作枯燥。

不过,我们却能够决定如何消磨自己的休闲时光。那么,哪些休闲活动能带来幸福、哪些不能呢?

在一项最新的统计中,我和本研究的其他作者一起调查了100万名美国青少年的休闲活动,并分析各项活动与幸福感的关联。该调查的目的是,考察休闲活动的改变能否部分解释2012年以来青少年幸福感的急剧下跌,以及2000年以来成年人幸福感的下降。

2010年至2020年全球社交用户数量(单位:十亿)

Image: Statista

潜在罪犯

在研究过程中,我们使用了1991年来关于8年级、10年级及12年级学生的全国代表性调查数据,并对此进行了分析

每年,这群青少年都会报告其大致幸福感,以及消磨时间的方式。我们发现,在朋友、锻炼、运动、宗教服务、阅读、甚至是作业上花费更多时间的青少年更具幸福感;与之相反,如果将时间花在网络、电脑游戏、社交媒体、短信、视频聊天或是电视上,青少年会没那么开心。

换言之,不使用任何电子设备的休闲活动能够带来幸福,反之则会降低幸福感。两者之间的差别是非常可观的:相比于每天上网时间不超过1小时的青少年,上网时间超过5小时的青少年感到不快乐的可能性高出一倍。

当然,这很有可能是因为不快乐的人容易诉诸电子设备。不过,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电子设备往往会导致幸福感的缺乏,而非反之。

在一项实验中,随机选定的实验人员在一周内不能上脸书,结果显示,相比于照常使用脸书的对照组人群,他们在那段时间内多了一些快乐、少了一些孤独和压抑。另外一项研究则要求青少年为了工作注销脸书,最后发现相比于保留脸书账号的青少年,他们更加快乐。此外,多项纵向追踪研究表明,使用电子设备将带来幸福感的缺失,而缺失幸福感的人并不会增加电视设备的使用时间

该研究给出的建议非常简单:放下你的手机和平板电脑,去做些其他事吧!

成人也需注意

幸福感与电子设备使用时间的关系令人担忧,尤其是对于当下这一代年轻人(在我的书里也称之为iGen),因为他们使用电子设备的时间非常多,远高于之前几代。与2006年相比,他们在2016年的上网时间翻倍。此外,82%的12年级学生每天都使用社交媒体,而2008年这一数据仅为51%。

可以肯定的是,2012年之后,当大部分美国人都拥有了自己的智能手机,青少年的幸福感大幅下跌。与此同时,他们的自尊、对生活的满意程度、对朋友的满意程度、每天拥有的快乐、甚至是整个生活质量都有所下滑。很多研究都和这些现象有所呼应,比如发现iGen患精神疾病的概率激增,其中包括抑郁症重性抑郁症自残行为自杀。和乐观、永远积极的千禧年一代相比,iGen没有安全感,也更容易感到压抑。

相类似地,该现象也发生在成年人之中。我和本研究的其他作者曾发现,30岁以上的成年人没有他们15年前那么快乐进行性行为的频率也有所降低。这种趋势背后的原因在于,他们花在电子设备上的时间增多了,但和伴侣等人进行面对面交流的时间却减少了。这样做的结果是:性行为少了,快乐也少了

在大萧条的高失业率时期,也就是2008年至2010年,青少年和成年人的幸福感都大幅下降,但2012年之后,虽然经济逐渐复苏,他们的幸福感却没有相应提高。与之相反的是,经济好转后,人们的幸福感仍持续下降。由此得出,2012年后幸福感的走低与经济因素无关。

相关阅读:

收入不平等的加剧可能会影响上述现象,尤其是对成年人。若果真如此,那幸福感应当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持续下降,因为收入不平等是从那时开始加剧的。事实上,成年人和青少年的幸福感分别从2000年和2012年开始下滑。这有可能是因为,就业市场和收入的不平等在本世纪初达到了临界点。

有些令人震惊的是,我们发现,相比于每天使用数字媒体不超过1小时的青少年,完全不玩的青少年的幸福程度会低一些,使用过量的青少年的要更低很多。因此,最快乐的是那些每天只玩一会儿电子设备的青少年。

研究得出的结论并不是让青少年完全放弃科技,而是应了那句老话:适可而止。用手机做完酷炫的事后,放下它,再去干些别的,你会因此更加快乐。

作者:Jean Twenge,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Quartz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叶枫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