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拉丁美洲会议在巴西圣保罗举办,现在我们应当思考自2011年巴西上一次举办世界经济论坛会议以来中国对该地区经济和商业的重要影响力。

随着外贸总值达到了4万亿美元,中国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贸易国家。此外中国还是阿根廷、巴西、智利、秘鲁和乌拉圭等100个国家除了美国以外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在21世纪初南美洲的黄金十年期间,中国作为其商品超级周期的关键推动者在地区受到欢迎。现在,中国在贸易以外已经成为了主要投资者,其在矿业、石油、建筑业、银行业和公共事业等主要行业都产生影响。尽管我们都十分赞赏中国巨大的经济进步,但这些变化引发的许多问题仍需要我们思考:

速度和深度

在短短的10年时间里,中国已成为该地区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投资者。中国的参与已经不限于贸易领域。中国已与阿根廷签署了700亿元等值人民币的货币掉期协议,而与巴西、智利也分别签署了270亿和约30亿的掉期协议。

据美洲国家对话组织在2016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称,自2010年以来中国一直是拉丁美洲地区的融资来源。中国向委内瑞拉贷款650亿美元换取石油,向巴西贷款210亿美元,并向阿根廷和厄瓜多尔提供分别约150亿美元的贷款。尽管有消息称中国向左翼政府提供支持,但在两国新政府上任后中国仍继续向两国提供贷款。事实上,由于委内瑞拉国内政治的动荡,中国正在重新考虑对委内瑞拉的贷款。

根据研究公司Preqin的数据,2017年中国在风险投资方面的投资额已增至10亿美元,而这个数字两年前仅为3000万美元。

单向的投资

中国对拉美地区的投资如上所述,但拉美在中国的投资却仅限于少数几家公司,如巴西航空公司、巴西淡水河谷公司以及墨西哥宾堡公司。尽管亚洲占据了大部分(66%)的中国投资,但拉美接受了12%的投资位居第二,其次分别是欧洲(7%)、美国(5%)和非洲(3.5%)。 在中国对拉美的投资中,巴西占据了55%。根据中国——巴西经济委员会的数据,2013年在巴西共有60个投资项目由44家以中国石化和国家电网为首的中国公司牵头,这些项目价值总计680亿美元。

国营企业与私营企业

拉丁美洲的第一波私有化浪潮在1987年始于智利的通信业,银行业、电力系统、高速公路和养老保险制度的私有化紧随其后。现在随着巴西和墨西哥开始第二波私有化浪潮,中国的国营企业收购私营企业却成为一种矛盾的现象。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这两个部分或全部国有化的企业在最近的举措中已表示有意收购破产的巴西电信运营商Oi公司。

中国已经从对主要资源进行投资转向对服务业投资,这一部分是由于中国的国家电网公司。这个公共事业服务公司在全世界的销售额排名仅次于沃尔玛。国家电网向中国88%的地区提供电力,并且正在通过减少传输中的能量损失来进行创新——这对于中国和巴西等大型幅员辽阔的国家来说是一项关键技术。

该公司于2010年进入巴西,以9.89亿美元从西班牙ACS建筑公司中收购了七家公司。 2014年,国家电网牵头组成了由巴西国家电网股份公司(持股51%)、巴西福纳斯电力公司(持股24.5%)和巴西北电公司(持股24.5%)组成的IE Belo Monte财团。

这个财团中没有西方国家的成员尚属首次。该财团赢得了建设2100公里电网的投标,将帕拉州的贝罗蒙特水电站的电力输送到巴西东南部,该工程造价约15亿美元。

2015年,电力行业迎来另一项重大投资。中国三峡集团(CTG)以36亿美元收购了朱比亚和伊利亚两座巴西的水电站。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与西班牙公司Repsol和Petrogal合作进行了其他重要投资。这些公司一起赢得了勘探Libra油田盐下区域的竞标。中国在巴西的建筑行业也很活跃,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正在马拉尼昂建设一个港口。

中国参与巴西及周边地区经济发展的势头很快,并且这个势头会继续保持。中国的影响力大部分由正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扩张的中国企业来实现,包括一些国有企业。对于拉丁美洲来说这有些矛盾,因为该地区已经经历过私有化的国有企业正在成为另一个国家的国有企业。

拉美地区现在既需要与中国建立伙伴关系也需要和中国进行竞争,中国是公有制和私有制协同一致的国家,两者之间的界限有些模糊,且工业政策和长期规划优先于短期的规划。

对于这个过去与在拉丁美洲长期经营的一些知名美国公司、欧洲公司打交道的地区,这是一种模式的变化。找到这些挑战的答案将是中国与拉美地区新型关系实现共赢的关键。

作者:Lourdes Casanova,康奈尔大学约翰逊管理研究院新兴市场研究所高级讲师及学术主任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徐嘉莹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